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温柔深处是危情

时间:2020-10-06 10:49:19来源:试读吧

小说主角是陆景琛顾南舒的小说是《温柔深处是危情》,它的作者是顾南舒创作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景琛面对着落地镜,理了理领口,衣袖半卷,语气薄凉而慵懒。换了从前,顾南舒才不会搭理他,可眼下她急着去参加慈善晚...小说主角是陆景琛顾南舒的小说是《温柔深处是危情》,它的作者是顾南舒创作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景琛面对着落地镜,理了理领口,衣袖半卷,语气薄凉而慵懒。换了从前,顾南舒才不会搭理他,可眼下她急着去参加慈善晚...小说温柔深处是危情

温柔深处是危情

《温柔深处是危情》精彩章节推荐

陆景琛面对着落地镜,理了理领口,衣袖半卷,语气薄凉而慵懒。

换了从前,顾南舒才不会搭理他,可眼下她急着去参加慈善晚宴,并不想和他发生过多口角,于是拉开橱柜,在一排名牌领结中挑了条最为素净的出来。

陆景琛星眸眯起,面上挂着淡淡地笑意,双臂张开,仍由她摆弄着他的脖颈。

他的个子很高,又刻意压低了下巴,顾南舒垫着脚尖才好不容易理好他的领结,一抬头鼻尖险些就要碰上他的下巴。

陆景琛的脸上始终洋溢着淡淡地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是一对无话不说的恩爱夫妻呢。

打好领结,顾南舒慌忙退开一步。

“恩,好看。”

陆景琛对着镜子照了照,随即浅淡笑出声来:“阿舒,你就是天生的设计师,如果当初没换专业,现在也该扬名时尚圈了。”

顾南舒的身子不由地颤了颤,看似淡然自若,可温凉素净的脸上还是划过一丝恍惚。陆景琛着实厉害,一句话就戳中了她的心窝。

“这么多年了,陆总的口味,还是一点没变。”

薄沁就是设计师,米兰时尚圈首屈一指的华人设计师,更是陆景琛刻苦铭心的初恋。

可笑的是,当初两个人读大学的时候是同学,而薄沁的作品惯来只排第二,第一的位置永远是顾南舒的。

一幅刺绣《荼蘼花开》曾惊艳业内,拿到国际多校联办的设计师大赛冠军。

锦城大学的所有人都以为顾南舒会走出国门,成为最知名的华人设计师,谁知大二那年,她毅然决然换了专业,转学金融,从此与“设计师”三个字,一刀两断。

谁也不知道原因。

顾南舒的眼睛有些疼,像是进了沙子,侧过身子就朝着门外走。

“今晚区里的领导也去,城南的那块地还没谈妥,可能会比较晚。你出门在外自己小心,有事给李叔打电话,我就不接你了。”

陆景琛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衣柜,余光瞥见一角被翻动过的小盒子,唇边的浅笑忽而泯灭。

从一堆名表当中随意挑了块手表戴上,陆景琛面色冷如寒冰,他将指尖的文件夹随手一甩,丢在那小盒子边上,而后“砰”得一声重重关上了衣柜。

楼下大厅。

陆云暖正在吃水果,见陆景琛下来,忍不住皱眉道:“哥,嫂子又对你发脾气了吧?臭着张脸就出去了,我跟她打招呼,她都不理我……”

陆景琛眉头拧了拧,没应声,直接出了大门。

“哎?哥,嫂子不理我也就算了,怎么连你都不理我啊!哥,哥……”陆云暖最近手头有点紧,都在这客厅守了大半个时辰了,本想从哥哥嫂嫂手中骗点“零花钱”,谁知落了空。

扔掉手中的果皮,陆云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我说陆大小姐,你那批货到底还要不要了?不是说好了要送给凉哥当生日礼物的么?你要是不要,我可出手咯?”

“别别别!”陆云暖眉头一皱,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楼梯,抬眸望向空无一人的二楼主卧,“要要要!多贵都要!”

小说《温柔深处是危情》 第7章 陆总的口味还是一点没变 试读结束。

《温柔深处是危情》免费文案分享

明明已近黄昏,可落地窗外的阳光依旧格外刺目,傅盛元隔着栏杆伫立,微微一抬手,俊眉修目便隐匿在或明或暗的光影里,叫人辨不清情绪。

电话里的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一转身,一惯平和带笑的一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对方要多少钱?”他薄唇动了动,声音里隐隐透着一丝怒意。但他教养极好,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一千万。”

“一千万?”傅盛元像是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似的,禁不住冷嘲出声。百达翡丽的那款手表是只值一千多万不错,可那一块却格外特别,那是特别定制款,工艺更加繁杂,制作更加完美不说,表带上还刻了他傅盛元的名字,就算是丢了,也能第一时间找回来。

“傅先生,要不要报警?“

“不了。”傅盛元眼眸微微一眯,逆着光,温凉浅笑,“给她三千万,顺便查一查她的底细。”

“是。”

“对了,手表我要第一时间拿到。”傅盛元扯了扯嘴角,那双明媚的星眸骤然一沉,“丽丝卡尔顿1208,你亲自送过来。”

“是。”

套房里头,薄沁自顾自地喝着红酒,满屋子里转来转去。

傅盛元挂了电话,从阳台进来,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浅笑:“薄大小姐,在找什么?”

“找女人啊!”薄沁缩回脑袋,忍不住笑出声来,“圈子里都传,阿元你向来不近女色,风评极好。可我不信,阿元你都三十好几了吧?是个正常的男人,都该有X生活的,就算你没有女朋友,也该有那个啥友吧?”

傅盛元不羞不恼,面上始终是淡淡的笑意:“所以你找完一圈,得出什么结论了没?”

“还真没有女人的痕迹。”薄沁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阿元,你要么就是不喜欢女人,要么就是……”

“就是什么?”傅盛元眯起眼眸。

薄沁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一滴红酒溅出来,刚好洒在她的香肩上,映衬着她红唇,格外妖娆:“你想追求我。”

傅盛元目光清明,没有承认,也不否认,切开话题:“走吧,慈善晚宴要开始了。”

薄沁摸不准他的心思,但傅盛元一惯独来独往,很少会跟女人有交集,他主动给她送花,总归是有理由的。

就算他不是想追求她,也该对她有好感吧?

毕竟,锦城名声在外的名媛不多,刚好她薄沁数一数二。

来参加慈善晚宴的宾客非富即贵,主办方查得也严,像顾南舒这种邀请函与姓名不符的宾客,既要核实身份,还要做一系列的登记。

等到顾南舒真正进入酒店会场的时候,晚宴已经开始了。

各路权贵都在璀璨灯光与觥筹交错中交谈,一个个人影在炫目的灯光下晃动,各自寻找着自己的目标,为自己的未来铺路。

顾南舒早年随父亲多次参会,锦城大多数权贵,她都能认出来。

左手举着红酒杯,右手夹着一幅字画,顾南舒走了一圈,终于在一层的西南角锁定了目标。

那人背对着他,穿得是一身故意做旧的西服,高举着酒杯,与身边的富商们有说有笑。

听说是中央的领导,近来得宠,快要升秘书长了,家在锦城,回来看看,顺道写了幅字画,捐给了主办方,算作今晚的第一件拍品。

这种慈善晚宴,上头的人鲜少参加,顾南舒也是托了很多关系,才打听到那人姓黎,对字画的喜爱程度,近乎于痴迷。

顾南舒一直盯着那人,等到音乐声响起,周遭的富商都进了舞池,她才踩准了空子,直朝着那个人走过去。

“听闻黎院长对字画颇有研究,我早些时候得了一幅晚清山水图,辨不清真假,不知道……”

顾南舒话才说了一半,那人就转了过来,略带褶子的脸上,一双老谋深算的眼睛里,瞬间迸发出一丝神采来:“这不是南舒么?”

“黎……黎叔叔?”顾南舒的心咯噔一跳,万万没想到,竟然碰上了老熟人。

黎云梭原本是跟在她父亲手下的,早年政绩不好,加上急于求成,做了些叫人看不过去的事情,明升暗降去了中央。

这才五六年的功夫,风水轮流转,也不知是攀上了什么贵人,如今竟然做上了院长。父亲的案子若真是落到了他手上,只怕……不太好办。

“南舒小的时候就不待见我这个叔叔,想不到长大了竟然还认得出我,记性真好。”黎云梭放下手中的酒杯,点了支烟,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老顾犯了事,顾家已经落魄成这样了么?你穿成这副模样,是来这儿陪酒的?”

顾南舒像是被人迎面扇了个耳光似的,良久,她才浅笑出声,“黎叔叔说笑了,您手上也握着红酒杯呢,您也是来陪酒的?”

她退后一步,很刻意地扫了黎云梭两眼,随即唇边泛起一丝讥讽:“不像吧?”

黎云梭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加上本来就长得有些歪瓜裂枣,瞬间就被顾南舒这句话**到。

“小舒,既然顾家已经没了底气,你就该放下身段,说话别这么刺耳。”黎云梭面上阴晴不定,指着顾南舒手上的字画冷嘲:“这字画是你特意带来讨好我的吧?可惜了,晚清没什么名家,这东西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黎叔叔这话说的,您又不是贪官,管我这字画多少钱做什么?”顾南舒扯了扯嘴角,随即当着黎云梭的面展开了那幅山水图。

黎云梭的两眼瞬间放光,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哪里是什么晚清的字画啊,这是东晋顾恺之的真迹啊!

黎云梭咽了口口水,刚想上前摸一摸,顾南舒已经一个闪身,将那幅山水图藏到了身后。

“哟,这不是陆太太么?跑到慈善晚宴上来拉关系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没有邀请函吧?”蓝可可身上穿着香奈儿最新款的A字版晚宴裙,一身宝蓝色,摇曳生姿而来。“你怎么进来的?偷了谁的邀请函?”

“蓝小姐不是也没有邀请函么?你怎么进来的?钻狗洞么?”顾南舒眉头一皱,黎云梭还没解决,就又跑出来一个蓝可可,真够烦人的。

“当然是我家景琛带我进来的。陆太太,我是景琛的女伴儿。”

小说《温柔深处是危情》 第9章 陆太太,我是景琛的女伴儿 试读结束。

温柔深处是危情推荐指数:★★★,看了温柔深处是危情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温柔深处是危情人物乔毓孟初雪性格在作者抑雨荣笙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