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

时间:2020-10-03 09:17:51来源:试读吧

主角是沈琬蔚卫珺的小说叫《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是作者伊妙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暖玉犹豫道,“会不会太早了?”沈琬蔚看了一眼二哥送的西洋钟,“不早。琰哥哥每天起得都很早,这个时辰应该在晨练了...主角是沈琬蔚卫珺的小说叫《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是作者伊妙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暖玉犹豫道,“会不会太早了?”沈琬蔚看了一眼二哥送的西洋钟,“不早。琰哥哥每天起得都很早,这个时辰应该在晨练了...小说爆宠娇妃:兴风

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

《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精彩章节推荐

暖玉犹豫道,“会不会太早了?”

沈琬蔚看了一眼二哥送的西洋钟,“不早。琰哥哥每天起得都很早,这个时辰应该在晨练了。再说了,三哥不是约我去打猎吗?还了玉环,我们还要准备一下啊。”

于是,暖玉就起身,到了外屋喊醒了灵犀,一起服侍沈琬蔚洗漱,穿戴。

灵犀听说要去“文心斋”,面露喜色,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她手脚麻利地忙活着,就连原本由二等丫鬟倒洗脸盆的活都接了过来。只是,她出屋门跨门槛时,似乎没站稳,把水泼在了暗紫色的外衣上了。

“哎呀,小姐,容奴婢去换一下衣服。”灵犀告罪一声,匆忙离开。

出什么妖蛾子?沈琬蔚看着灵犀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这丫头办事利索,怎么会毛手毛脚呢?

不一会儿,灵犀换了一身翠色的收身小袄,头发梳得顺溜,耳垂上挂着一串米珠,显得十分俏丽。

哎呦,这丫鬟是怀春心切啊,想方设法取悦琰哥哥啊。看来自己平时治下太宽了。沈琬蔚眯起眼,貌似打趣道,“灵犀收拾得这么好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去见情郎呢。”

“小姐,真会开玩笑。我哪有您好看啊。”灵犀喜眉喜眼地恭维着。

想到即将打发对方出府,沈琬蔚只是笑笑,起身,让两人跟上。

到了“文心斋”,灵犀前去敲门。

看门的小厮打开门,看到沈琬蔚主仆三人,明显愣了一下。他恭敬地问,“六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家小姐有事要找楚公子。”灵犀代为回话。

“这……”小厮面露难色,“公子还没起身。”

沈琬蔚惊讶地睁大了眼。别看琰哥哥身体孱弱,但是生性坚韧,每天都坚持早起锻炼。难道,因为昨天他来探望自己,着凉了,所以才没起来?

如此一想,沈琬蔚很是担心,上前问道,“琰哥哥是不舒服吗?”

“啊……是的。”

“有没有找大夫?”

“不是很厉害。”

看到小厮闪烁的眼神,沈琬蔚起了疑心,又问,“长平,长安呢?”

“他们不在。”

怎么可能?长平和长安是琰哥哥的贴身小厮,怎么会不在?!沈琬蔚更觉不安。不过,她脸上没有显现出来,“那我进去探视一下。看他真的没事,我就走。”

小厮下意识地伸手阻挡,“六小姐……”

沈琬蔚突然提高嗓门,笑着冲门后喊道,“琰哥哥,你来了。”

小厮转头去看。

沈琬蔚用力地推了一把小厮,同时命令,“暖玉,制住他!”

没有防备的小厮,一**坐在了地上。

暖玉冲上前,一脚踢翻了小厮。

灵犀则恨恨地数落着那个小厮,“不长眼的东西,竟敢拦着我家小姐见楚公子!”

沈琬蔚像一阵风般跑了进去。没有亲眼看到本人,她不放心。

“文心斋”是一个四进小院,有角门直通街面,是相对独立的居所。第一进院是垂花门;第二进院有一个精致的小花园,分东西厢房;第三进是正房及左右耳房;第四进院是后罩房。楚怀琰的睡房在第三进。

冲到楚怀琰的正房,沈琬蔚正要敲门,就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琬琬,你怎么来了?”

沈琬蔚转过身,看到一身白衣的楚怀琰站在垂花门前,神色温柔。他的身后,跟着长平和长安。她“咦”了一声,“琰哥哥,不是说你还没有起来吗?”

“谁说的?我是睡懒觉的人吗?”楚怀琰迈步走上前,微笑地看着她,“这么早找我,有事吗?”

今天真奇怪,难道是那个小厮胡说八道吗?那家伙为什么要阻止自己看琰哥哥呢?还是说是琰哥哥的授意?沈琬蔚皱皱小鼻子,“是那个看门的。琰哥哥,你这里是不欢迎我吗?”

“乱说。你来,我高兴还来不及。我让长平去教训他。‘文心斋’永远对你敞开。”

“真的?”沈琬蔚侧着头。

“当然。”楚怀琰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沈琬蔚满意地笑了,“那家伙,我已经替你教训了。”

楚怀琰笑着弹了一下她的额,“那我要谢谢你。”

这时,一缕极淡的气味,被沈琬蔚的“狗鼻子”捕捉到了。这种气味,她从来没有在琰哥哥身上闻到过。是什么呢?

沈琬蔚为了确认,又靠近了一些,抽了抽鼻子,不由心生疑问。这味道!她突然想起来了,是昨天那个神秘的和尚身上的。

作为一个优秀的吃货,她对味道的分辨能力极高,绝不会搞错。

琰哥哥身上怎么会有那个气味?她不由睁大眼,瞧着他。

“怎么了?”楚怀琰问道。

“琰哥哥,最近你有去普度寺吧吗?”

“为什么这样问?”楚怀琰的瞳孔一缩,似乎想了一下,摇头道,“最近没去。”

“哦。不过,你身上的味道和我昨天在普度寺山上遇到的一个奇怪的游方和尚的味道一样。”

“他怎么奇怪了?”

于是,沈琬蔚就把昨天的事,讲述了一遍,提到了那个僧人以及那片竹林。

听着听着,楚怀琰的心情安定下来,只是当听到她智斗黑衣人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琬琬,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怎么去而复返呢?”

“我当然要回去。总不能扔下暖玉吧。再说,我有‘银丝’,有什么可怕的。”

“万一有什么差池呢?暖玉怎么说,都只是一个下人。”

“琰哥哥。”沈琬蔚有些不乐意了,“她是陪着我长大的,怎么只是一个下人呢?我的人,我自然要保护的。”

楚怀琰无奈地摇摇头,“你啊……”他了解她,知道她是一个重情义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在他心中才会如此的特别。

为了转移话题,他又问,“你这么急着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沈琬蔚从怀里掏出绢帕,递了过去,“琰哥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个玉环是伯母留给你的念想,我不能要。你快戴上吧,伯母会保佑你的。”

楚怀琰打开绢帕,戴上了玉环。

跟在他身后的长平,长安对视了一眼,神情晦明不定。

物归原主了。沈琬蔚就告辞了。

“一起用早餐吧。”楚怀琰邀请道。

“今天就不了。三哥约我去打猎。对了,琰哥哥,你要一起去吗?”沈琬蔚兴致勃勃地问。

小说《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 第5章 挡路狗 试读结束。

《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免费文案分享

回到普度寺后,沈琬蔚千叮咛万嘱咐两个丫鬟,千万不要让娘亲知道刚才发生的事。

暖玉和灵犀连连点头。小姐涉险,她们可讨不了好,自然是只能帮忙隐瞒。要知道沈丞相府上最金贵的人就是自家小姐了。

回府后,沈琬蔚还是没有放下白天发生的事。在她看来,这些事情都透着蹊跷,尤其是那个和尚,还有她是怎么走到竹林前的呢?

当天夜里,沈琬蔚竟然梦魇了。

她梦到四年后,在自己的新婚之日,全家人以及外祖一家被捕入狱,定在秋后问斩。作为外嫁女,她得以免罪,却在为家人奔波求告中,尝尽了人情凉薄。刑场上,无能为力的她跪着,眼睁睁地看着至亲们沦为刀下亡魂。历经艰辛,她和陷害家人的凶手同归于尽……

沈琬蔚是在尖叫声中醒来,浑身颤抖,大汗淋漓。太可怕了!梦里的一切太逼真了!她的胸腔都要被悲愤和不甘撑破。她猛得坐起,瞪大了眼,温暖的烛火晃花了眼。自己在哪里?!

“团子,别怕,娘在这。”一个温暖的怀抱搂住了沈琬蔚,熟悉的桂花香气萦绕在鼻尖。她回过神来,知道那是娘亲沈陶氏。

想到梦里身首异处的娘亲,沈琬蔚反手紧紧地抱住了沈陶氏。触摸到的温度,让她确定娘亲活得好好的。她不由喜极而泣,万分庆幸那只是一个该死的梦。

沈陶氏愣了一下,轻拍着沈琬蔚的背,“团子,怎么哭了?”

“娘,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沈琬蔚抽着鼻子,嗡声嗡气地说。

“哎呀,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团子还有害怕的事?告诉娘,娘帮你搞定。”沈陶氏打趣道,想缓解女儿紧张的情绪。

“我,我梦到……”

正当沈琬蔚准备说时,就听到灵犀禀告道,“小姐,楚公子来了。”

楚公子?那就是楚怀琰!沈琬蔚一下子就僵住了身子,一股怒意直冲脑门,双手无意识地握成了双拳。

沈陶氏察觉到怀里人儿的异常变化,那是一种高度的戒备。她不由心生狐疑,素来小女儿和寄居在府上的楚怀琰相处亲厚,怎么现在一听对方的名字,竟然会如此?

沈琬蔚感应到了娘亲的审视,回过神来。哎呀,自己是不是反应过度了?自己搞混梦和现实了。楚怀琰可是自己最喜欢的琰哥哥啊,怎么可能像梦里那样可怕,那样无情呢?怎么会是害**的凶手呢?!

如此一想,沈琬蔚的身子放松下来,在沈陶氏的怀里抬起头来,对灵犀说,“你去告诉琰哥哥,我就是做了一个噩梦,让他快点回去吧。夜深露重,别着凉了。”

灵犀领命下去了。

沈陶氏看了看沈琬蔚,微微一笑,“哎呀,你可真是关心怀琰啊。你爹爹,大哥,三哥还都在前厅候着呢。”

沈琬蔚定睛一看,发现大嫂也在房内,反应过来了。看来,她的这个噩梦,可是惊动了全家人。她脸一红,“娘,是我不好,害全家人担心了。我没事了,您和爹爹,大嫂还有哥哥们都回去吧。”

“真没事了?”

“嗯。”沈琬蔚把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

沈陶氏知道自己的小女儿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心思细腻,又极重亲情,是一个报喜不报忧的主。她很想知道小女儿做了什么噩梦,竟然深陷其中,怎么都喊不醒。如果不是太古怪,一向稳重的暖玉也不会漏夜到上房求助的。

“那简单和娘说一下,你梦到了什么吧。”沈陶氏温和地说。

“……”沈琬蔚张了张嘴,想到了楚怀琰。她不禁担心如果把梦说了出来,会不会影响家人对楚怀琰的态度。他可是寄居在自己家啊。于是,她嘿嘿笑了笑,“也没什么,就是梦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妖怪,一直追着我。”

是吗?沈陶氏并不相信。

沈琬蔚看着娘亲的神色,知道自己的搪塞之词没有起效,赶紧撒娇道,“娘,其实只要你们在,什么妖怪也奈何不了我的。您看,都这么晚了,您和爹爹他们回去休息吧。爹爹和大哥,明早还要上朝呢。”

沈陶氏明白自己的女儿是一个主意很正的人,既然不想说,那就是很难套出话来。想到每天上朝很早的夫君和长子,她只能先放下。

“好吧,那我们先走了。”沈陶氏摸摸沈琬蔚的秀发,松开了怀抱,站了起来。

沈琬蔚揭开被子,就要下床。

“你啊,好好躺着。”沈陶氏阻止了女儿的行动,又吩咐暖玉,“今夜,你和灵犀都在外间守着。如果小姐再梦魇了,速来报我。”

暖玉屈膝应下。

于是,沈陶氏带着长媳离开。

沈琬蔚吩咐暖玉去送。她躺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梦里发生的事。她总觉得那些事太离奇,太不可信了。尤其在涉及楚怀琰的部分。她的琰哥哥有什么理由要害自己的家人呢?这些年,沈家对他不薄啊。

想来想去,她觉得应该是白天的事造成的不良影响。她不禁又想起了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和尚,越想越觉得诡异。另外,还有那个看起来很神秘的竹林。她可是每年都会陪娘亲去普度寺的,对那座山是相当熟悉,怎么会从来没有发现过那处呢?

正当沈琬蔚百思不解时,暖玉回来了。

“小姐,四少爷说了,明天带你一起去打猎。”暖玉禀告道。

沈家有两房,沈丞相这房是二房,子弟的排位是一起排的。四少爷,就是沈琬蔚的三哥沈泓瑜,她在沈家最小,是六小姐。

沈琬蔚眨眨眼,心里明白,三哥约自己去打猎,只怕身负探听之职。看来,精明的娘亲并没有相信她说的话。想想也是,娘亲以前可是掌管过陶家数百家铺子,怎么会轻易被蒙过去呢?

再说了,谁让平时自己的胆子太大了,任谁听了六小姐被梦里的妖怪吓到了,都不会信。唉,自己的坑,只能自己想办法填了。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娘亲派来的是三哥,如果是二哥,只怕她只有乖乖交待的份了。

要怎么糊弄过去呢?沈琬蔚皱着小脸蛋,大脑飞快地转动起来。

小说《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 第3章 噩梦 试读结束。

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推荐指数:★★★★,看了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爆宠娇妃:兴风作浪又怎样写的真的很赞!作者尘烟文笔好,剧情不水,内容也挺精彩。还有一点是主角很聪明,思维敏捷,看的真爽。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