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宴少绝宠小娇妻

时间:2020-10-03 09:04:37来源:试读吧

主角叫乔辛宴司夜的小说叫做《宴少绝宠小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兮小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乔辛也看过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就站在部门门口,笑看着他们。陈珊首先回过神来,连忙恭敬地屈躯,“刘特助,你...主角叫乔辛宴司夜的小说叫做《宴少绝宠小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兮小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乔辛也看过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就站在部门门口,笑看着他们。陈珊首先回过神来,连忙恭敬地屈躯,“刘特助,你...小说宴少绝宠小娇妻

宴少绝宠小娇妻

《宴少绝宠小娇妻》精彩章节推荐

乔辛也看过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就站在部门门口,笑看着他们。

陈珊首先回过神来,连忙恭敬地屈躯,“刘特助,你怎么来啦?”

刘特助缓步走来,“在这里吵什么?”

见刘特助一问,陈珊立即迫不及待发挥起来:“害,这几天我部门不是新进一个实习生吗?这实习生工作能力不错,就是人不太好相处。”

陈珊连忙拉着李欣欣作证,“你看,这实习生今天莫名其妙针对自己同事,还把人家推倒在地,我从没见过那么恶劣的实习生!你们说对吧!”

此话一出,四周的人都纷纷附和,都说乔辛不好。

顺着陈珊手指指的方向,刘特助看向乔辛,目光平静,上下打量了会她,淡淡说,“嗯,具体的事我都了解了,你叫乔辛对吧,请你上八十八楼一趟。”

八十八楼。

谁都知道,是宴总工作的楼层,没有他的传唤,谁也进不了八十八楼。

乔辛呼出一口气,揉揉太阳穴,“嗯,我知道了。”

旋即,她抬脚离开,经过李欣欣身侧时,听见李欣欣饱含嘲笑地悄声说道:“看样子,连宴总都想辞退你!你终究斗不过我。”

陈珊见乔辛跟着刘特助离开,知道她这次上去肯定凶多吉少,顿时冷笑出声,对众人说道:“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乔辛她刚刚还那么嘚瑟,现在宴总亲自出面教训她,我看啊不用半天,乔辛肯定会灰溜溜收拾东西离开宴氏!”

“就是就是,我早看她不爽了!”

“只要她不在,这里的空气又变得清新了许多。”

设计部里的人都在哄堂大笑,庆祝着讨厌鬼的离开。

而此时,那个讨厌鬼正站在电梯门口,把大家说的话一字不漏,原原本本地都听进了耳朵里,乔辛眼瞳略略往上移,翻了翻白眼,心底一片平静,甚至没有半点高低起伏。

她人都还没走远,那群人就迫不及待说她坏话了。

乔辛她也不怎么在意,只觉得那群人傻得可怜,反倒刘特助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一想到去见宴司夜。

乔辛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怂了,这次叫她上去肯定少不了训话,比如像昨天,宴司夜开车开了多久,就训了她多久。

害得她晚上睡觉做梦,都梦见那男人边揪着她耳朵,边在一本正经地训话。

……真是噩梦。

乔辛想,还是尽量表现老实一点吧。

哪知她刚推开办公室的门,鼻尖便闻到一股甜腻的香气,抬眸看去,赫然看见一张整洁干净的桌面上的一角,摆着各种各样的小食物。

有蛋糕,饼干,寿司等等。

乔辛愣了好一会儿都回不了神。

而宴司夜就坐在办公桌的另一端,西装革履,狭长的眸宛如质感上等的墨玉,冷峻,优雅如贵公子。

他朝乔辛抬了抬下颌,道:“饿了吗,饿了就吃一点。”

“……”

不是,就这?

乔辛完全搞不懂宴司夜这是在整哪一出,但在男人的注视下,她又不好意思不动,慢吞吞挪着步子过去,看着精致的小食物半天,最终拿起一杯正在冒热气的黑咖啡,微微抿了一口。

这咖啡入口苦,但其中夹杂一丝丝的甜,口感顺滑。

很好喝。

乔辛忍不住多喝了几口,尔后,她撞上了宴司夜满是诡异的目光,“怎么了?”

“辛辛。”

“嗯?”乔辛又喝了一口。

“那个咖啡,我已经喝过了。”

“噗……”要不是有人在场,乔辛差一点将嘴里还没吞下去的咖啡全部喷出来,她僵硬地含在嘴里,盯着宴司夜,吐不是,咽也不是,只能傻傻看着宴司夜。

宴司夜笑睨着她,“没事,我不介意。”

她介意啊!

乔辛面红耳赤,在男人深沉的目光注视下,把嘴里剩下的都吞咽下去,手忙脚乱放下咖啡杯,极力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

“好喝吗。”可宴司夜偏偏提起这茬。

只是简单一句问话,他看见女孩玉白的面颊越发红,宛如烟霞,渲染大片肌肤,一直蔓延到小巧的耳廓。

逗几下,就脸红成这样,真可爱。

乔辛正纠结要不要回答,旋即见宴司夜拿起咖啡,薄唇抵着杯沿,浅浅抿了一口,深沉的眸睨着她,眼神很深很深,炽热。

男人的舌尖是鲜红的,伸出,舔了舔唇边,莫名有股欲气,他若有所思道:“嗯,比之前更甜了。”

乔辛的脸更红,黑白分明的杏眼里,明显泛起一丝慌乱,手不由攥紧衣角。

这男人,真的太犯规了。

“宴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乔辛还是怂了,决定转移话题,拒绝去看男人眉眼那份暧昧。

宴司夜挑眉,眼梢上吊,像狐狸一样,透着笑意同时又有点高深莫测,他放下咖啡杯,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桌面,淡淡道:“辛辛,那天我怎么说来着?”

“啊?”

看着小丫头一脸迷茫,宴司夜心里失笑,就知道她忘记了,“我说了,喊我名字,宴总,宴先生这些称呼,就不要喊了。”

此话一出,乔辛这才想起这茬。

“当然,有外人在,你可以喊我宴先生,但我们独处时,你就必须喊我名字。”

不得不说,宴司夜想得很周到。

男人站起身,他身高比例完美,颀长,宽肩窄腰,腿又长,走到乔辛跟前,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

男人与女孩的身高差距,他不得不低头睨着她,撞入她眼底的姝丽风光。

宴司夜指腹微凉,抵着乔辛的下颌,“以后记住了,同为夫妻,我不想我们之间关系如此生疏。”

来了,又来了。

乔辛感觉被宴司夜触碰过的地方,格外烫,烫得她心尖都缩起来。

老是……老是强调他们之间的关系。

女孩垂眼,眼睫纤长,随着呼吸微颤,纤细柔美,犹如他曾在某座城市见过的雪绒花苞。

宴司夜眼神更深了,好似在翻滚着些什么,一瞬间,他又生生压下去,但即使压下去,还是忍不住泄露些许出来。

他俯下身,头靠在女孩的脑侧,吐息温热,尽数喷薄在她耳边,“你说对吗,老婆……”

这个词,说得缓慢,又情意绵绵。

小说《宴少绝宠小娇妻》 第十九章 老婆 试读结束。

《宴少绝宠小娇妻》免费文案分享

“我很高兴你能邀请我到你公司工作。”乔辛挠挠脸,眸子清澈,“其实不瞒你说,我也一直很向往能去宴氏工作。”

所以呢?

宴司夜没出声,眼神询问着她,为什么要把信还给他。

“比起你直接邀请,我更希望以公平的方式去取得宴氏的录用资格。”

哦,宴司夜总算听明白了。

乔辛这是不愿他给她开后门。

男人先是沉默会,只见他抬起手,掩住唇角——即使掩住了,也无法掩住那“噗嗤”一声的笑声。

“……你笑什么。”

乔辛很郁闷。

“你真以为我给你开后门?”宴司夜眼眉微弯,渲然着笑意,冷硬的五官瞬间柔软下来,“辛辛,你想太多了。”

说着,宴司夜掏出一份资料,翻开,眼睛在浏览着,话对着她说:“我看过你在校的资料,你的专业正好对上我公司里目前一个空缺的职位。而且寒暑假时,你在每一间公司实习打工时的表现都非常优异,管理层对你的能力都是赞不绝口,是不多得的人才。”

这夸得。

乔辛脸皮薄,面颊忍不住发烫,“还行吧,我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够谦虚。

宴司夜抬眸,笑看她一眼,“所以我看中了你的能力,邀请你进公司,也不出奇。”人才嘛,哪家公司不想要?

宴司夜给出的理由,太有理有据了,分析得头头是道。

“当然,这是原因之一。”

宴司夜收回资料,长腿交叠,优雅矜贵。

“还有其他原因?”乔辛忍不住好奇。

“嗯,我奶奶很喜欢你。”宴司夜淡淡颔首,“上回见面,奶奶一直对你念念不忘,总是跟我念叨着,什么时候再带你过来一趟。奶奶这人很少对外人展开善意,几乎没有,而辛辛你是第一个。”

说着,男人忽然抬手,修长的手指伸过去,伸到她头顶。

乔辛见状,不由缩缩脖子。

隐约间,她似乎听见他在轻笑,低低的,绕在耳边,有点缠绵。

“所以我邀请你过宴氏,也是为了方便让奶奶多见你几面。”

乔辛明白了。

宴司夜对她上心,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孝敬奶奶。

旋即,她见宴司夜的指尖捻着一片艳色花瓣,从她头顶上拿下来的,是学校里的凤凰木花瓣。

只见男人捻着花,贴了贴自己的唇,狭长的眸深深睨着她。

正疑惑时,男人的气息陡然靠近,花瓣软软的,有点冰凉地挨着她的唇,耳边是他低哑的笑声:“再说了……”

宴司夜嗓音响在她耳侧,略沉,这暧昧的距离,好似跟自己爱妻耳鬓厮磨。

“你是我妻子,不好好照顾一下,怎么行呢?”

乔辛脑袋蓦然炸了。

一想到这花瓣,前一秒还接触过宴司夜的唇,下一秒,就挨着她的嘴。

……间接性接吻。

这五个字瞬间灌满她整个大脑,这比接吻还要糟糕,……让人猝不及防。

一瞬间,胸腔满满的,像是被人灌进了一瓶剧烈摇晃过的气泡水,纷乱的思绪犹如碳酸泡泡,在心底冒起升腾,随时随地会炸开。

乔辛急速地往后仰了仰身子,手腕捂着嘴唇,那花瓣好像染了他的气息,几个呼吸间,都是男人身上、那股洗衣粉的香气。

“你、你在干嘛?”

女孩粉面玉颈,白皙的脸颊,染着飞霞,“莫名其妙。”

真好看。

宴司夜伸手,逗小猫似的,微凉的指腹挠挠她的下颌,轻轻摩挲,“我对你上心了,你信吗?”

“……”

乔辛本就漂亮,瞪人时,杏眼湿漉漉,含着雾,更是撩人挠肺,“少把你撩拨女生的套路用在我身上,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他们是结婚了,但只是表面婚姻罢了。

都是为了应付他奶奶。

怎么,他这是要假戏真做吗?

宴司夜笑笑,手肘立在车座扶手上,手背抵着下颌,淡淡道:“我也不会随便跟一个女生结婚,对这种事,我向来认真。”

“……”

男人的眼神深邃,睨着她。

乔辛别开脸,拒绝跟他有眼神交流,她冷静下来,道:“什么时候上班?”

转移话题了。

宴司夜也没继续刚刚的话题,“明天上午八点,届时会有人接应你。还有,明天下班你记得去看奶奶,奶奶挺想你的。”

“好。”

在距离家不远处的地方,乔辛下了车,她目送着轿车离去,目光有些恍惚,指尖摸了摸嘴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很快,她回过神来。

别去想了,像宴司夜那种天之骄子,大概对她也只是有点兴趣想玩玩而已。

还是工作要紧。

次日。

乔辛准时来到宴氏门口,正如宴司夜所说,门口真的有人迎接她,是一个眉目慈善的中年女人,她一见乔辛,笑着走过去:“你就是乔辛吧?”

“对,是我。”

初入公司,乔辛难免有点紧张。

“我是设计部的主管,是你的上司,叫我陈姐就行。”陈珊拍了拍乔辛的肩膀,“我带你过去设计部。”

路上,陈珊有意无意地对乔辛说道:“乔辛,我见你是新人,所以好心提醒你几句,你在这里的身份是实习生,在转正之前,绝对绝对不能得罪设计部里任何一个人,这都是关乎于你的转正资格。”

陈珊凑近乔辛耳边,细语道:“要是他们让你办事,千万不要拒绝,万一拒绝了,你在公司里也不好过,知道了吗?”

闻言,乔辛先是沉默会,才点点头:“我知道了,陈姐。”

“嗯。”

陈珊满意点点头,扫了乔辛一眼,慈善的眉眼里多了份鄙夷,显然不怎么待见乔辛。

到了设计部。

陈珊只简单跟里面的员工介绍了下乔辛,指了指她的工作区域后,就直接回自己办公室。

乔辛来到自己办公桌前,一看铺满灰尘,以及满是杂乱物品的桌面时,眉心紧蹙,好像很久没有人收拾过似的。

这种现象不应该出现在宴氏里,毕竟是大集团。

乔辛亲力亲为,花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收拾干净桌面,才刚坐下,就看见有一个女生怀里捧着一大堆文件直接放在她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是今天新来的实习生对吧,反正你也没事干,麻烦你帮我把这些文件资料输入到电脑里。”

乔辛见状,忍不住问道:“这应该是你的工作吧?”

“我知道。”女生不耐烦地瞪她一眼,“我工作已经够忙了,你一个实习生也没什么任务,帮我做一点又能怎样?”

尔后,她嘀咕抱怨一声,“真不懂得人情世故。”

乔辛敛下眼眉,想起陈珊对她说得话,还是忍下来,“好的,我知道了。”算了,当作熟悉下公司的业务。

女生非但没感谢,还白了乔辛一眼转身离开。

乔辛刚打开电脑准备工作时,又一个人走过来了,“实习生,麻烦你把这些资料复印一下,一式两份,明天要用。我现在忙,空不出手。”

“……好的。”

答应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才短短半天时间,不属于乔辛的工作,在她手边越堆越多,部门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把自己手头上的工作都交给乔辛去做。

“我这边任务已经很多了。”乔辛想委婉拒绝别人给她的任务。

那人笑了,不是什么善意的笑容,“做不完就加班呗,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说完,把自己的工作再一次推到乔辛手上。

也不管她到底会不会。

这就是一个实习生的正常待遇?

乔辛盯着电脑,麻木敲着字,不,这不正常。

为了完成同事推过来的任务,乔辛一整天都没有离开过电脑前,就连吃饭的休息时间,也被占去了。

等她回过神来,部门里的人早就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她一个人。

乔辛看了看成堆的工作,呼出一口气,继续埋头苦干。

此时,在医院里。

宴司夜走进病房那一刻,微微抬起手,接过了奶奶抛过来的软枕头,“奶奶的精神头真不错,扔枕头的劲儿比以前更有力了。”

奶奶正坐在病床上,叉着腰对宴司夜气呼呼说道:“为什么辛辛还没过来?你是不是气跑别人了?”

想起之前在车上,自己一时头热对乔辛做出的举动,宴司夜有些心虚地挠挠鼻子,“没有,我跟她关系可好了。怎么,她还没来吗?”

说着,宴司夜看了眼腕表,下班时间早就过去了。

“没有!”

宴司夜皱眉,安慰奶奶几句后转身离开病房,站在走廊上拨打乔辛的号码。

过了会,那边传来女孩有气无力的声音:“喂,请问有事吗?”

“你现在在哪?”

乔辛看了看四周,整个工作区域只有她的位置还亮着台灯,其余都是黑漆漆一片,有些阴森恐怖,“在公司加班,今天的任务没有完成……”

宴司夜沉默一会,继而说道,“你知道,公司不能擅自留下来加班,一旦发现,扣工资的规定吗?”

她不知道有这个规定,“可是今天的任务……”

“那是你能力问题。”

小说《宴少绝宠小娇妻》 第十六章 擅自推给她的工作 试读结束。

宴少绝宠小娇妻推荐指数:★★★★★,看了宴少绝宠小娇妻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宴少绝宠小娇妻很好看的一本书,很宠不虐。故事跌宕起伏,总有爱情、亲情、友情贯穿,没有那么虐心,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