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

时间:2020-10-05 08:58:03来源:试读吧

主角是杭殷殷楚文轩的书名叫《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菩提爱榴莲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原来是诸葛大娘呐,哦,大黄牛我借完了,现在就还给你。”眼前嚣张跋扈...主角是杭殷殷楚文轩的书名叫《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菩提爱榴莲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原来是诸葛大娘呐,哦,大黄牛我借完了,现在就还给你。”眼前嚣张跋扈...小说盛世田妻:腹黑

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

《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精彩章节推荐

“原来是诸葛大娘呐,哦,大黄牛我借完了,现在就还给你。”

眼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老妇,正是诸葛峰的亲娘诸葛张氏,对于这位诸葛张氏,楚文秀自然是多番忍让。

殷殷也带着不屑得眼神瞪着那个凶神恶煞的老妇,心里盘算着:这样的毒妇若是不知悔改,总有一天会栽在自己的手里。

文秀虽是忍让的语气,可她的眼神直直的,还挺犟,犟得跟老诸葛家的大黄牛一样,诸葛张氏心里仿佛燃起了一大片烧山火,指着文秀嘴皮子骂道,“你这个蹄子,拜托你赶紧嫁了吧。别天天来纠缠我家峰儿!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家峰这一辈子都不会娶你的!楚文秀,你瞧瞧你住得这家破窑,像什么?你们姐弟就跟破要饭似的,天天住在这里,也不嫌弃碍人眼!”

“你才要饭呢!诸葛大娘!诸葛峰大哥肯借大黄牛给我们上县城,我们才敬老,叫你一声诸葛大娘的。别倚老卖老!”

杭殷殷怒气铮铮,也不是好惹的主儿,她一直很相信这样的格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若再犯,斩草除根!

“嘿呀…这是死瘸子楚文轩新讨来的媳妇儿吧。看来牙口还挺伶俐的呢。”

诸葛张氏哼哼讥讽得笑着,“文轩媳妇,我看呐,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就你家破瘸子你有什么好稀罕的,不就识几个破字呢,还不如我家诸葛峰呢,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但好歹手健脚全,哈哈哈,真是太可惜了呀,你这个样子,跟活寡妇有什么区别?”

“有什么就冲我来!干我文轩弟弟啥事儿!我…我不准你这么说他!我家弟弟惹你还是犯你了!与你什么仇什么怨?!”

说她楚文秀什么的,楚文秀都不要紧,反正这辈子她就没怎么打算自己嫁出去,反正都25岁了,是村里头的老姑娘了,谁还来肯来娶自己,可是文轩弟弟他不一样,他还有远大的抱负,敞亮的前程,诸葛张氏说谁都可以,就不能说楚文秀的亲弟弟楚文轩!

楚文秀被说得眼泪都快要流下来。

“放你娘的犬屁!我家文轩相公的腿终于一天会治好的,也一定会飞黄腾达的!诸葛家悍妇,你等着瞧吧你!”

也许是殷殷太过激动,她怀中抱着的那个孩子,就呜哇哇得大哭起来。

总算诸葛张氏将注意力集中在殷殷怀里的娃,诸葛张氏很是高兴得狂笑一番,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哟,真是出大新闻了!大家伙们快把手里的活计放下来,快出门看看呐!楚家新讨的新娘,已经有孩子了,哈哈哈,还不知道是勾搭哪个村的男人,生产下来的野种呢,哈哈哈,这可是我们小渔村今年头一出稀罕事呀。”

“哟,是吗?”

“哎哟,天呐,这孩子瞧着估计有五六个岁大吧。”

“成亲还没几天,就抱着娃儿回家了。”

“就是呢,也不知道这个新媳妇儿是啥时候背着楚文轩偷汉呢。”

“这楚家新媳妇不是湖边村那边过来的人么?”

“奸夫一定是湖边村的人呐。”

“有没有去禀报村大,看村大大人怎么说吧。”

“这样下流,定给浸猪笼。”

所以说呢,乡下山沟多的是什么,多的是喜欢倒打一耙的七嘴八舌的大舌妇,这些大舌妇聚集在一起,就犹如那千军万马、百万雄师呢,如果叫她们打仗的话,一定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为这个国家立下汗毛功劳的!

此间的小渔村更是有一个另外的名号,人称大舌村,村里,稍微一个风吹草动,就立马会有一道道口水铸成而起的高墙铁堡分分钟不分青红皂白把人给淹没。

见所有污秽的如同那惊涛骇浪的言语打压向殷殷,站在殷殷身边的楚文秀第一时间挺身而出保护她,“大家别说了!这件事情跟我家弟媳没有关系!”

“什么,跟你没有关系?”诸葛张氏狠狠白了文秀一眼,然后抿嘴讥笑,“这么说,是跟你有关系了?”

话音刚落,诸葛张氏挥挥干枯的手,活像一个女将军,“大家听听,大家听听,我就说呢,楚家的文秀这小骚蹄子准没安什么好心眼儿,瞧着是个正经的,里子肮脏不堪着呢。如今也是20有5了,哪里还守得住寂寞呀,准是去贝母渔场工作,困了,跟谁家男人睡觉觉,那也是情有可原的,谁让她已经不是大黄花闺女了!”

“娘啊…儿子不准你污蔑文秀,文秀大大这么一家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又何苦为难她。”

突然跑出来的诸葛峰挺起壮硕的胸膛,挡在楚文秀的跟前。

见儿子这么护着她,诸葛张氏那个怒火中烧,“儿啊,你可千万不能被文秀小蹄子给骗了,你看看她们姑嫂二人从外边弄来一个婴儿,也不知道是谁的,我看呐,准是她们不干不净的,儿啊,为娘跟你说了多少遍,叫你不要跟她们楚家人来往,你偏偏不听,刚才你又把咱家大黄牛借给她,你,真是要气死我了你!”

“文秀,快点带着你弟媳,弟弟妹妹进去吧。我娘她不讲道理的。”诸葛峰忙拦住了诸葛张氏。

诸葛峰一席话大让文秀心里感激,擦了擦眼泪打算进去。

“儿啊,你这么傻呀,说不定那孩子就是文秀骚蹄子跟哪个奸夫生下来的野种,你护着她做什么。”

诸葛张氏快要气死了。

索性,诸葛峰跺跺脚,“娘啊,如果你硬说文秀有奸夫,那么这个奸夫就当做是儿子我吧!”

“什么?你说什么?你胡说八道呀你。”诸葛张氏狠狠打了诸葛峰一巴掌,“臭小子,你不要命了!这传出十里八村的,你还想不想讨媳妇了!”

“娘!是你逼我的!这一辈子,我就认定了文秀!如果你再污蔑文秀…儿子就…儿子就跟文秀私奔!”

血气方刚的诸葛峰终于忍受不了大年诸葛张氏的威压,他真的好辛苦,撑不住了。

里屋关上门的文秀眼泪夺眶而出,看得殷殷好生心酸。

小说《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 第14章眼泪夺眶 试读结束。

《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免费文案分享

“孩子,去哪里这么急,看看今天姑丈给你带什么了?”

拖着渔网回家的姑丈林萧然,瞧着胥成这个孩子一头就撞在自己肚皮上,他示意渔网上一只斗大的乌龟给杭胥成看,“这可是好东西啊,等会儿啊,姑丈把它给宰了,然后炖汤给你姐姐补身体,胥成爱吃的话,等会儿也喝两碗。”

“姑丈,胥成上山去了。”

杭胥成抹着眼泪,将三十斤的柴火上的系绳解下来,准备按在身上,准备再去。

“孩子别去了,你姑姑一定又趁着我去捕鱼,让你连夜山上拾柴火吧,这么多了,已经够用了!你给我回来。”

林萧然向来知道自己的妻子,根本不顾着自己的侄儿侄女,完全将他们当做奴隶一般使唤,想想当初殷殷的爹若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死得那样惨!

林萧然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照顾殷殷和胥成,直到他们各自嫁娶的那么一天。

可惜他太忙了,平日里大部分的时间漂流在海上弄些渔货赚钱,一年下来,除了刮风下雨,没有几天在家,今天好不容易雨水刚刚停了些,趁着有太阳风还不大就出了海,一出海就捞了个大海龟。

一想起殷殷这些日子病弱着,一直躺着,又没有富余的钱去买补药,大海龟补中益气,也是滋补的一味良药呢,林萧然这是听村里头蹩脚的医婆说的。

推开门,林萧然看见老岳母摔落在冰冷的地上,妻子杭秋雨竟然一点儿也不顾着去搀扶,倒是手里头死死攥着一把扫帚,准备打殷殷来着。

准备扬起扫帚打殷殷的杭秋雨,看见相公捕鱼回来了,他竟然牵着杭胥成的手,一道进来,心中不免诅咒这个该死的杭胥成的腿脚也不快一些,若是早上山去,还能打不少的柴火呢!

“这是咋的了?这是咋的了?我一不在家!你个婆娘你就尽给我整幺蛾子…!”

如果可以,林萧然真想把这个黑心女人给杀了,人家做姑姑的,她也做姑姑的,别人家的姑姑是那样顾着自个儿的子孙,她呢,尽做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怎么?你还想打殷殷?”

大步流星的林萧然,赶紧将地上的老岳母抱起来安置在炕上,旋儿狠狠瞪着杭秋雨。

杭秋雨知道自己的相公是个火爆脾气的,所以一改先前的嚣张跋扈,一张笑脸盈盈得对着林萧然,“当家的看你说的,我刚刚想要打扫房间来着,瞧瞧殷殷这些日子病得,弄得咱们这间破房子都有一股子怪味,指不定是瘟疫呢,我还不扫一扫?若是过了病气给娘还有我们的三个孩子,可如何了得?我是无所谓的了呢。”

说罢,杭秋雨还极为旖旎作态得拿手指头遮掩自己的鼻子,好像杭殷殷就是瘟疫的鼻祖来着。

杭殷殷知道姑姑怕姑丈,立马挤出无数的金豆豆,然后抹几下嘴唇,尽量让自己手臂上的伤痕都露出来,仿若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哭泣着道,“姑姑你用扫帚打我,戳我的嘴巴,戳我的手臂,这没有什么,反正殷殷也没几天好活了,可是你…你不能够让弟弟冒着大雨上山砍一个大人一天的量的柴火呀,殷殷求求你别再让弟弟去了,弟弟已经一天不曾进食了…求求你给弟弟一些吃的吧…也给奶一些吃的吧…”

平日里杭秋雨是会给两姐弟缺汤少食的,可是奶,那是杭秋雨的亲生母亲,她怎么敢克扣她老人家的伙食,就算平日里老不死老不死得骂着,那也是偷偷骂着,杭秋雨可不敢让村里头的那些人戳她的脊梁骨啊。

可是今天,杭殷殷就是故意诬陷她,反正姑丈林萧然看到殷殷嘴里手臂胳膊上都是扫帚的伤痕,立马就相信了,二话不说,扑上去,就赏给杭秋雨一个耳光子,打得杭秋雨后退几步,门牙都碎了一颗,“哎哟…天杀的死鬼……当家的…你这是要打死我吗?打死我了!以后看谁给你照顾这么一大家子!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死冤家!我的天哪…我当初怎么看上你这么一个又丑又老的穷鬼啊!”

“哼!若是我知道你心肠这般歹毒!当初早就不娶你了!”

想到这里,林萧然一阵子心痛,隔壁村卖鸭蛋的李金花为了等他,等了十多年了,仍然孑然一身,为的就是自己,李金花心地善良,也不似杭秋雨爱吃懒做,平日里,林萧然渔货从渔船上下来,都是李金花暗中和自己一起拿到虚市上贩卖的呢。

“怎么当家的你还想休了我!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死鬼呀!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呀!我给你生儿育女,你却这么对我!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杭秋雨直接躺在地上耍泼。

林萧然无视他娘子,赶紧吩咐霍霍和威威这两个儿子去厨房里头盛粥,谁知道这两个儿子完全随了她母亲杭秋雨。

哼。

此刻的杭殷殷眼底划过一道森然的芒,若不是自己这样说,如何借用姑丈林萧然的手去教训那个黑心姑姑?那黑心姑姑的门牙如何能偶被打掉一颗?

小苑苑倒是提出,“爹爹,让我去盛粥给殷殷表姐和胥成表哥吃吧,我和霍霍大哥,威威二哥都吃过了呢,今天的娘亲熬制的小米粥特别香甜的呢。”

原来,自己的孩子们都吃过了,就剩下殷殷和胥成没有吃,一个重病好不容易醒了过来,一个干活干得最多最累。

林萧然忍不住泪水下来,喃喃得对殷殷和胥成道,“姑丈现在就给你们盛粥…”

“当家的!你缺心眼啊……”

杭秋雨两颗眼珠子如同死鱼一般鼓鼓涨涨,看见林萧然从厨房弄来两碗粥,非常之粘稠,一个给胥成,一他主动给殷殷端过来,准备给殷殷喂下去,杭秋雨开始大骂,“你刚刚从海上下来,最是饿得紧,那最后的粥就是为你准备的,你怎么给他们两姐弟吃了呀,你这个……”

杭胥成毕竟年龄小一些,看到眼前有粥,他的肚子真的饿极了,所以抱着那碗热腾腾的粥就开始喝起来。

只是殷殷看着粥,滚滚烫烫得冒着氤氲得水汽,甜美粥很是好闻的呢,激得眼泪都掉在碗中,噗通噗通,姑姑说的没有错,姑丈刚刚下海,应该也很饿,“姑丈你吃…”

看着自己这个好姑丈,杭殷殷泪流满面。

小说《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 第3章发誓 试读结束。

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推荐指数:★★★★,看了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盛世田妻:腹黑相公来种田是很好看的一本书,情节简单但不失大气,值得推荐,希望看到作者梓桑更多的佳作^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