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重生媳妇有点坏

时间:2020-10-03 09:04:43来源:试读吧

独家小说《重生媳妇有点坏》是祁子寒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文清浅纪笠,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的哭声更大了,或许是不知道有这样的男人好还是没有男人好。“孩子下学期的学费是多少?”文清浅问道。“五块……”女人抽噎着,始终没...独家小说《重生媳妇有点坏》是祁子寒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文清浅纪笠,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的哭声更大了,或许是不知道有这样的男人好还是没有男人好。“孩子下学期的学费是多少?”文清浅问道。“五块……”女人抽噎着,始终没...小说重生媳妇有点坏

重生媳妇有点坏

《重生媳妇有点坏》精彩章节推荐

女人的哭声更大了,或许是不知道有这样的男人好还是没有男人好。

“孩子下学期的学费是多少?”文清浅问道。

“五块……”女人抽噎着,始终没抬头。

“我这儿正好有五块,你拿着。”她将钱塞给了女人,在她粗糙的手背上拍了拍,说道:“带孩子先回娘家躲躲,没人疼,就自己疼自己,千万别想不开,不为别的,多想想孩子。”

女人抽噎着看着文清浅,说道:“谢谢……要是有机会,我一定回报你们的大恩大德……”

赵旭涛和文清浅离开了胡家村,文清浅想着那女人的可怜样,心里一阵阵发酸,幸福总是相似的,而不幸却总是各不相同,想想自己和纪笠,虽然没什么感情,但至少不会拳脚相向。

“这女人看着真眼熟,就是想不起来是谁,刚才问问名字好了。”赵旭涛的话打断了她的回忆。

“你呀,就是看谁都自来熟。”文清浅说完,又叹了一声:“看来给纪笠买围脖是不可能了,这两盒糕点正好送给我哥,我呀,真是两袖清风了……”

“你是真大方,还和以前一样善良。”赵旭涛侧过脸看了文清浅一眼,在四目相接之时又慌忙错开,文清浅似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感情。

……

林边第一监狱,会亲室。

文清浅见到文河汉的一瞬间,脑子像是过电一般,细碎的童年和少年记忆忽然连接了起来,所有的情感堵在喉咙里,压得她眼泪汪汪地。

本体一定是对哥哥感情很深,才会有这样的反应吧,受此影响,她看到文河汉的瞬间,也感觉非常亲近。

“哥。”文清浅看着这个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神似的青年男子,由衷地喊了一句。

“小浅,哥还以为你来不了了呢,纪笠陪你来的吗?”文河汉拉着文清浅的手,眼圈红红地,却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

“没有,是邻居送我来的,他……他忙着呢。”

文河汉似乎有些失望,喃喃道:“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犯了罪,他家也不会这么欺负你,上次你写来的信,我看了担心的好几天睡不着……看到你还好好地活着,我就放心了。”

文清浅心里一酸,想到原来的文清浅已经“死了”,不禁有些同情,可她能做的,就是代替原来的文清浅好好重活一世,让这份血脉亲情延续下去。

“哥,你放心,我还没活够呢,不过,前段时间我生了一场病,以前的事情记不太清楚了,问别人又不好意思,要不,你给我说说?”

当天,文清浅走出第一监狱的时候,天都黑了。

在哥哥的叙述中,她得知了她和纪笠结婚的来龙去脉。

在饥荒时代,纪家一家五口讨饭讨到了文家门口,眼看要饿死,当时文家粮食也不宽裕,但善良的父亲还是接济了他们,用父亲的话说,不过是粥再稀点,野菜根子再多吃点。

文清浅十五岁的时候,父亲事故身亡,母亲一股急火也病倒了,两年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撒手西去,只剩下文清浅和哥哥文河汉相依为命,哥哥一直念书不会别的,为了兄妹俩能吃上饭,开始小偷小摸,最终因为偷窃罪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十七岁的文清浅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

纪笠的父亲纪成山得知了情况,马上将文清浅接到家中,一不做二不休,决定让文清浅做他纪家的长房长媳,来回报当年的施粥之恩。

那时,纪笠还在医学院读书,放假回家,媳妇已经睡在了炕上,他对文清浅一家本是感恩的,可这种出场方式让他无法接受,他坚决拒绝包办婚姻,不肯领证。直到两年后,纪成山脑梗病重,生命垂危之时嘱咐纪笠与文清浅完婚,在病床前,纪笠被逼无奈,终于点了头。

虽然结了婚,可纪笠却对这个媳妇一指头都不愿意碰,文清浅为此日日以泪洗面,寄给哥哥的信里也都是哀怨和不甘,时间长了,她渐渐认命,不再奢望纪笠爱上自己,只想安生度日,可纪笠的老妈王翠霞不是个省油的灯,自己的高材生儿子竟娶了这么个一穷二白还没文化的老婆,于是对文清浅百般挑剔,到处散播她生不出娃的消息……

文清浅坐在挎斗摩托里,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心里是冰冷的回忆,纪笠对她没感情她不怪,可王翠霞一家忘恩负义,实在可恶,以前的她是个闷葫芦只会逆来顺受,现在的她绝不会再让自己受一点委屈,纪笠是她的,纪家的一切也必须是她的!

赵旭涛的挎斗摩托终于停在了纪家门口,文清浅看着那黑洞洞的院子,嘴角渗出一丝冷笑。

“谢谢了,又欠你一个人情。”

“都邻里邻居的,别这么客气,再说,帮你我心甘情愿。”赵旭涛吸了吸鼻子,露出了一个憨厚而灿烂的笑,上了摩托突突地开走了。

文清浅转身走入纪家,纪笠不知道是故意躲她还是怎么,竟然没回来,可屋里一点都不冷,炕烧好了,炉子上还坐着一壶热水。

“让王翠霞干这活,显然不可能,难道……是纪笠回来过?”

走到炕边,她看到了一张纸条,上面的字迹很好看:引燃后先放干草再放煤渣、抽风箱,火大以后再放煤块再抽风箱,今晚病人病情有变化,我值班,炕借给你。

文清浅心头一暖,想到纪笠还惦记着她,对这段婚姻又有了信心,或许,当初的文清浅再主动一点,再贴心一点,纪笠这块冰坨子也不会捂不化。

她脱了衣服钻进了纪笠的被窝,那里还残存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让她可以安心睡去。

沉沉地睡了一觉,她感觉身心都得到了治愈,晨光之中,公鸡打鸣的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王翠霞的烟嗓。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谁让你回来的?当初是你自己选的女婿,我可没让你嫁这么个烂酒鬼,走走走,回你自己家去。”

文清浅支棱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声音——王翠霞这又是对谁放火箭筒呢,昨天从文河汉的讲述中她知道,纪笠和纪盛还有一个大姐,名字叫做纪珍,十年前就嫁了人,一直和娘家没什么往来,甚至弟弟们结婚都没回来过,难道,是她回来了?

小说《重生媳妇有点坏》 第10章 探监 试读结束。

《重生媳妇有点坏》免费文案分享

陈秋月好像吃了只绿豆苍蝇,冷冷看着文清浅,说道:“我听赵旭涛说,他要带你回他家过年,这么好的事儿你怎么不去啊?”

“哦——旭涛是想让我跟他回家过年,可我一寻思,这大过年的,我不守着自己老公,去别人家多不好啊。”文清浅顿了顿,给足陈秋月消化吸收的时间,继续说道:“再说了,纪笠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我们只要在一起就是团圆,秋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文清浅说完,慢悠悠地回了病房。

除夕夜。

东北冷得能把人的下巴冻掉。

医院这地方平时人满为患,可到了过年,但凡是能挪得动的都出院了,医生护士也一样,十几个科室就留了三个医生一个护士,而那一个护士当然就是陈秋月了。

文清浅裹紧了棉袄往值班室的方向走去——在她的再三说服下,赵旭涛已经回家了,而她在等猪肉大葱饺子。

刚到楼下,就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拎着一个花布兜子往里走,虽然本体的记忆还没有全部复苏,可看这人的样貌就知道,这是陈秋月她娘,在这个年代也算是保养得不错,陈秋月的桃花眼应该就是遗传自她。

“婶子,来啦?”文清浅直接迎上去打了个招呼。

“呀,你怎么在这儿?”

陈秋月她娘名叫陆桂芬,一看到文清浅,嫌弃就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唉,纪笠值班,非要我陪着,我也拗不过他呀。”文清浅说着,一把夺过了陆桂芬手中的花布兜子,说道:“还麻烦婶子大过年的跑一趟,回去的时候慢点啊。”

文清浅转身就要走,却被陆桂芬给叫住了。

“你,你说啥,纪笠让你留下陪他过年?这……不是有秋月在么……”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分明带着一丝颤抖。

“对啊,他们科室就留下了他和秋月,秋月还是个没嫁人的姑娘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总是不好听吧,我家纪笠考虑的周到,也是为了秋月好不是么。”

陆桂芬吃瘪,文清浅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明明是在讽刺她闺女接近纪笠,却让她挑不出一点理来,她为了帮闺女讨好纪笠,这两饭盒饺子可是单独包的,用的都是农村送来的新鲜五花肉,平时家里可舍不得吃。

“那我去看一眼秋月。”陆桂芬试图将花布兜子夺回来,无论怎么样,不能让文清浅占了上风。

“不用了,秋月忙着呢,整个医院就她这么一个护士,主动值班,爱岗敬业,觉悟杠杠滴,咱作为家属可不能打扰她工作啊,回去吧婶子。”

文清浅一堆高帽堆上去,陆桂芬只能吃了哑巴亏,眼睁睁看着她把饺子拿走了,一边往外走,一边嘟囔着:“这个文清浅,以前三杠子压不出一个屁,怎么闹完了自杀变得能说会道的……”

文清浅顺着一楼走廊一直到了值班室,纪笠去查房了,没在屋里,陈秋月和另外两个男医生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见文清浅进来了,都愣了一下。

“病人不能进值班室知不知道?”陈秋月见纪笠不在,也懒得伪装,直接下了逐客令。

“还是你们值班室暖和啊,还生了炉子。”文清浅仿佛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到炉子旁烤火。

“文清浅,你没听到吗?病人不可以进值班室……”陈秋月因为文清浅留下过年,已经是一肚子火了,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

“是吗,那医生家属也不行?”她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另外两个值班大夫,眼珠一转,说道:“哎呀,差点忘了,大家吃饺子,这大过年的,哪能不吃饺子呢,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纪笠的内人,姓文,名清浅。”

说着,她拿起一饭盒就递了过去,两个大小伙子早就饿的心慌了,一闻到饺子味儿也顾不得客气,齐声说道:“还有饺子啊,谢谢嫂子……”

“嫂子?”陈秋月被这两个字扎了心窝子,再一看那装饺子的袋子,分明就是她家的——文清浅竟然借花献佛?

“这是我妈送过来的饺子!文清浅,这是给纪笠包的,你怎么能……”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肯定是纪笠回来了,文清浅勾唇一笑,说道:“啊,对,是婶子送过来的,你的意思是,他们不能吃啊?”

文清浅无辜地看向了那两个男医生,其中一位已经吞了一个饺子,而另一位刚把手伸过去还没来得及吃,正吞口水呢,这一刻,值班室的空气仿佛都冰冻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陈秋月的脸憋得通红,说不给同事吃显得自己太小气,可她家的饺子的确是给纪笠准备的。

“喂,你俩都别吃了,这是秋月家的饺子,我以为大家都是同事,秋月又是个大方人,吃点也没事儿呢,怪我怪我都怪我……”

一句话把陈秋月更是打得体无完肤,她恶狠狠地盯着文清浅,说道:“你,你,你简直胡搅蛮缠!”

也不知道是气急了还是怎么,她竟然推了文清浅一把,文清浅等的就是这一下,顺势急速后退,直接退到门口,背后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一切都符合预期,perfect!

纪笠扶住了文清浅,望向室内,陈秋月的表情和动作都没来得及收,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是她推了文清浅。

“怎么了?”纪笠把文清浅“放”到了一边,短暂的肢体接触让他和她都有些别扭。

“纪笠哥……”陈秋月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三个字一出,眼泪就要下来了。

“都是我不好。”没想到她的眼泪没赶上文清浅的速度——想当年她做到财务总监之前,可是在债务公司帮人讨债的,绝招就是声泪俱下帮债主哭穷,真是应了那句话,技多不压身啊。

“你……”陈秋月一看文清浅哭了,气的说不出话来,旁边的两个男医生赶紧说道:“纪老师,嫂子也是好心啊,这是秋月家给你送到饺子,嫂子分给我们吃了,然后秋月就……就不太乐意。”

文清浅暗想,这俩人还挺有良心,估计对陈秋月的抠门也有点生气才会替她说话。但不管咋地,这人情她记下了。

纪笠的目光掠过陈秋月的脸,说道:“回去帮我谢谢陆婶,这饺子我就不吃了,给他们吃吧……”

“纪笠哥,这是我妈特意给你包的饺子。”陈秋月的声音饱含着委屈,嗓子都哑了。

小说《重生媳妇有点坏》 第3章 借花献佛 试读结束。

重生媳妇有点坏推荐指数:★★★,看了重生媳妇有点坏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重生媳妇有点坏剧情跌宕起伏,人物萧晨唐冰描写细腻,一些反应社会现实生活也很好的融入剧情里面,一些道理引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