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

时间:2020-10-03 09:05:35来源:试读吧

独家小说《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是阳谷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明音薛九卿,书中主要讲述了:薛九卿深知,这人的年纪绝不可能是当年的沐王,一时摸不清她的心思,便沉声问道:“这人是谁?”顾明音走近几步,看着榻上身...独家小说《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是阳谷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明音薛九卿,书中主要讲述了:薛九卿深知,这人的年纪绝不可能是当年的沐王,一时摸不清她的心思,便沉声问道:“这人是谁?”顾明音走近几步,看着榻上身...小说毒后归来:侯爷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精彩章节推荐

薛九卿深知,这人的年纪绝不可能是当年的沐王,一时摸不清她的心思,便沉声问道:“这人是谁?”

顾明音走近几步,看着榻上身形瘦削的男子,颇为心疼,她慢慢上前,坐在床榻旁,抬手轻柔地抚上那人散乱的发,轻叹了口气,才道:“世子,你是不是以为这里会关着沐王?”

见薛九卿默然不语,她便自说自话道:“当年玉林山之战中,沐王就被明帝的人诛杀了,只是,他担心,若是此事传扬出去,残害兄弟的名声会有损他帝王仁德的威名,便将此事瞒了下来,只说未寻到沐王的下落,并将祸水东引,趁机除了苏家。”

薛九卿蹙了蹙眉:“这人又是谁?”

顾明音低头,目光看着身侧的人,神情极为温柔:“这是容衍。”

“容衍?”薛九卿低喃着,容姓是皇族姓氏,可明帝的子嗣中,并没有这个名字,他认真思忖半晌,这才想起,当年沐王曾有过一个儿子,就是取名容衍,生于沐王起兵当年,不过,后有传闻,说那孩子刚刚足月,便被他母亲抱着投了湖,双双溺毙了。

看年纪,距今十五年过去了,倒是符合,莫不是当年沐王担心造反事败,有意编造了这个孩子死去的消息,给自己留下点血脉?

他狐疑地问道:“这是沐王的儿子?”

顾明音点点头:“他于襁褓之中就被人下了沉醉之毒,每月十五,便会毒发,宛如烈火焚心,疼痛难耐,熬过十日,便会如现在一般,昏睡上几日,醒来难得舒坦几天,便又会迎来下个十五,这么多年,可谓生不如死。当年,沐王爷之所以下了决心,起兵造反,就是发现了容衍中了剧毒,这毒来自他脖间明帝赏赐的金锁。”

沐王与明帝之间的皇位争夺,薛九卿了解一二,可对苏家,却一直带着惋惜之情,觉着苏钰败于功高盖主,也输在小人的嫉恨,但能收养沐王的儿子,证明他确实与沐王有些联系,心里有了几分猜测,便道:“苏家并不无辜!当年,沐王造反,苏钰确实参与了吧。”

“苏家军曾驻守永宁,与外敌对抗焦灼半年之久,朝中有人暗中克扣粮草,断了战场的供应,亏沐王爷向先帝禁言,并亲自押送粮草,解了困局,让两人相见恨晚,成了知己。后来,沐王造反,苏家虽没有直接派兵参与,但到底在暗中起了穿针引线的作用,成了沐王可借的东风。”顾明音将脑中关于苏家的事情,毫无保留地娓娓道来,不觉有些感伤,苏家人世代忠烈,待人赤诚,信服沐王,便将命都交给了他,死又何惧?

薛九卿敛眸:“容衍是沐王托付给苏家的?”

“对,他那时年幼,又中了毒,沐王日日被监视,不方便带着个孩子,便请苏家帮忙照看,并寻找沉醉之毒的解药。可惜,不到一年,苏家就倒了,这些年,他便一直藏在苏家老宅之中。这井中的水,皆是缓解毒素的药草,一来能让他舒服点,二来也便于藏身。”

顾明音看着眼前昏迷的容衍,思绪不由飘到前世,那时,她以废后之身,行谋逆之事,急需找个人来扶持,以待来日承袭昭帝的皇位,直到知晓了容衍的身份,便四处搜寻解药,想帮他解毒,扶持为帝,但还是晚了一步。

容衍虽然身体虚弱,难以习武,但却博览群书,极为聪慧,尤其谋略了得,工于心计,他藏在暗处,帮她出谋划策,多番筹谋,一步步走来,费了不少心思。

后来,与昭帝的争斗渐渐焦灼,容衍进言,兵行险着,打开城门,将叛军放进来,未免昭帝发现,他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借助沐王遗孤的身份,亲自引开探子的注意,被人当场诛杀,死在了城门之外。此生,她绝不会再让容衍枉死。

薛九卿静静地看着,越发觉着不太对劲,她不仅对苏家和沐王的事情知晓的如此清楚,而且,听她言语间,满满的都是对陛下的不敬,不由疑惑,征西将军顾林向来愚忠,为人又刚正忠烈,定然不会与沐王有联系,这丫头怎么会如此离经叛道?又与苏家和沐王有什么联系?看来,有必要好好找人探查一番了。

他越发好奇她的目的,竟然将如此隐秘的事情,就这么轻易地告诉了他,便沉声问道:“你告诉我这些,为了什么?”

“我想救他。”聊了这么久,顾明音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沉醉之毒,我知道解毒之法,但需一味药引。世子,你可以帮我。”

“何物?”

“乌芥。”

薛九卿一愣,蓦地笑道:“小丫头,敢情你跟我说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要我手中的乌芥!”

目光一冷,声音也沉了下来:“你可知乌芥对薛家的意义?”

乌芥乃是渊北圣物,长于毒物环绕的玉明山,可解百毒,两百年得结一株,极为珍贵,再加上山中云雾缭绕,十分难采。

多年前,薛九卿的曾祖父曾生过一场大病,被人下了毒,遍寻名医皆是无果,后来,薛家当年的家主,薛九卿的祖父薛承便带领暗卫偷偷去了玉明山,想要采摘乌芥。

山上毒物很多,回来时,他满身是伤,一人而归,带去的暗卫无一生还,自己也是奄奄一息,但还是晚了一步,药还没用上,薛九卿的曾祖便毒发而亡,薛承也不过一月,就含恨而终。

而这株乌芥,从此便被供奉到薛家祠堂,没了用武之地。

前世,顾明音为容昭寻找解药,偶然得知乌芥可解此毒,去了玉明山,却发现乌芥已经被人采去,又查了许久,才得知在薛家藏有一株。

可去寻时,才发现已经被薛家家主捣碎,做成补药,做了太后的寿礼,承入了宫。

“世子,乌芥关乎了薛家两位家主的性命,我自然知道其中的珍贵,不然也不会拿容衍的身世作为我求药的诚意。”顾明音说着,起身冲薛九卿恭敬一拜:“求您看在沐王以及苏家的面上,赐给我药,救容衍一命。”

小说《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 第十三章求取乌芥 试读结束。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免费文案分享

数九寒天,雪花漫天卷地的飘落下来,去往渊北的道路也被笼罩在白茫茫的纱幕之中。

顾明音撩开车帘,看车外银装素裹、入目皆白,伸手接了几片雪花,刺骨的凉风趁机钻入车内,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从临川启程后,不过一月,就碰上了这样的大雪,看来要耽搁些时日了。

“找个地方歇歇吧,待雪住了再走。”

穿着厚重棉袄的车夫回过头,劝道:“小姐,这雪一时半会儿不会停,咱们的车轮上系着铁索,不碍事的,不如趁着天色尚早,多行几里。”

车外,几个骑马的随从不断勒着马,小心翼翼跟着,唯恐马儿脚下打滑,摔了下去,她摇摇头:“不用了,雪大了,再多等几日就是了,不急。”

马背上的几人脸上带着感激的笑,俯下身子恭敬地回道:“谢谢小姐体谅。”

“没事,一路奔波劳碌,多仰仗诸位了。好在此处距离渊京不远,就算耽搁些日子也无妨。”顾明音慢条斯理的解释着,又同他们客套了几句,远远便见不远处丛林环抱之中有一庙宇跃然眼前。

车夫将车在山脚停下,忙撑起油纸伞递了过来,边道:“小姐,这方圆几里都是深林,没有人家,只有这间寺庙,不如咱们就在此歇息一日吧。”

顾明音踩着杌子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看高高的石阶,此处距离官道很近,但却少有人停留,只怕这寺庙中也是人烟稀少。这样也正好落得清闲,况且她前世礼佛多年,得了机缘重活一世,也该到寺中还愿。便接过油纸伞,踩着石阶,慢慢向山上爬去。

寂静的白日,埋葬在白茫茫的雪中,越发清幽,只听见脚踩在雪上的吱吱声。

走了一炷香时间,终于到了山顶,来到庙门前。

这寺庙并不小,但年久失修,大殿檐角的朱漆已经脱落,露出斑驳的青灰,就连杏黄色的墙壁也有不少破损,但还好胜在整洁,耳边响起的诵经声,也为这座寺庙增加了几分禅意。

车夫刚要敲门,却被顾明音拦下,祈求留宿自然要她亲自来才有诚意。她走近几步,站在朱红色的木门外,抬手敲了敲。

“叩叩叩……”

门开了一道细缝,一个小沙弥从门内露出个脑袋,满脸好奇:“你们是?”

顾明音双手合十,行了个礼,脸上挂着善意地笑:“阿弥陀佛,小师傅,打扰佛门清净,实属抱歉,我们几人路上遇到大雪,想在此避避雪,不知可否应允?”

这寺里很少有人来,每次来的都是些避难的商客,对佛祖没有一点儿敬意,吃饱喝足连声谢谢都没有,更别提香油钱了,他并不想招待这些人,但想着方丈常教导要以慈悲为怀,再加上眼前这女子姿容清秀脱俗,又满脸和善,跟菩萨一样好看,不像是坏人,他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大门,合十行了礼:“阿弥陀佛,几位施主里面请。”

顾明音道了声谢才撑伞而入。

寺中,种着几株苍松古木,落了不少雪,却别有一番韵致。

正堂,一尊巨大的佛像坐落在正中央,几个和尚穿着单薄的袈裟正盘腿打坐,丝毫没有被门外的声响惊扰。一声声木鱼伴着清新的梵音,让人心中不觉肃然。

顾明音命几人在殿外等候,抬脚走入,恭敬地跪在殿前蒲团上叩了个头,闭目诵了一段往生经,而后又重重地叩首,心怀感激地在心底默念几句。

身后的小沙弥见她虔诚的模样,庆幸让他们进来了,看她诵经如此熟练,一看就是一心信佛之人,佛法无边,芸芸众生之中遇到同道,也算缘分。

眼见她从殿中出来,便笑着应了过去,领着绕过前院,穿过佛堂,到了留宿的厢房。

四合的院子,错落着几排房子,环境极为清幽。

小沙弥将几位随从安排了住处后,才领着她来到最后一个院子:“施主,前面一排里还有其他的留宿的客人,您最好还是在这院中行动就好,不要惹了麻烦。”

顾明音知道他顾虑自己女子身份,担心影响她的声誉,便感激地笑了笑:“谨遵小师傅的教诲。”

刚刚住下,就有僧人送来了斋饭和热水,招待的极为周到。

她用了斋饭后,洗了个热水澡,便躺在榻上,闭目养神。

恍惚间,听见有嘈杂的脚步声传来,她猛然惊醒,理好衣衫,起身前去查看。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但雪仍在下着。

她谨慎地走近,竖着耳朵细细听去,声音是从前面院子中传来的。她灵巧地跳上院中高大的松木,攀着繁茂地枝丫,小心翼翼飞到了前面的院子。

院中,几人坐在屋廊下拿着酒杯喝着酒,口中随意地聊着天,

一人满脸横肉,带着惋惜之色:“你们说,咱们把这丫头卖到哪里?听说还是渊京妓坊的卖价最高。”

旁边一人猛地拍了下他的脑袋:“不要命了,看这丫头,可是渊京大户人家的女子,你还敢卖到那儿,若是被人发现,小心你的脑袋。”

那人忙回道:“我就是说说罢了,咱们好不容易出了城,哪能再进去。”

另有一人面色沉沉,猛地喝了口酒:“要我说,咱们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卖到南边,听说南边有不少南越人,卖到别国,看他们还能不能找到。”

几人连连附和:“我看行,看那丫头长相不凡,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

佛门重地,竟然有人借着留宿的名义做起这种丧尽天良的营生,顾明音藏在树上,低头看着下面几人,只觉可恨,听他们的意思,应该是在渊京抓了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脑中忽然想起一人来,前世,她当皇后那会儿,跟着晋平王府墨家走的很近,墨家的夫人年纪不大,却整日精神恍惚,后来她找人打听过,说是墨家嫡小姐跟着府中众人去庙中上香时,被人劫走,一直下落不明,顾着府里其他公子、小姐的名声,不好明着找,只能暗中探查,多年来,却一直无果。

难不成,这么巧让她碰上,想想时间倒也切合,她敛眸,想了想,管她是不是呢,先救了再说。

小说《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 第三章路见不平 试读结束。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推荐指数:★,看了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感觉作者用爱发电可以写得让人很有感触,同时这故事情节条理清楚,有点接近生活,还很有节奏感,是一本不错的玄幻科幻类小说,就是希望更新可以快一点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