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

时间:2020-10-03 09:16:17来源:试读吧

主角叫林戒楚知倾的小说叫做《封神从买女主开始》,本小说的作者是原谅我胡说创作的都市玄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苍穹之上,仿佛有一缕缕墨缓缓晕开,皎洁的月挂在山尖,照亮了少年脚下的路。少年走...主角叫林戒楚知倾的小说叫做《封神从买女主开始》,本小说的作者是原谅我胡说创作的都市玄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苍穹之上,仿佛有一缕缕墨缓缓晕开,皎洁的月挂在山尖,照亮了少年脚下的路。少年走...小说封神从买女主开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精彩章节推荐

苍穹之上,仿佛有一缕缕墨缓缓晕开,皎洁的月挂在山尖,照亮了少年脚下的路。

少年走在前面,时不时用脚踢开路上的小石块。少女跟在他后面,虽然少年已经帮她清理了很多障碍,但依然走的跌跌撞撞,两边树林里突然响起的鸟叫,会让她身体猛地一颤,脸色发白。

“到了。”少年的声音冷不防的响起。少女一愣,抬头,看到前方黑暗中有一个小屋子的轮廓。

少年进了屋子,拉开昏暗的灯,照亮了这狭小的土屋,几只老鼠感到了光的存在,“吱”的一声不知蹿到了什么地方。少女尖叫了一声,少年淡然的说:“老朋友了,我这个地方也就只有它们常来了。”

少女惊慌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屋子只有两间房,看上去很老了,墙皮都脱落了,一层层的挂着,像是厉鬼伸出的爪牙。这屋子虽然破旧,但不脏,再小的角落也没有蛛网。屋子的东西收拾的很整洁利索,可能也是因为屋内家具少的原因,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凳子。

“这就是你的房子啊。”少女小声的问。

“不是,”少年说,“是一个寡妇的,丈夫死的早,一天夜里被人侮辱了,没想开就上吊了。就在你头上的那根梁上吊死的。听村里人说总闹鬼,我也刚好没地方住,就来这了。不过住了快两年了也没见闹过一次。”

少女一听,小脸惨白,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了一根断了的绳子,过堂风吹过,绳子便像鬼魂一样飘荡着。少女赶忙移开身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少年,说:“你不怕?”

“怕什么,我又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少年说着,径直走进了另一间房,留下少女坐在凳子上独自看着昏黄的灯泡走神。

“来,把衣服脱了。”少年的声音把少女从思绪中拉出来,少女听到这话,原本松缓下来的心又立马紧绷起来,她猛地站起来,双手抱住胸,摇着头,语无伦次的叫着:“你别动我!你放我走吧……真的,我是天途集团的大小姐,你放我走,我能给你很多很多钱!我还可以把你从这里接走,带你去外面的城市……可以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你想多了。换衣服。”面对女孩的失态,少年无奈的伸出一只手捂住了耳朵,另一只手递给了女孩几件衣服。

少女低头看了看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肌肤,小脸红彤彤的,羞涩的说:“对不起啊……”

少年没理会她,转身走向外面:“你换吧,我不看。”

少女看着少年的背影走了神,回过神,看了看手中带着阳光气息的衣服,突然觉得,这个少年就是她所经历的不幸中的万幸。

少女换好衣服,走出门外,看到少年坐在一团篝火前,火上架着几根插着肉的木棍,肉香味顺着晚风飘在少女的鼻尖,她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

少年头都没回,但好像知道女孩就站在身后。他淡淡的说:“过来吃点吧。”

她犹豫了一下,但顾虑到腹中的饥饿,还是乖乖走了过去。坐在草地上,她发现这里的草地竟出奇的软,少年递给她一根烤肉,说:“晚上刚捉的兔子。”

“兔兔那么可爱,怎么能吃兔兔。”少女本能的说,但闻着飘来的肉香,她还是忍不住咬了一口,也不知道是太饿了还是别的原因,这块没有添加任何佐料的烤肉竟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可口,这种境地,她也顾不上什么淑女修养了,直接狼吞虎咽。少年看着她吃的满嘴流油的样子,微微出神。

少女啃完一根,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说:“真香。”一抬头,刚好硬上少年的眼眸,她一愣,问:“你看**什么?”

少年微微一笑,说:“你和她,果然好像。”

少女疑惑的问:“她是谁?”

少年没有回答,而是又递给了她一根,说:“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少女也不想多问,她一心想赶快离开这里,这里的所有她都不想过问。她顾不上其他的,只管继续吃,吃饱了她才有力气跑。

少年看着她,突然说:“我叫林戒,你叫什么。”

她抬头,说:“楚知倾。”

少年说:“按照这里的规矩,我买了你,那你就是我媳妇了。我没有亲戚,也没有钱,不能给你办一个喜宴,所以,你只好委屈一下。不过,我可以说,以后过日子绝不会让你再委屈,我没有什么东西,如果我有一个馍,我只吃一口,剩下的都给你。”

少女呆住了,她没料到少年突然会说这个。她看着少年那浩瀚宛如星汉的眸子,看着夜风吹拂着的草地,看着飘香的篝火,突然觉得以前那些开着跑车,抱着鲜花的富二代来找自己表白,也没有现在这么浪漫。

但可惜,她却是在这里遇到了他。她注定要走的,她不可能是他的人。

楚知倾犹豫了一下,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如何掩盖自己的心事,她点了点头,说:“好。只要你对我好,我就一直跟着你。”

少年笑了,从一旁的草丛中拔了一根野草,编成一个环,带在了女孩纤细的手指上,说:“那这个就先做结婚戒指吧,我希望我以后会换下它。”

少女点了点头,看着手上的草环,突然鼻子一酸,一下子扑到少年身上,抱住了他。她抽噎着说:“谢谢。自从我爸病了之后,就很少有人关心我了,那些看着对我嘘寒问暖的男人,我知道其实都只是想上我。我这些天经历了太多折磨人的事情了,谢谢你,能在这个时候遇到你。”

少女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少年的突然出现,现在的她,也许就已经被几个抽着旱烟,露着黄牙的老光棍按在床上了。

少年俩手摊开,淡淡的说:“起开。你嘴上有油,别弄我衣服上。”

……

夜深人静,远处传来几声犬吠。

楚知倾缓缓睁开眼,借着从窗户透来的月光,她看到睡在地上的少年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显然是睡熟了。

她本来挺害怕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即便是林戒动了自己,也没有地方去讨个说法,毕竟在这里他和她就是夫妻,他动自己天经地义。

但没想到,他比自己还害怕,虽然她自己先说了一起睡,但他一直拒绝,自己找了张竹席,打地铺。

她起身,坐在床上,看着少年,真的觉得他挺好的。但没有办法,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走了,她和他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她开始轻轻穿衣服,一不小心碰到了自己右手上的环,她吓了一跳,发现没事后,她叹了一口气,如果自己还有神赋的话,怎么会受这种罪?她一想起那群卖自己的人,就恨得牙痒痒。

楚知倾穿好衣服,轻手轻脚的下了床,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抬脚正准备走,她犹豫了一下,回到林戒身边,看着他熟睡的脸庞,笑了笑,轻轻的说:“小丈夫,再见啦。”

说完,她急忙走出门,连门都没关。

她走后不到一分钟,林戒突然睁开眼,掀起被子坐起来,挠着头发说:“麻烦。”

……

楚知倾现在很后悔,她一心只想着跑了,但她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不知道往哪跑。

她被绑来的时候是被蒙着眼,根本就不知道跑出去的路,她冒冒失失的跑出来,这人生地不熟的,一会就迷路了。

而且这还是在山里,两边树林里传来的每一阵古怪的叫声都让楚知倾胆战心惊。

楚知倾踉踉跄跄的走在山间小道中,脚踩在腐烂落叶的那种软乎乎的感觉几乎让她作呕,说句时候,她开始怀念林戒的被窝了,但可悲的是,黑灯瞎火的,她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突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抹闪烁着的光,她一惊,心想该不是鬼火吧。她从小到大虽然生活在高楼别墅里,但各种民间鬼故事倒没少看。

但黑暗中行走的人,总会把任何光芒当做希望,哪怕是飞蛾扑火,也会试一试。楚知倾开始朝着光亮走去,心里盘算着,先去看看,要真是鬼火就再跑。

距离越来越近,楚知倾仿佛听到有人谈话的声音,她长呼了一口气,是人就好。她现在也不敢想着能不能逃离这个村子了,她只想找个活人。

她终于跑到了地方,看到一群人拿着手电筒坐在一起谈话,她站着大喊:“大叔,我迷路了,你们能把我带到林戒住的地方吗?”

但喊完,楚知倾就后悔了。那群人,正是拍卖自己的那群光棍汉。

他们显然等了很久了,一看到少女,顿时俩眼放光,像是饿狼看到了小绵羊。其中一个得意洋洋的喊着:“看吧,我就说林戒那小子没经验,这娘们也不是什么老实人,肯定会跑出来。从他家往外跑就这么一条路,一逮肯定能逮住。”

楚知倾一愣,这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啊,这些**可比狼可怕多了。当即赶忙往回跑,但她一个女孩,还没有走过山路,怎么能跑得过这几个山中老汉,很快她就被抓住,几个人紧紧的拉住她,其中一个老汉直接把她压住,他呼出的口气差点没让楚知倾吐出来,她拼命的挣扎,喊救命,但都是徒劳的。

她感到自己的身上被无数只手摸来摸去,耳边是各种下流的声音……

她被压得喘不来气,差点没昏过去。就在她绝望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呼。你可真是让我难找啊。大半夜的瞎跑,还好你叫的响,要不得找到天亮。”

她偏头一看,看到了一袭白衣的林戒。他面无表情,声音和平常一样淡然,但楚知倾注意到,他的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但是她提起的心还是没有放下,毕竟林戒来了也没用啊,这里七八个如饥似渴的光棍汉呢,他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怎么能打得过。

“好了,谢谢各位帮我找我媳妇。这么晚了,大家也请回吧。”林戒淡淡的说。

那个压着楚知倾的老汉站起身:“兔崽子从哪学的一套套的,还谢谢,你要是真想谢,那就把这娘们留我们家一晚,你说好不好啊。”

林戒笑了:“我说,不。”

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伤疤的光棍嚷嚷着:“你说不就不了?我们把话说明了,这妮子,我们看上了。要么你和我们一起玩她,要么我们揍完你,你再看我们玩她。”

林戒看了看那个伤疤脸,说:“我记得你前几天偷我西瓜才被我打过吧,怎么?伤疤好了,不疼了?”

伤疤脸急了,这事他一直瞒着,他四十多岁被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揍了一顿,这事说出去太丢人。他赶忙喊:“那是因为我看你小我让着你!给脸不要脸的小崽子,你没爹没娘的,今天我们几个这么多人,打死你也没人管!”

林戒不耐烦的呼了口气,说:“别废话了,上吧。我看看你们这几个**,能抗几招。”

楚知倾急忙喊:“你别逞强啊,他们真的会打死你的!”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惊讶的发现林戒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空气中爆出一阵肉体碰撞的“噗”声,那个伤疤脸直接倒飞出去,撞在树上,惊起一片飞鸟。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阵惨叫划破夜的寂静,然后就看到又有一个光棍软着身子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剩下的光棍慌了,直接齐刷刷的往地上一跪,哭着喊:“林戒我们错了,我们狗眼看人低,大哥大哥……”

但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林戒此刻在哪里,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旁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地、飞出去、挂树。这还没到两分钟的时间,就只剩下了刚刚压在楚知倾身上的老汉,老汉直接跪向楚知倾,用力的扇着自己的脸,哭求着:“姑奶奶我错了,我一时糊涂啊,我再也不敢了,你让他绕了我吧……”

楚知倾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老汉不断的扇着自己的脸,突然老汉的腰猛地下弯,头直接陷进了土里,像是再给楚知倾磕头。在他的身后,是面无表情的林戒,他的一只脚踩在了老汉的头上。他看到坐在地上的楚知倾安然无恙,才露出笑容。

他一脚踢开老汉,说:“今天我念在尊老爱幼的道义上没下力气,给你们留条命。这次揍你们不单单因为这事,你们这群**平常在村子里都做了什么龌龊事你们心里一清二楚,下次再让我听说,你们的命可就不属于你们了。”

看着这几个光棍捂着伤口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的离开,林戒再度把目光放在楚知倾身上,说:“现在轮到教训你了吧,小媳妇。”

一听到“小媳妇”,楚知倾立马想到自己临走时和他说的话,她不禁脸一红,忸怩着说:“你个大**!你装睡!”

“我可是真的睡了。”林戒耸了耸肩,一副爱信不信的表情。

“那你怎么知道我走的?”楚知倾撅起了小嘴。

林戒拉过楚知倾的小手,看了看手指上的草环,说:“因为这个。我的媳妇,我当然看得住。”

楚知倾嘟着小嘴疑惑的歪了歪头。

小说《封神从买女主开始》 第2章 我媳妇我当然看得住 试读结束。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免费文案分享

回去的路上,两人依然是一路无言,本来楚知倾都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了,但是林戒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帮楚知倾在前面踢石头,有时竟然还哼起了歌。楚知倾忍不住了,打算打破寂静:“你刚刚……用的是神赋?”

“不是。”林戒头也不回,自顾自的走着。楚知倾真的好奇难道他就不怕自己直接跑了吗。

“那你刚刚怎么那么强啊?”楚知倾说。一个手无寸铁的毛头小子,连三分钟不到直接放到几个成年大汉,没点特殊本事谁信?

“习惯。”林戒伸出手,揉了揉拳头,“从上辈子就一直这么强。”

这么一说,楚知倾更无法理解了:“上辈子?”

林戒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天空,面色深沉的说:“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原本的那个世界,以修炼源气为主。在那个世界,我本是幻灵王朝一个小小的文官,后来爱上了一个女孩,她是幻灵王朝的公主,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我花了十年登上了那个世界的顶峰,足以问鼎天下,后来我成为王朝的最高将领,被封为龙将,甚至可以以一己之力,抗千万敌军,但造恶人陷害,设计让我传到了这个世界……我来到这里后,年龄和修为都退了一大半……你不会懂这种感觉的,本来努力一生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突然就像是梦醒了一样,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

说到这,一直脸色平静的林戒也紧紧的握住了拳头:“那群卑鄙小人!他们杀不了我,就想着把我除掉……我离开了我本应毕生守护的国家与爱人!让我这里活活受罪!”

楚知倾看他反应不对,心思敏锐的她立马知道这肯定是触及到他心中的伤口了,她赶忙转移话题:“哦,我说你怎么那么强,原来是大将军啊……你们的世界靠修炼,我们这个世界主要靠提升自身的神赋,哎,你知道神赋吗?”

林戒长呼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神赋,他倒了解一点。

“神赋”,顾名思义,就是神赐的天赋,就是有些人天生体质不同,拥有一些与常人不同的能力,或控制火焰,或控制雷电,或化身为猛兽,能力各不相同。即便是林戒所在的这个偏僻小山村里,总有一些机构或组织过来对年轻一代的人进行检测,如果觉醒了神赋,那就会被这些机构或组织挖走,进行培养。

但农村里能觉醒神赋的人太少了,因为神赋这种东西和遗传病一样,是大概率遗传的。在千百年前,这个世界就被拥有神赋的人控制着,而他们的子孙后代不出意外的话,都会继承相同的神赋,形成一个大家族,大家族发展、聚集,就会形成大都市。而这些山村或其他落后的地方,基本就是生活着一些没有神赋的普通人,他们早已从祖辈开始就已经被世界所淘汰了,除非出个意外自己的孩子觉醒了神赋,才能做一次人上人。但这种概率还不如中彩票。

神赋各不相同,也就有了强弱之分。强的神赋者被人尊敬,而弱的神赋者和常人无异,比如林戒就见过他们村曾经有个觉醒神赋的孩子,他的神赋是尿尿多,平常一尿床家里就发大水,和别的孩子比谁尿的远从来没输过。但这种神赋是没有价值的。

“你的神赋是什么?”林戒这样想着,突然想起卖楚知倾的那个男人说的话,她也是有神赋的,只是被封印了。

“我是天途集团的大小姐,我们一个家族都是同一个系的神赋。那就是【神罚】系,很强大的哦。”一说起神赋,楚知倾就高傲的扬起了头。

林戒皱了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一直说天途集团,怎么?你们家的集团很厉害吗?”

楚知倾声音越来越有气势了:“那你说,我们家族可是可是这个世界前五百强呢!”

林戒一笑:“才前五百啊,我听你说话那气势,还以为是第一呢。”

楚知倾急了:“你懂什么啊!你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神赋家族大大小小加在一起有多少吗?几千万个啊!前五百已经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横着走了好吗?”

林戒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楚知倾,疑惑的问:“你不是横着走吗?怎么到山里当我媳妇了?”

一说到这,楚知倾的说话的语气立马低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从学院里刚出门和闺蜜买了点零食,闺蜜突然说要去厕所,我就在外面等,突然眼一黑,等醒来就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扒了送到了这里。”然后她摇了摇手上的环:“还把神赋封了。”

林戒说:“你家势力这么大,那些人还敢动你,显然他们背后的势力也不同寻常。”楚知倾点头,表示认可。但林戒下一秒话锋一转,让楚知倾一愣:“那我这是买了个媳妇,还是买了个麻烦呢?我娶了你,也就意味着惹到了两股强大的势力。”

楚知倾慌了,她现在人生地不熟的,还没有神赋,要是这时候林戒也不要她了,那她不就成了别人眼中待宰的羔羊。刚刚经历过得事情她可不想再来一遍。

林戒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对楚知倾说:“你不是一直想跑吗,现在跑吧。我可不想有一天被你家族的人找上门来,听你那说法,我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了。上辈子为了一个女人竖了成千上百个仇人,征战多年,这辈子我只想当个农民,不想让手再染上血了。”

楚知倾赶忙嘟起嘴巴,装起可怜:“人家错了嘛,我不该跑的。你要是现在不要我了,那群光棍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求求你了。你留下我,要是我家族真的找上来了,我帮你解释,那时候你就是我们家族的恩人了,封你为座上宾,给你很多钱……”

林戒嘁了一声,说:“我才不稀罕。还是少惹麻烦为好。”说完,转身就要走。

楚知倾急了,看着林戒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银牙一咬,冲着林戒打的背影大声喊:“老公,不要抛下人家。”

“老公”这二字让林戒浑身一颤,他心中像是有霹雳闪过。他看着楚知倾,脑海中像是掀起了狂风暴雨,将所有尘封的记忆击碎,碎片在脑海飘荡,最终汇集成了一个女孩,她有着和楚知倾一样的面孔,朱唇粉面,穿着厚重的衮服,长长的后摆倾撒身后,绣有一只凤凰绕身而飞。

她轻轻弯下腰,胳膊放在书桌上,衣袖滑落,露出一截白藕似的玉臂,纤细的手指撑住小脸,看着林戒微微入神,突然开口:“相公。”林戒惊的手一抖,手中的书差点没掉,他惊慌失措,头上一滴冷汗滑落,连声说:“公主殿下,这……这不可乱说……这……”

女孩笑了,恬静如画,她轻轻把脸凑近林戒,一时间,呼吸可闻,林戒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停止跳动。她轻启丹唇:“‘相公’这二字……是为何意?”

林戒屏着气,沉吟道:“一个……短可伴予朝朝暮暮,长愿同予生死相依的人吧……”

女孩起身,修长睫毛低垂,清澈如水的眸子看着面前这个大气也不敢出、将目光死死锁在书上的少年,说:“汝说,我会有一个相公吗?”

林戒也赶忙起身跪下,低着头,说:“会的,公主。您在等他,他亦在找你。”

……

“喂!你怎么这样啊,人家女孩子都那样说了,你竟然走神?”楚知倾刚刚叫完,羞的脸红到耳根,低着头不敢看林戒。但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林戒的反应,一抬头,发现林戒正在原地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知倾红着小脸跺了跺脚:“哼!男人都是这样!一个个开始追的时候说的比谁都好听,一遇到麻烦了,就抛下不管。你敢说,你买我不是图我身子?”

林戒的步伐一滞,转过身,看向楚知倾,满脸的认真:“你多虑了。我卖你单纯是因为你和她很像,我不想让别的男人玷污她,仅此而已。”

楚知倾一愣,她犹豫了一下,问:“你一直说的她,是那个公主吗?”

林戒点了点头,而后看着星空,无奈的叹了口气。

楚知倾的脑瓜灵光一闪,赶忙说:“你刚刚说你只想当个农民,不愿意再染上鲜血,难道你这辈子就打算这么过去吗?”

这一句把林戒问懵了,他疑惑的问:“那不这么过还能怎么过?”

楚知倾一脸正经:“你上辈子是个大将军,威风凛凛,以一敌百。虽然被恶人陷害,来到这个世界,但你就这样认命了?就这样每天混吃等死,窝窝囊囊过一辈子?你难道就不想再回到巅峰吗?你曾经可以征服那个世界,那你也可以征服这个世界啊!这是神赋所统治的世界,你虽然没有神赋,但你的修为,不就是最强的神赋吗?”

林戒嘴角抽了抽,显然不知道楚知倾在发什么疯。

楚知倾继续说:“你不是还想见到那个她吗?不是还想回到自己原本的王朝吗?这个世界排名前几十的神赋,可都是具有着逆天改命的能力,也许总有个神赋可以让你回去。”

话音未落,林戒的兴趣立马被吸引。确实,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仅限于这个村子,至于神赋,那也只是懂一些皮毛,真正强大的神赋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在自己原本那个世界,修为最高者,足以翻手覆海,运指移山,哪怕是穿越时空,也不过举手投足之间……

也许这个世界的至强者,也有这种能力。

楚知倾说完,看到林戒半天没说话,看来她是不可能说服他带自己出去了,她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又不可能,先要摆脱这种生活,只能期待自己家的集团能早点找到自己了。

但突然她感到头顶一阵温暖,她抬头,看着林戒把手放在自己的头上,轻轻的抚着,他说:“你很聪明,知道怎么吸引我。但太聪明的女孩子,会痛苦的……你说,我真的可以再回到原本的那个世界吗?”

楚知倾惊喜地抬头,说:“不去尝试就肯定没有可能。”

小说《封神从买女主开始》 第3章 从上辈子就这么强 试读结束。

封神从买女主开始推荐指数:★★★★★,看了封神从买女主开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封神从买女主开始这本书很有悬念,写的非常好。一烨清风挖得坑,基本都填上了。很喜欢这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