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大茶商辛夷传

时间:2020-10-03 09:11:34来源:试读吧

小说主角是辛夷江行远的小说叫做《大茶商辛夷传》,是作者解语创作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嵊州县地处江浙一带,是举国闻名的茶叶之乡,千百年来,盛产各种名茶,但凡数得出名的茶叶,几乎都能在...小说主角是辛夷江行远的小说叫做《大茶商辛夷传》,是作者解语创作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嵊州县地处江浙一带,是举国闻名的茶叶之乡,千百年来,盛产各种名茶,但凡数得出名的茶叶,几乎都能在...小说大茶商辛夷传,

大茶商辛夷传

《大茶商辛夷传》精彩章节推荐

嵊州县地处江浙一带,是举国闻名的茶叶之乡,千百年来,盛产各种名茶,但凡数得出名的茶叶,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在几十年前,甚至还有被朝廷选为贡茶的,那时候,街上随便找一个妇人乃至幼童,都能对茶叶如数家珍,可谓是风光无二。

可惜,十年前,负责向朝廷进贡茶叶的世家出了一些失误,招来朝廷不喜,被免了进贡的资格,从此再没有茶叶被选为贡茶,外销的茶叶也较以前少了将近一半,支柱产业的下滑,令嵊州县渐趋没落,不复昔日风光。

一样的茶铺,一样的茶园,却处处透着萧索之意,历任知县乃至绍兴知府,想尽办法,始终难有改变,只能眼睁睁看着杭州、金华、福州等地的一步步崛起,将嵊州抛离的越来越远。

没落……似乎成了注定的事!

隆庆十三年的冬天,比往年要冷许多,自入了腊月之后,就下起了一场又一场的鹅毛大雪,屋顶上结着厚厚一层雪,无数冰棱沿着屋檐垂下,偶尔大雪停歇,阳光穿过云层照在这些晶莹剔透的冰棱上,折射出七色霞光,成为冬日里少有的一抹彩色。

腊月二十五,又是被冬雪覆盖的一天,无数鹅毛大雪伴着冷冽刺骨的寒风从阴沉的天空飘落,覆盖着地上凌乱的脚印。

按理来说,这样的天气,人家应该躲在家中避寒,可城东一处私宅门口却是人头涌动,粗粗看去,竟有七八十人,一个个裹着厚棉衣,缩着双手,伸长了脑袋往紧闭的门口张望,偶尔有下人出来,皆一窝蜂的涌上去,七嘴八舌的问着,还有一些人,悄悄往下人手里塞铜钱;可惜,那些下人并不领情,冷着脸将他们斥了回去,但即使是这样,那些人还是围在门口,不肯离去,看这些人所穿的衣裳,皆是不错的衣料,有几个甚至披着狐毛披风,镶金戴玉,可见是有家底的人;也不知这宅子里住的是何方神圣,值得他们这样的顶风冒雪地等在外头,被人驱赶都不肯走。

赵四也是其中之一,他紧一紧身上的狐毛披风,呼了口寒气,他转一转伞,将伞面的积雪甩出去,期间不小心有些许落到了脖颈里,冻得他打了个哆嗦,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他瞅着伞外无休无止的飞雪,嘟囔道:“这鬼老天还要下到什么时候,想把人冻死不成。”

“你们这一个个围在这里做甚?”一个清脆若银铃的声音在赵四耳畔响起,他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少年执伞站在一旁,瞧着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眉目清秀若女子,披着一袭上好的银狐披风,墨发束得整整齐齐,以玉冠固定,透着一无言的贵气。

同样是狐毛披风,赵四那个颜色纷杂,有黄有黑;少年这件却是通体银白,无一丝杂色,高下立见。

赵四是个生意人,早就练出了一双看衣辩人的眼睛,当下不敢怠慢,客气地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在下姓石名立。”少年人露齿一笑,衬着身后的飞雪,竟让赵四看愣了神。

“兄台呢?”直至少年人问了数回,赵四方才回过神来,连忙道:“我姓赵,排行第四,大家都叫我赵四。”

想到自己竟然看一个男人看痴了,脸庞微红,好在他肤色黝黑,这点红也看不出。

“赵兄。”石立客气地称呼一声,问道:“怎得围了这么多人?”

一听这话,赵四顿时来得精神,道:“怎么,石老弟不清楚?”他倒是自来熟,这么一会儿功夫,已是一口一个老弟。

“不知。”见石立摇头,赵老四揽着他的肩膀热情地道:“来来来,听赵哥给你讲一讲。”

石立看着搭在肩上的手,眉头微微一皱,转瞬已是若无其事,微笑道:“赵兄请说。”

赵四朝紧闭着门的宅子努一努嘴,神秘兮兮地道:“住在这里面的,是刚从京城下来的监察御史,听说跟咱们知县大人有一个品阶。”

“听说过,监察御史专纠劾百司,辩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御史大人来此,想是巡视风纪刑狱。”说到这里,石立露出疑惑之色,“这与赵兄有何关系,难道赵兄也是这县中官员?那他们呢?”

赵四摆手道:“我哪有拿朝廷俸禄的本事,不过是一介茶商罢了,这些人也都是与我一般的茶商。”

“原来如此。”石立露出恍然之色,随即又疑惑地道:“茶商与监察御史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为何来此?”说着,他四下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这么多人,怕是嵊州大大小小的茶商都来了。”

“老弟有所不知。”赵四神色越发神秘,“这位大人除了监察御史之外,还有一个身份――”他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字道:“巡茶史。”

可莫要小看了这一片片的茶叶,乃是与盐一样,是朝廷管制之物,且因为茶可易马,在某些方面,竟是比那盐还要贵重,一应交易皆需茶引,若无茶引而私下交易者,一经发现,立刻抓起来。为此,朝廷设有专门的茶课司、茶仓、茶厂、批验所以及茶马司等机构。

另外,当今隆庆帝别无所好,也不爱贪享虚荣,唯一的爱好就是饮茶,每日必饮数盅,一日不饮,便觉得浑身难受。

巡茶史除了监督各地茶叶交易情况之外,就是替皇帝寻找好茶,以做为贡茶;昔年那户世家的茶能被选为贡茶,就是因为得到了一位巡茶史的青睐,将之带回京城献给皇帝,从而带来了多年的荣耀。

“上一次巡茶史来咱们这里,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如今好不容易又盼来了,自然得想办法拉点关系;要是运气好,看中了咱的茶叶,那可就发达了。”赵四眉飞色舞的说着,仿佛已经看来自己飞黄腾达的样子。

“这么多人挤在这里,乌压压一片,那位大人瞧见别说理会了,怕是连看都不愿看一眼。”石立的话犹如一盆当头浇下的冷水,将赵四浇得透心凉,瞬间没了刚才那份踌踟志满的样子,垮了脸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在这里等着,总不能闯进去吧。”

小说《大茶商辛夷传》 第1章 嵊州 试读结束。

《大茶商辛夷传》免费文案分享

那厢,赵四已是回过神来,心思飞转如轮,虽说石立骗了自己,但好歹见到了巡茶史大人,把这事跟他仔细说说,再卖卖惨,说不定巡茶史大人一心软,就搭上关系了;至于被石立骗去的那点银子,他根本不在意,小钱而已。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想到这里,赵四赶紧挤出两滴眼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白衣男子哭诉道:“小人被人所骗,求巡茶史大人为小人做主啊。”

白衣男子面色古怪地看着他,张口正要言语,却被旁边那黑衣男子抢先一步,“巡茶史,有人在你门口招摇撞骗你,你可不能不管。”

见有人帮着自己说话,赵四哭得越发利害,一边哭一边用眼角余光瞥着他心目中的巡茶史大人。

白衣男子诧异地望着旁边的黑衣男子,见后者面无表情,他暗自叹了口气,带着一丝无奈对赵四道:“你且先别哭了,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赵四等着就是这句话,赶紧抹了抹不多的眼泪,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哭诉道:“那小贼骗了我许多银子,还请巡茶史大人做主啊!”

“骗了多少?”

赵四在心里飞快盘算着,要是照实说,统共就十几二十两银子,巡茶史恐怕不会当回事,得往多了说,对,越多越好。

赵四暗自一咬牙,抬头道:“回大人的话,那小贼骗了小人足足两千两。”

“两千两?”白衣男子饶是有所准备,也被这个数额吓了一跳,打量了他一眼道:“你怎会随身这么多银票?”

黑衣男子在旁边冷声道:“看样子是打算来行贿的。”

“不是不是!”赵四慌忙摆手,行贿这种事情哪里都有,可都是暗中行事,谁也不敢放到明面上,一旦被扣实了,轻则充军抄家,重则掉脑袋。

“那是小人准备付田租的钱,不成想被小贼骗了去,这可是小人仅有的钱了,也不知这田租要怎么付了,呜呜……”赵四倒是个戏精,一边说一边呜咽哭了起来,好不伤心。

赵四哭了一会儿,又哽咽道:“也怪小人自己,若不是小人鬼迷心窍,相信他能在大人面前说上话,帮忙引荐一下,也不至于被骗得这么惨。”

“还知道反省,总算不是太蠢。”黑衣男子淡淡的嘲讽着。

被人当面骂蠢,赵四心里一阵窝火,但当着巡茶使的面不敢放肆,只能哭丧着脸道:“小人知错,可这并不是小人一人的想法,嵊州县大大小小七八十名茶商,皆盼着能见上巡茶使大人一面。”

黑衣男子扫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道:“贡茶要求极高,万里挑一,岂是你们这些小小茶商能够企及的,痴心妄想。”

哪来的毛头小子,那张嘴可真毒,要不是看巡茶使大人在,他早一耳刮子过去了!

赵四在心里恨恨地骂着,面上还得客客气气地道:“经此一事,小人也明白了,不敢再有妄想,只是这茶……好不容易采得的,扔了实在可惜。”他从怀里小心翼翼取出包装精致的茶罐子,不舍地摩挲着,半晌,他似想到了什么,满脸期待地道:“您尝尽天下名茶,最是清楚茶叶的好歹,小人斗胆,请您品尝,到时候给小人一些意见,好让小人改进,种出真正的好茶。”他怕对方答应,又赶紧道:“区区一罐茶叶,实在不算什么贵重的东西,更说不上行贿,还请巡茶使不要拒绝。”

白衣男子剑眉轻扬,似笑非笑地望着旁边的黑衣男子,“你若再不表露身份,这茶叶我可就收下了。”

赵四听得愣了一下,怎么听这话,那个一身黑的男人比巡茶使身份还要高上一些?话说回来,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

想到此处,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这位是?”

白衣男子唇角微弯,带着几分捉狭的笑容道:“这位才是朝廷派来的监察御史兼巡茶使楚孤城,我姓江,江行远。”

“啊!”赵四惊呼一声,嘴巴大大的张着,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法,模样极是可笑。

他刚才听到了什么?那黑衣裳的才是巡茶使?那他岂不是一直搞错了?可他先前明明听到黑衣男子称呼江行远为巡茶使,转眼怎么又反过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四捧着一团浆糊的脑袋,感觉晕乎乎的,像在做梦。

江行远看出他的心思,解释道:“之前是巡茶使与你玩笑,我与你一样,也只是个茶商。”

尽管还有些不明白,但身份无疑是明确了,赵四赶紧朝楚孤城连连作揖,惶恐地道:“小人眼拙,不识巡茶史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罢了。”楚孤城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令人打从心里发颤。

“多……多谢大人,那这茶……”赵四也算是个能言善道的主,可对着楚孤城,却是不知该怎么说话;也怪不得他,这位大人总板着一张脸,阴气沉沉,实在让人害怕。

楚孤城冰冷的目光在赵四脸上漫过,面无表情地道:“我从不收别人的东西,至于那个叫石立的,我会去查。”

赵四鼓起勇气,赔笑道:“就是一罐子茶叶,大人……”

“没听到我的话吗?”这一次楚孤城声音较刚才更加冰冷,眉目更是笼上了一层寒霜。

“是是是。”赵四被他盯得浑身直打哆嗦,捧着茶罐子的手说什么也不敢再伸出去了,这位大人实在太可怕了,他甚至怀疑自己若敢再提,那一位会直接拔了他的舌头。

看着赵四连滚带爬离去的身影,江行远笑着摇头,“又是一个被楚兄吓破胆的人,楚兄你以后真的得多笑笑了,否则怕是没人敢与你亲近了。”

“如此甚好。”楚孤城不以为然地说着,他本就是个孤傲冰冷的性子,不亲近最好。

“走吧,办正经事去。”这般说着,楚孤城又侧目对一旁的差吏道:“去查一查那个叫石立的人。”

江行远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掌,接住伞外凌空飞舞的雪,淡淡道:“不必白费力气,查不到的。”

小说《大茶商辛夷传》 第3章 巡茶史 试读结束。

大茶商辛夷传推荐指数:★,看了大茶商辛夷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大茶商辛夷传是我最喜欢的一部书,作者八里桃花文笔流畅,内容轻松写意,人物性格生动鲜明。真的特别喜欢,不信你也来读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