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时间:2020-10-03 09:09:50来源:试读吧

主角叫谢宁周显恩的小说是《嫁给残疾大将军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黑糖话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昨夜的风雪大得骇人,这会儿四周白茫茫一片。谢宁踩在雪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不多时,就见得她的陪嫁丫鬟云裳站在院门口。云裳一见谢宁...主角叫谢宁周显恩的小说是《嫁给残疾大将军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黑糖话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昨夜的风雪大得骇人,这会儿四周白茫茫一片。谢宁踩在雪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不多时,就见得她的陪嫁丫鬟云裳站在院门口。云裳一见谢宁...小说嫁给残疾大将军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精彩章节推荐

昨夜的风雪大得骇人,这会儿四周白茫茫一片。谢宁踩在雪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不多时,就见得她的陪嫁丫鬟云裳站在院门口。

云裳一见谢宁就急忙迎了过来,她一双眼肿得跟桃子一样。围着谢宁细细地打量,确认她无恙才没哭出声:“姑娘,还好您没事,昨夜可担心死奴婢了。”

饶是她这么个小丫鬟,也是知道周显恩的恶名的。她昨夜一闭眼就梦见自家姑娘被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给折磨着,直吓得她惊醒了三回。

“傻丫头,我能有什么事?好歹我也是他们周家三媒六娉迎进来的少夫人,不会苛待我的。”谢宁瞧着云裳脸蛋都冻得失了血色,眼下青黑。她心头又是宽慰又是怜惜,这高宅大院,好在还有云裳陪着她。

她瞧了瞧四周,又低声嘱咐云裳:“从今往后,咱们就得在周家过日子了。谢家尚且艰难,遑论周家?日后你说话行事需得小心些,莫让人寻到错处。”

云裳一向心直口快,不懂太多的弯弯绕绕。以前在谢家,她好歹是原配嫡女,就算郭氏再怎么将她当作眼中钉、肉中刺,也只能在小事上给她找些不痛快。可周家门第高,越是高门大户,内里的阴暗勾当就越多,想来一门上下的老爷女眷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周显恩多半也只会袖手旁观,凡事只能她们多谨慎些了。

云裳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奴婢记着了,姑娘。”

谢宁好笑地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刚刚还说记着,怎么称呼就忘改了?日后得唤我夫人。”

云裳笑道:“奴婢这回记住啦,夫人。”

谢宁又叮嘱了她几句,正巧接引的嬷嬷也来了。她便带着云裳规规矩矩地跟在那嬷嬷身后去了前厅。

周显恩的生母早逝,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父亲威远侯一直未曾续弦,可他也在两年前战死沙场了。如今周府当家的便是常老太君,谢宁此时要去拜见的也是她。

周府比谢府大得多,周显恩的院子又偏僻。她们这一路弯弯绕绕,转过几座楼阁才到了前厅。

一进门,就见得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妇人端坐在正中间的金丝楠木交椅上,她身子虽有些佝偻,面色却红润,瞧着精神矍铄。头上缠着盘金绣花眉勒,一脸富态。想来就是常老太君了。

左右一字排开是三三两两的华服妇人,身后并着几个年轻的姑娘,环肥燕瘦,各有千秋。谢宁只是余光扫了一眼,这些人她不识得,猜想应该是她的姑婶姊妹之流。打从谢宁一进门,这些人的目光就都投到了她身上。有善意的,也有等着看好戏的,还有的见她面色红润的,颇为惊讶的。

她们还以为谢宁会被周显恩打断手脚扔出去呢。

谢宁不知道她们心里的弯弯绕绕,只是接过嬷嬷递过来的茶,恭敬地向堂上的常老太君行礼:“孙媳问祖母安。”

常老太君笑着伸手虚扶了她一把,又接过了茶,问道:“新妇可住的惯?”

谢宁道:“劳烦您记挂了,一切都好。”

常老太君抿了口茶,将茶杯搁置在案上,又细细地打量起谢宁来。她生得柔弱,带了几分江南水乡女子的温婉。可那双眼偏生清冷了些,硬是让她脱了俗。她跪着也是腰身挺直,双手规矩地叠放在膝上。常老太君满意地点了点头,谢宁的父亲虽只是个四品官,教出的女儿却是将礼数端得周全。

“好孩子,地上也凉,赶紧起来吧。”常老太君作势要起身扶她起来,谢宁自然一边向老太君致谢,一边就自己起身了。

这厢谢宁还未站稳,就听得一道尖细的声音:“二嫂嫂生得可真好看,怕是要将我们一屋子的姑娘都比下去了。”

谢宁循声望去,就见得左侧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姑娘慵懒地站在一旁,头戴金钗,披着杏色褙子。瓜子脸,吊梢眼,双眉距宽,瞧着有些刻薄相。

谢宁对她多留心了一下,这个姑娘怕不是个好相与的。她这番话是明着夸,暗地挑事。果然旁边几个年轻的姑娘就向谢宁投来了打量的目光,看样子倒是颇为不屑。

“妹妹说笑了,你们都是正当好年华,各有风韵,任谁瞧着也心生欢喜,我自是比不得的。”谢宁柔柔一笑,放低了些姿态。

常老太君指着刚刚开口的姑娘跟谢宁道:“这是你二叔家的姑娘,排行老四,唤做玉容的。”

谢宁闻言向她颔首致意:“四妹妹安好。”

那四姑娘周玉容薄唇勾笑,涂着朱红丹蔻的手指抚了抚耳边的碎发,状似无辜地问道:“听闻二嫂嫂家中有位未出阁的姐姐,想来也定是个如嫂嫂一般的妙人。”

她此话一出,大堂内的气氛瞬间微妙了起来。像是被揭开了一层遮羞布,众人望向谢宁的目光又多了几分幸灾乐祸,更是有沉不住气的姑娘拿帕子掩嘴轻笑了起来。周家人都知道是她这个姐姐替了妹妹谢楚嫁过来。这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会儿被周玉容提起来,更是显得难堪。

谢宁压着心中的不悦,面上还是笑道:“我并无姐姐,倒是有个妹妹,生得好模样。四妹妹得闲了也可去谢府做客,倒可同我那妹妹结交一番。”

见她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周玉容倒是有些意外。她正要反唇相讥一番,就听得常老太君出来打圆场了:“这倒是个好事,我们家这些丫头啊,个个野惯了,不大懂礼数。你们谢家是书香门第,行事做派自然是守礼。两家人多来往,也是好的。”

常老太君乐呵呵地笑着,面上还是一派慈爱。

周玉容也顺着话茬接上了:“祖母说的是,我们是该多学学二嫂嫂家的门风。”她掩嘴笑了笑,故意咬重了“门风”二字。

谢宁没有接茬了,只是站在那儿颔首低眉,抿唇笑了笑。在周家没人给她撑腰,这些小事,她只能忍忍了。

旁边一群妇人暗自摇头,见谢宁像是没听懂,还在那儿傻笑,心道原来是个没脑子的软柿子。

常老太君倒是满意地笑了笑,性子软些正合了她的意。她拉过谢宁的手,慈爱地道:“你是二郎的夫人,更是咱们侯府的长房媳妇,今后只管将这里当作自己家,有何事便来同老身说道。”

谢宁福了福身,心中虽无波澜,面上还是受宠若惊地道:“谢祖母垂怜。”

她刚刚起身站定,席末坐着的一个身材发福,面如圆盘的妇人抬起帕子挡在了嘴前,阴阳怪气地道:“哎哟喂,今日奉茶,怎得只见二侄媳妇儿一个人?”

说罢,她就笑了起来,一双豆豆眼就被埋在肉里。见谢宁不说话,那妇人又不依不饶地道:“莫不是小两口闹矛盾了?依我说,显恩他就算身子有些缺陷,你也不能因此同他置气啊。”

谢宁看了看位置,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应该是五房的夫人,按辈分,是她的五婶婶。

虽不知五夫人出言讽刺自己的缘由,她还是状似恭敬地听训,等五夫人说完,她才道:”五婶婶说的极是,夫妻本是一体,自然应当相敬如宾。夫君他原也是要来的,只是这一路多是门槛、石阶,谢宁实在不忍夫君劳累,这才好说歹说,劝他打消了念头。”

她的声音本有些清越,此时笑着一口一个“夫君”,反而透着甜软,面上更是小女儿家新婚的娇羞。这副模样,看得五夫人罗氏直想翻白眼,没看出来这小蹄子脸皮可真够厚的。

那个冷心冷肺的周显恩会对旁人上心?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可谢宁说得信誓旦旦地,她就算知道这是胡诌的,也只能皮笑肉不笑地道:“二侄媳妇儿不愧是清流人家来的,果真知书达理。”

姑娘们都退下了,独留几房夫人和常老太君,简单地跟她们寒暄一番后,谢宁便陪着一道用午膳。席间,周家那些妇人免不得又要给谢宁找些闲气受。好不容易熬到退席,她恭敬地向常老太君和几位婶婶、妯娌告了辞,这才领着云裳回自己院子。

院子里有个喜怒无常的周大将军,院子外又是一群笑里藏刀的亲戚,谢宁抚了抚额,颇有些头疼。不过比起和那些人假意周旋,她倒宁愿回去面对冷言冷语的周显恩。

一路上,她倒是神色如常,旁边的云裳却瘪了瘪嘴:“夫人,周家这群人怎么如此做派?咱们又没招惹她们,一个个话说夹枪带棒的。”

她就算再笨,也看得出周家这群人明里暗里在挑谢宁的刺。

谢宁无奈地摇了摇头:“后宅一向是如此,不知何时就会惹了是非。而有的人,纯粹是想看热闹、逗闷子。左右他们也是簪缨世家,明面上总不至于做的太过。日后,咱们能躲就躲着些吧,也少惹些事。”

云裳想了想,道:“夫人,奴婢瞧着那位老太君倒是慈眉善目的,要是这群人再来找麻烦,不如就去找她主持公道。”

听着云裳的话,谢宁但笑不语。那位常老太君说的也只是些漂亮的场面话,听听也就罢了。周府好歹也是世代勋贵,她只是个四品官家的女儿。身为原配嫡女还被父亲拿来顶替继室的女儿出嫁。她在谢家的地位就不言而喻了。自古儿女婚嫁都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勋爵人家,更是看中出身。一个不受宠的嫡女,于他们而言,自然入不了眼。

她伸手撩开了拱门处垂下了珠帘,忽地凝了凝眉。她刚刚坐席时就觉得哪儿不太对劲。原先常老太君定下的是谢楚,按理说,谢楚是继室所生,身份是配不上周显恩的。却选定了她做周显恩的妻。还有周家人明显排挤她的态度,也着实怪异。

谢宁正在细细思索着,路过庭院假山时就听得几个年轻女子的谈笑声。她匆匆一瞥,就见得两个妙龄少女在不远处的凉亭里温酒闲谈。

因着假山和雪松遮挡了视线,所以她们并没有发现谢宁在附近。其中一个坐姿慵懒的正是今日堂上故意刁难谢宁的四姑娘周玉容。

而周玉容对面坐着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姑娘,她穿着湖蓝色窄袖长袄,外套翠色比甲。生得中等姿色,下巴略微圆润,一笑起来面颊就是两个讨喜的梨涡。应当是五房家的七姑娘,周熹容。

谢宁无意偷听别人说话,抬脚正要走,就听得周熹容担忧地道:“四姐姐,你今日这般呛二嫂嫂,若是叫二哥哥知道了,总归是不好的。”

周玉容不屑地轻笑了一声:“就她那个软柿子,肯定是打碎了牙也往肚子里咽,哪敢去找周显恩告状?而且你也太高估她了,怕是她都没听出来我们在笑话她。”

周玉容素手轻捻着杯盏,一面笑,一面吃酒。旁边的丫鬟也跟着笑了笑:“奴婢瞧着也是,那新夫人不是傻笑,就是连声说‘是是是’的。”

听着她们毫不掩饰的笑,假山后的云裳气得柳眉倒竖,好歹也是高门大户的姑娘,竟在背后这样编排人。她当即就忍不住要冲出去同她们理论一番。

谢宁拽住了她的袖子,冲她摇了摇头。云裳皱着眉头,气愤地看了看笑得正欢的几个人。可谢宁拽着不让她出去,她只好噘着嘴生闷气。

谢宁面上虽不显露,心中也难免气闷。只是她在谢家时,生母早逝,父亲寡情。她这些年也没少受过郭氏的闲气,早就学会了压着自己的性子。这会儿她冲出去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也许是解气了,可她刚进门就同小姑子们拌嘴,传出去也是对她的名声不好。

她拽着云裳便要走了,她可没那个度量继续听这些人在背后编排自己。她刚刚要走出假山就听得周玉容继续道:“提到她,我倒是还听说了个趣事儿。似乎昨日夜里他们都没圆房,夜里有个丫鬟送膳去,亲眼见着那个谢宁在软榻上铺了被褥。想想她也挺可怜的,嫁给这么个残废不说,人家还瞧不上她。亏得她还一口一个夫君,假意恩爱。我要是她,早就一头撞死了。”

她说着没忍住掩嘴笑了起来,满是幸灾乐祸的意味。她倒是不怕被周显恩听到,自从他伤重后,一年四季都不出院子半步的。被别人听到也无妨,反正大家都在等他断气。

旁边的周熹容只是笑笑,也没有多言。她娘五夫人惯是个喜欢捧高踩低的,她却不一样,她一向是个圆滑的性子。

她们五房不得势,不像周玉容,她是二房嫡女。周家大房的人几乎全没了,就剩下个断了腿的周显恩。如今周家最春风得意的自然就是二房,所以周玉容行事做派都傲气十足。

周玉容的丫鬟是个胆大的,她抢着奉承:“姑娘,也指不定那个残废是有那心,也无那力啊。”

此话一出,周熹容顿时面上微红,拿起帕子挡了挡脸。这话里的含义,可真是让她们这些闺阁女子臊得慌。

周玉容倒是噗呲笑出了声,直笑得弯了腰。她指着那丫鬟夸道:“你倒是聪明,回去赏你。”

想起周显恩瘫在轮椅上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得意。以前他总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可那又如何,现在还不是个任人摆布的残废?

周玉容酒劲上来了,说话也口无遮拦:“这腿都断了,也不知何时断气。”

她眯了眯,刻薄的脸上更显出了几分凶狠。可惜那个残废在床上躺了快两年了,就是不死。他一日不死,她心头就怨气难消。

周熹容见周玉容越说越没了分寸,赶忙要转移话头,只是她才张了嘴,就听得一道清越的声音突兀地响起:“二位妹妹好雅致啊。”

听到来人的声音,周玉容和周熹容几乎同时眼皮一跳,杯中的酒都差点洒出来一些。她二人齐齐回头,就见得假山处款步走出来一人。

雪松被压低了枝头,谢宁就站在那儿冲她们莞尔一笑。

小说《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第5章 奉茶 试读结束。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免费文案分享

“磨蹭什么,还不过来?”周显恩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叩着床板,声音倒是没有不耐。

谢宁用力地攥紧了衣摆,喉头微动,终是不再迟疑走了过去。

光线昏暗,只有窗外洒进些许清冷的月光。她刚刚走到床榻旁,手腕便被人猝不及防地握住,冰凉的触感让她下意识地低呼出声,那只手用力一拽,她整个人就仰面栽到了床榻上。

背靠的是柔软的丝衾,长发如泼墨般散开。她呼吸急促地望着靠坐在她身旁的男人。饶是隔得如此近,也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唯有暗夜中的那双眼,涌动着侵略的光芒。

周显恩俯下身子,一只手撑在她的脖颈旁,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墨发垂落撩动着她的耳垂,有些痒痒地。他迟迟没有动作,只是盯着她瞧了半晌。

谢宁和他四目相对僵持了一会儿,在他这样审视的目光下忽地有些害怕了。

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子挨得这般近,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男子的力道。只要他想,她是绝不可能挣脱的。

周显恩饶有趣味地伸出了手,温凉的手指顺着她的面颊滑过,直到她纤细的脖颈才停下。指尖轻点,绕着她的锁骨打转。只是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就惹得她浑身颤栗。

他的手指滑过的地方,滚烫灼热。可他的眼神却是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周显恩唇角勾笑,缓缓俯下身子靠近了她的脖颈,湿热的气息就扑在她的耳畔。他没有再动作,只是嗅到了一缕女子身上若有若无的幽香。

谢宁闭紧了双眼,身子僵硬着,只有双手死死地攥住丝衾。眼泪无声地滑落,打湿了鬓发。她像个木头一般不敢动分毫,预想中的触碰却并没有到来。

噗呲一声,周显恩的笑声就不可遏止地响在她的耳畔。她无措地睁开了眼,波光粼粼中隐约见得一个笑得浑身颤抖的人影。

那笑声让她面上似火烧一般,有窘迫也有羞愤。周显恩竟在笑,在新婚之夜要同她和离也便罢了,却还要在这种时候笑她。饶是她性子再温和,这会儿也有些气恼了。她皱了皱眉尖儿,别过眼不去看他。

“你摆出这副神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上刑场了。”周显恩睨眼瞧着她,或者说是盯着她的脖颈。

她的脖颈纤细透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豆腐,仿佛只要他轻轻一握就会粉碎。他止住了笑,桎梏着谢宁的双手倏然松开。

“无趣。”他说完整个人就往一旁倒去,像是翻了个身,面朝着墙。他也不管谢宁,就扯着丝衾往身上一盖,不再言语了。

谢宁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身边的人呼吸渐渐平稳,她才找回了意识。周显恩睡着后,压在她身上的威压才消散了。她摸了摸额头,全是冷汗,没想到周显恩就这样放过她了。

可无论如何,周显恩能让她留下来便是最好的结果了。她慢慢往床沿挪了挪,夜里有些凉,她伸手摸了摸丝衾,试探地轻轻拉了一下就放弃了。这丝衾也不算宽,而且她怕会吵醒他,只得拢了拢衣衫,将身子蜷缩起来。

软榻又挤又窄,这会儿躺到了宽敞柔软的床榻上,没多久她便沉沉地睡了过去。只是她睡后,里侧的周显恩倏然睁开了眼。他转了个身,瞧着离他远远的谢宁。

她正蜷缩着身子发抖,露在月色下的脖颈白皙娇嫩。双臂环抱着自己,露在寒夜中的双足动了动。看得出来她很冷,似乎做了什么不好的梦,眉尖紧蹙。

他半坐起来,长发就披散在身后。旁边躺着的人缩了缩身子,还冷得呼吸都加重了。他脸上浮现几分不耐烦的神色,随意地往后抬了抬手,一道微风被带起,丝衾就尽数盖在了谢宁身上。因为动作太粗鲁,还遮住了她的半边脸,惹得她皱了皱眉头。

他偏过头看着还在熟睡的谢宁,她像小猫一样缩着,还无意识地用手扒拉了一下盖过鼻尖的丝衾。

他扯着嘴角嘲讽地笑了一声,自己似乎高估她了,她也许真的就是个傻的,冻成这样了还不知道扯被子盖上。

院墙外敲梆子的声音,咚咚地传来。夜已深,他也便合衣躺下了。丝衾不算宽,还被谢宁全压在身下了。他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直接伸手毫不留情地扯了过来。丝衾被扯过来的同时,他身子忽地一僵,后背一阵温软,谢宁也被带了过来。

他最忌讳旁人轻易的触碰,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可身后的人却没有任何动作了。意识到她是无意中做出的举动,眼中的不悦才消散了几分。他转过身将谢宁往旁边推了推,直到两人重新隔了一小段距离,他才翻身继续休息。

月凉如水,映在地上如霜雪一般。

第二日谢宁醒来时,猝不及防就对上了一双冰冷的眼。她吓得身子一僵,登时就坐了起来,柔软的丝衾滑落到她的腰间。

周显恩也坐了起来,白衣的里衣敞开了些,露出白皙健硕的胸膛。他漫不经心地开口:“我要起身了,你让开。”

这是她第一次醒来,身边躺着别人,尤其还是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她颇有些尴尬地别过了眼,随后便穿鞋退到了床榻旁。

他的双手撑在床榻上,一点一点地往床沿挪动着。谢宁伸手帮他取下了挂在床头的衣袍。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衣袍,他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不悦。可他还是接过了,利落地穿着。谢宁看出他似乎有些不大高兴,可又不知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日后,你就睡那张榻上去。”他连眼皮都没有掀起,语气也是漫不经心。

谢宁微张了嘴,有些讶然。不过她并没有失落,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周显恩这话便是同意她留下来了,只要不是在新婚之期同她和离,分席而睡又算得什么事?她点了点头:“嗯,我记着了。”

他没理她了,自顾地将衣袍穿好,动作十分娴熟。

“夫……”谢宁本想唤他一声夫君,可转念一想,他好像挺讨厌自己的,多半也不想听她叫的如此亲昵。她便改了个说法,“将军,早膳要去吩咐一下么?”

周显恩系衣带的手一顿,因为低着头,长发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神色,片刻后才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

床尾摆着他的轮椅,谢宁想去扶他一下。可她刚刚伸出手,他就握住了她的手腕,微挑的眼带了几分凉薄,嘲讽地看着她:“我还没有残废到要你帮我。”

他说罢,就拂开了她的手,别过脸不再看她。只是往床尾挪了挪,双手握住了椅背,手背上青筋暴鼓,借力就将身子稳稳地放了上去。他用手摆正了双腿的位置,就轻车熟驾地推着轮椅往前走了。

见他去梳洗了,谢宁也便坐到了铜镜前,披散的长发分在身侧,她执着檀木梳细致地梳理着。看着镜子里有些苍白的脸,她弯了弯唇,眼前就映出一个面带笑意的女子。她盯着铜镜里的自己看了半晌,复又抬手梳着头发。

能活着便是好的,不自苦,旁人便苦不着自己。

梳洗过后,她又去传了早膳。周显恩身子不方便,又不让人近身伺候,这为他料理日常琐事的担子自然就落在了她这个新夫人身上。下人送来早膳时,他还在隔间的书房。

谢宁犹豫了几番还是轻声开口:“将军,过会儿该用早膳了。”见他似乎毫无动作,她又耐心地道,“将军若是想看书,可用膳后再看。一日三食,还是应当……”

一道不耐的声音打断了她:“啰嗦。”像是书册被重重放在了桌上。紧接着就是轮椅碾过的声音,屏风后,周显恩神色恹恹地出来了。

最先映入视线的还是他那一双沉寂如寒潭的眼。他的五官极具侵略性,却因为病态而柔和了些。昨日夜里烛火幽微,谢宁未曾将他瞧个真切。此时曦光映在他身上,倒是有几分恍如谪仙。寻常男子生得这样白,通常会让人觉得多了几分阴柔之相。可生在他身上,则如冷月出山,变成了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谢宁垂了垂眼帘,遮住了似水的眸光,她的声音温软:“将军,还请早些用膳,谢宁得去前厅奉茶了。”这是她嫁进周家的第二日,按理是要早起去奉茶的。

周显恩对她的话恍若未闻,只是停在桌案旁,自顾地执着银筷用膳。谢宁眼中划过一丝落寞,还是被她妥帖地收好了。新妇进门,没有夫君陪着奉茶,是要遭人笑话。可周显恩似乎只当她是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她摒去那一丝落寞,她来来回回将昨夜的事想了一遍,她嫁进周家这件事,周显恩似乎并不知情。算起来,这场婚事他也是被骗了,她自然也不能将这些强加在他身上。若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命该如此了。她再抬眸时,眼中已然没有半分波澜。她对着他颔首浅浅一笑,便款步出门了。

屋内的周显恩端起甜汤,抿了一口,淡漠地看着谢宁的背影,连抬眸时都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他倒是想看看,她今日去见识了那群周家人,还能在这里待多久。

她瞧着弱不禁风的,怕是他抬抬手,就要吓哭了。周家这滩浑水,不是她这样柔弱的女子蹚得起的。他放下碗筷,磕在桌上发出轻微的响声。低垂着眼睑,神色莫明。

走了,也好。

小说《嫁给残疾大将军后》 第4章 同床 试读结束。

嫁给残疾大将军后推荐指数:★★★★★,看了嫁给残疾大将军后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嫁给残疾大将军后很好看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很温馨很搞笑 赞赞的,加油^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