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入骨情债共缠绵

时间:2020-10-06 10:48:03来源:试读吧

小说主角是唐诗薄夜的小说叫做《入骨情债共缠绵》,是作者盛不世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几天一直都在下雨,安谧下葬那天也有着毛毛细雨,很多人都跟着来了。薄夜说什么都要按着...小说主角是唐诗薄夜的小说叫做《入骨情债共缠绵》,是作者盛不世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几天一直都在下雨,安谧下葬那天也有着毛毛细雨,很多人都跟着来了。薄夜说什么都要按着...小说入骨情债共缠绵

入骨情债共缠绵

入骨情债共缠绵》精彩章节推荐

这几天一直都在下雨,安谧下葬那天也有着毛毛细雨,很多人都跟着来了。薄夜说什么都要按着唐诗让她跪在安谧的坟墓面前,像是铁下心让她跪到死。

唐诗挣扎着,却被男人狠狠甩了一巴掌,“少来装什么无辜,你最没资格装无辜!”

唐诗忍着疼,忽然间就笑了。

细雨中,女人笑得细长而绝望,薄夜不管不顾上前狠狠一脚踹在她嘴角,唐诗整个人翻滚出去,呕出一口血来。

薄夜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她望着他,忽然间心里就没了那种感觉。

多狠啊,这样的男人,到底是自己错了……

错就是错在爱上他!

唐诗咬牙,“你别想我对着她下跪!”

“你犯下的罪,跪都是轻的!”男人暴怒着拎起她,又狠狠将她摔回地上,可是唐诗没喊一声疼。

她笑了,“你在外面一堆情人小三我当做看不见,你天天新闻报纸传绯闻我也当不知道,我这个妻子做得跟条狗一样,你做人有没有一点良心?我对安谧起杀心?她安谧算什么人?比家世比学历比背景,她抵得上我唐诗一根手指头?”

“你总算露出真面目了……”

薄夜拿鞋尖挑起她的脸,“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话音刚落,门口就出现了一排警察,在唐诗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冲上前,将她按住,干脆利落地套上了手铐。

看着手上镣铐的时候,唐诗忽然间全身都开始挣扎起来,“你们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

“杀人凶手!杀人凶手!”

“呸!还是唐家小姐呢!”

“丧尽天良!真是人心险恶!”

“薄少有这么个老婆真是倒霉!”

记者和镜头齐齐对着她,将她的惊慌失措悉数捕捉在内,唐诗惨白着脸,像是丢了魂一般,“谁让你们抓我的?谁?”

“呵?你觉得,没有十足的证据,在这个法制国家,他们会随便冤枉你吗?”

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转过身来的时候他手里捧着一个骨灰盒,穿着一身高级定做的西装,如同帝王一般重新回到唐诗的视野里。

唐诗红了眼睛,“薄夜,你派人抓我?”

薄夜似乎是笑了笑,“我只不过还给安谧一个真相。警方和我一起看了监控录像。”

“真相?真相?”

唐诗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忽然间开始大笑起来,所有人都在指责她,又顾忌她现在癫狂的样子,直播镜头将她这般疯魔的模样统统拍了下来,十三亿人,她在十三亿人面前像个恶鬼。

手上的手铐被她挣得作响,唐诗冲着薄夜大喊,“薄夜!你这个人有没有一点良心!五年夫妻情谊,哪怕是条狗也不会让人这么侮辱!”

“侮辱?”

薄夜上前,一把扣住唐诗的下巴,“是你自己做的罪行,怎么能叫侮辱?”

“我说了没有,你凭什么抓我!”唐诗惨笑一声,最后的挣扎已经改变不了什么,在他眼里印出的自己,怎么看怎么可笑。

啪的一个巴掌,熟悉的刺痛感袭来,唐诗滚落大颗的眼泪,忽然间,她两只手一把抢过薄夜手里的骨灰盒,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它打落!

“薄夜,我告诉你,这辈子,我都不屑去做那种事情!你不信我便不信我,但我绝对不会容忍一个死人骑到我头上来!你早晚会有报应!”

薄夜发疯一般怒吼一声,将唐诗死死掐住,“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杀了我啊!”唐诗惨笑一声,“你这么信她,甚至不顾我的清白,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你不就是仗着我爱你吗!你不是要诛我的心吗!来啊,反正我心上都千疮百孔了,也不介意你再补一刀下去!”

警察上前将唐诗用力拖下,拖着她拽向警车。大家看着一场闹剧,看着那个面容俊美的男人脸上狰狞恐怖的表情,只觉得人心惶惶。

薄夜死死盯着唐诗的背影,“唐诗,你这辈子拿来赎罪都不够!”

唐诗大笑两声,眼泪生生逼了出来,“薄夜,你会后悔的!没准安谧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是你的种呢!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下起了大雨,冰冷的雨滴落在每个人心头。顷刻间越下越大,如同老天动容震怒!

滔天大雨劈裂她的身躯,唐诗被按入车内,发疯般的笑声却止不住地传出来,扎在下葬现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薄夜,我若不死,我只愿再也不要见到你,我若死,这便是我无上的幸运!”

百无一用是情深,不屑一顾是相思

她明白了,她终于明白了!薄夜根本没给她留活路,离了婚,就把她关进监狱,一辈子,她都为她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唐诗笑得咳血,警车窗户被摇下的时候,无数镁光灯照过来拍她这副疯癫的样子。可是她却不管不顾,视线死死锁住薄夜。

“我错了。”

她忽然间就没了闹下去的力气,她说,“薄夜,我发现我真的做错了……”

薄夜上前,刚想说什么,却见女人抬起头来,无神地看向她,整片世界都在她眼里慢慢摧毁着,“薄夜,我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爱上你……”

五年婚姻,五年的爱恋,一夕之间,化成碎片!

他当真是半分信任都没有给予过他,所以这样残忍无情,将她打入地狱,将她的全部付出都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薄夜,你这辈子,欠我太多!!

警车在暴雨中开过,唐诗的叹息如同很快就被雨水打散在空气中,就如同她最后那一眼,虚无缥缈而又绝望麻木,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明明该是高兴的,替安谧报了仇……可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薄夜倒退了两步。

背后有风呼啸而过,冰冷雨水落在肩头凉进心里。

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心口为什么就像是缺了一块,听着她这样喃喃自语,仿佛针扎一般难受……?

小说《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2章 跪下赎罪,情深是罪! 试读结束。

入骨情债共缠绵》免费文案分享

唐奕打来电话说没在幼儿园接到唐惟,院长说看见有人把他接走了。

根据院长的描述,那个人绝对是薄夜不会有错!

唐诗翻身下床,跌跌撞撞拉开抽屉,将放着好久没吃的药直接塞进喉咙里,她干呕几声,硬生生将药片空口吞下去,随后抹了把自己脸上的眼泪,重新站起来。

微红的眼里带着鲜明的痛恨,她伸手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手指不断地哆嗦。

没关系……不要怕。

薄夜,你抢了我最后的信仰,我就不顾一切跟你拼命!

唐惟是在三点的时候被薄夜接走,随后他直接被接进了薄家大宅子,薄夜的母亲岑慧秋一看见他就愣了。

老妇人喃喃着,眼泪就落了下来,“你是……我们薄家的……孙子吗?”

唐惟没说话,岑慧秋眼里的悲伤看着不假,可是他不想搭理。

“你爸妈是谁?”

“我妈妈是谁对你们来说不重要。”

唐惟笑了,五岁的小孩心智近妖,“我爸爸是谁对我来说自然也不重要。”

薄夜刚停好车进来,就听见唐惟这番话,气得一脚踹在门上,“你这话什么意思?”

唐惟说,“字面上的意思。”

岑慧秋看得出来这个孩子怨念很大,尤其是对薄家,也不敢上前抱他,就是这么看着他,“你妈妈……过得还好吗?”

唐惟甜甜地笑了,“牢里都是吃国家饭,所以我妈过得衣食无忧。”

薄夜一听就来火,拎着唐惟把他提起来,“跟谁学的这样说话带刺?”

他冷笑着,“是唐诗教你这么说的么?嗯?”

唐惟一脸无惧,“谁教我说的?周围身边人都是这么告诉我的。说我妈坐过牢,说我妈杀过人,要算起来,你昨天也当着我妈的面说过一次。”

薄夜心口刺痛,狠狠将他放下,咬牙切齿,“你是不是跟你妈学了本事,过来给我找不快?”

“嫌我找不快,就把我送回去。”

唐惟看着他,“你想拿我来威胁我妈妈,可是这么做只会让我们更恨你。”

更恨你!

终于说了,承认吧,他们就是在恨着他,且这种恨已经渗入血肉变成一种习惯。

只要是薄夜出现的地方,唐诗就会惊慌失措恨不得想要逃。

所以整整五年,她从原来的海城搬到蓝城,只为了逃离他!

薄夜不知道为什么发了大火,摔了好多东西,岑慧秋在后面悲哀地劝,“夜儿,别砸了……”

薄夜冷笑了一声,径自上楼,唐惟坐在下面沙发上,一脸面无表情。

父子两人各自生气起来的时候样子倒是一模一样。

岑慧秋叫了下人来收拾,一边坐在唐惟旁边,心疼道,“吓着你了吧……?”

唐惟摇摇头,“没有。”

可是眼眶微红,明显就是受到惊吓的样子。

“你……你叫什么名字啊?”岑慧秋对于这个小孩子很有好感,就想着问问名字。

唐惟看向她,“我叫唐惟,竖心旁的惟,我妈妈说这个字是代表着仅仅和希望。”

岑慧秋不敢问唐诗的近况,可是唐惟竟然提起来了,她便继续小心翼翼问道,“你妈妈……”

“我妈妈的事情不用夫人多担心了。”

看看他,五岁的小孩,多智近妖,连带着使用尊称的时候都这么一副疏离的样子。怕是以后想要亲近也难……

岑慧秋想着一个合适的开口方式,“唐惟啊,其实……当年你爸妈……”

“不用和我说,我知道。”唐惟直接接上她的话,“他们都说是我妈妈犯贱,说我妈妈杀了人,所以罪有应得,我也明白。我们就是罪有应得。”

我们就是罪有应得。

他分明说着将自己打入地狱的话,却连带着岑慧秋的心都跟着痛了。

这个孩子,是恨上他们了啊……

唐惟不去管自己这样伤了老妇人的心,转头看向窗外。

夜色沉沉,看不见黎明。

小说《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7章 罪有应得,恨之入骨。 试读结束。

入骨情债共缠绵推荐指数:★★★,看了入骨情债共缠绵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入骨情债共缠绵写得真好,看这本书我也懂得了很多,很值得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