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时间:2020-08-01 15:07:19来源:试读吧

独家小说《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由苏行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九秦峥,书中主要讲述了:第7章这就是小姑父吗?前世里,她死后不过几个月,顾念蓝也死了。那时顾九还是一抹魂魄,听到她死之前还在呢喃小姑姑,只觉得胸腔鼓胀,然而鬼魂却连眼泪都没有,唯有那一腔悲痛难以纾解。而如今,这小姑娘正乖巧的...独家小说《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由苏行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九秦峥,书中主要讲述了:第7章这就是小姑父吗?前世里,她死后不过几个月,顾念蓝也死了。那时顾九还是一抹魂魄,听到她死之前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章节目录<<<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免费试读章节

第7章这就是小姑父吗?

前世里,她死后不过几个月,顾念蓝也死了。

那时顾九还是一抹魂魄,听到她死之前还在呢喃小姑姑,只觉得胸腔鼓胀,然而鬼魂却连眼泪都没有,唯有那一腔悲痛难以纾解。

而如今,这小姑娘正乖巧的窝在她的怀中,手指抓着她的衣襟,满是依恋。

听得顾九的话,顾念蓝委委屈屈道:“奶娘在后面呢。祖母说您今日便回,可蓝儿等了好久都等不到小姑姑,所以想来外面看看。小姑姑,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当年大嫂生顾念蓝的时候难产而死,留下来猫儿一样的小孩子。

大哥常年在外打理生意,家中婆子虽多,但到底是个新生儿,所以母亲刘氏便将孩子接到了自己身边养着。

顾九那时才十岁,自己还是个小姑娘呢,每日里多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侄女儿,见证了她一点点长大,自然也将人疼到了骨子里。

哪怕三年后大哥续弦,顾念蓝被继母接院子里养着,可她最依赖的人还是顾九。

此时听得顾念蓝那委屈巴巴的声音,顾九既心酸又感动,低下头在她眉心吻了吻,爱怜道:“说什么傻话呢,小姑姑怎么可能不要你?走,咱们见你祖母去。”

顾念蓝窝在她怀中点头应了,瞄了一眼旁边的秦峥,复又小声拽了拽顾九的衣袖,轻声问道:“这就是小姑父吗?”

她可是听嬷嬷们说了,就是因为小姑姑嫁给了小姑父,才不在家里住了的。

顾九脚步微顿,含糊的应了一声:“嗯。”

点了头,她又将顾念蓝换了个姿势抱在怀中,让她搂着自己的脖子,快步往前走去,一面道:“手都凉了,你在外面等了多久,咱们快回屋去。”

然而顾念蓝听得这话,却从顾九的怀中挣扎着下来,从小荷包里掏啊掏,拿出来一个成色甚好的净色玉佩,费力的举到了秦峥的面前,问道:“小姑父,我把最喜欢的玉佩给你,你可以把小姑姑还给我吗?”

小姑娘说话娇娇糯糯的,秦峥一时咳了一声,倒是难得有些失言。

他寻常时候少言寡语,倒是在大理寺审讯的时候话多些,可对犯人跟对待小女娃……且还是粉雕玉琢的小女娃,那态度自然是不能一样的。

眼见得秦峥吃了瘪,顾九莫名心情愉悦了几分,抬手将那玉佩接了过来,一面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道:“原来在蓝儿这里,小姑姑只值一块玉佩么?行了,收起你的宝贝,让你祖母看见了,又要骂你。”

那玉佩是寺庙内开过光,保佑小姑娘平安用的,丫鬟婆子们佩戴都要小心翼翼,这丫头倒是心大,居然拿出来就要送人?

不过么……

用保命的玉佩换她,怎么听都觉得自己没白养这小丫头。

顾九笑的愉悦,替她将玉佩戴好,复又抱起了她,道:“小孩子出言无状,世子爷莫怪。”

她脸上笑容未收,旭日朝阳在她身后,添了几分金光。

秦峥一时被那笑容晃到,却是惜字如金:“无妨。”

对他矜淡的态度,顾九不以为意,只抱着顾念蓝往前走去。

小姑娘大抵知道自己方才闹了笑话,这会儿乖巧的窝在她的怀中,小脸蛋都有些红。

顾九看的有趣,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亲,触及到她略微有些高的体温,顿时蹙眉加快了脚步。

绕过回廊后便是主院,顾家是商户,没有那些老爷夫人需的分开睡的规矩,夫妻二人都在主院住着。

因着今日顾九回门,所以父母兄嫂都在,还未进门就听得里面有孩童笑声。

丫鬟就在门口候着,见她来急忙挑帘,待得进了门,顾九却是来不及寒暄,只是先行了礼,道:“母亲,府医呢,蓝儿又发热了。”

闻言,刘氏连忙快走几步过来,摸了摸顾念蓝的额头果然有些烫,又忙的吩咐人去请府医来。

长嫂林淼也连忙上前,试图从她怀中接过孩子,却被小姑娘躲开,回头抱住了顾九。

见状,顾九也往后错了半步,不动声色的笑道:“多谢大嫂好意,不过我几日不见她,倒有些想念,让她在我这儿待一会儿吧。”

闻言,林淼讪讪一笑,道:“如此也好,那就有劳小姑了。”

到了现在,顾家众人才相互见礼,秦峥虽平素漠然,在外却果如他所说,一举一动皆挑不出错来,端的是一副世家公子气度无双的模样。

顾家二老自然是满意的,尤其是刘氏,她最知女儿的心思,但因嫁过去的缘由到底不光彩,先前格外担心。眼下见到姑爷的气度模样,倒是安心了不少。

反倒是顾九,强忍着才没落泪。但她眼圈红红的模样,瞧在顾家三个哥哥的眼中,却是另外一层意思了。

顾家三个兄弟,长子顾鹤鸣、次子顾鹤松、三子顾鹤柏,如今都以成家立业。

次子顾鹤松最是个心直口快的,待得入座之后,当下便笑着问道:“我家小九儿自幼娇惯,性子有些刁蛮跋扈,不知此番嫁过去,可有使性子惹到世子的地方?”

丫鬟们端上了茶,秦峥应声接过,道:“并无,夫人甚好。”

他话一向少,顾鹤松却跟大哥对视了一眼,眉头微蹙。

下一刻,便听得顾鹤鸣温声笑道:“阿九年岁小,若是有哪儿做的不好的地方,世子尽管差人告诉我们,顾家不是糊涂人,必然会好好管教女儿。”

这话说的十分温和,然而言外之意却也十分明显,顾家的女儿就算是真的做错了事情,那也有顾家人教训,轮不到他来欺负。

秦峥只睨了一眼旁边的顾九,便明白了顾家兄弟三人的火气从何而来,只点头道:“自然。”

先前他要娶顾九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大理寺内便有八卦的下属说顾家几个兄弟宠妹如命,幸灾乐祸的要让他小心。今日一见,只觉得那八卦倒也有几分可听。

虽是商户人家,可亲情反倒是亲厚。

不似明国公府。

顾九没成想哥哥们会说出这话来,心中讶异又忍不住感动,倒让泪意散去了几分,顾念蓝依偎在顾九的身边,拿了一块桃花酥递到她的嘴边,一面软声道:“姑姑吃糕。”

顾九笑着接了,又端了茶水喂到她的嘴边,一面笑道:“哥哥们惯会打趣我,我可不依,父亲您得主持公道,女儿可刁蛮了么?”

主位上的顾承泽先前冷眼看着,现在听得女儿的话,才抚了抚胡须,宠溺道:“我的阿九自然是最好的。”

正在此时,府医前来给顾念蓝看诊。

顾承泽见状,索性起身笑着问道:“前日才到了一副画,素闻世子于此道上一向精通,若不嫌弃,随老夫鉴别一番如何?”

这里随是主院,到底是内宅,久留不合适,不过是个托词罢了。

秦峥自然明白,因应声起身,道:“鉴别不敢当,岳父请。”

得了他的话,众人又寒暄几句,方才随着一起离开了。

待得几个男人离开后,三个嫂嫂都寻了借口离开,长嫂林淼临走前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顾念蓝,复又笑着道:“蓝儿就先麻烦小姑照应了,我去厨房看看中午的饭食,晚些时候再来接她。”

顾九应声,等到她走了,安抚的拍了拍顾念蓝的手,方才看向府医道:“劳烦先生了。”

顾念蓝身体虚弱,不过是夜里着了凉,府医开了药,顾九喂她喝了,便被嬷嬷哄着下去睡觉了。

小说《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第7章 这就是小姑父吗? 试读结束。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精彩章节推荐

第11章送药

女子的声音里带着婉转娇软,面上的笑容更是格外的眉眼温柔。

只可惜,前世里见多了江莲芷这模样,饶是现在她这般言笑晏晏,顾九都能透过她这幅皮囊,看到内里的恶毒黑水儿来。

更何况,面对顾九的时候,江莲芷那挑衅的眼神可是丝毫都未曾收敛呢。

因此对于她这模样,顾九只是弯了弯唇,淡淡道:“的确好巧,这里离你的院子可差了五六个住所呢,竟也能遇见。”

眼前姑娘司马昭之心,她又不是傻子,自然看的真切。

此时这里除了顾九再无外人,江莲芷倒是收敛的十分规矩,垂眸浅笑:“表嫂误会了,莲儿不是来此散步的,只是今日熬了汤,想着表哥身体弱,所以端来给他喝。”

她说到这儿,又娇羞一笑,道:“表嫂才嫁过来不知道,表哥平日里最喜欢喝莲儿熬的汤呢。”

这幅做派着实恶心到了顾九,她冷笑一声,拦住一旁想说话的白术,点头道:“那表妹的厨艺必然是极好了,改日我同祖母说一说,有你这样的手艺,咱们明国公府还要什么厨子啊,白白的浪费银钱,便是家大业大,也经不住这样花销不是。”

这话一出,江莲芷的脸顿时有些绿,咬了咬牙,复又楚楚可怜道:“莲儿手艺粗笨,给表哥熬汤也不过是一份心意罢了,表嫂千万不要误会。”

“我有什么好误会的。”

顾九笑的一脸温婉:“毕竟你是咱们府上的表小姐,也只是来送份汤罢了,哪怕这偌大的府上,老太太、太太都是女眷你却不送,反而给一个已经成亲了的表哥这里跑的勤快,可那又跟我这个才嫁过来的表嫂有什么关系。表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这一番话,让江莲芷的脸色从绿变黑,眼尾瞬间红了几分,含着泪意道:“表嫂,我只是来给表哥送个汤,并无别的意思,您怎么能这么污蔑莲儿?”

而随着她话音落下,便见书房的门已然被打开,身后男人舒朗的声音响起:“都堵门口做什么?”

男人的脸上隐隐带着不耐,顾九回头,正对上他审视的目光,原先的讥讽也变成了冷笑:“挡了世子爷的道儿了,真对不住。”

她也是闲的,就不该多那一份恻隐之心。人家自有表妹献殷勤呢,她在这儿多此一举做什么!

秦峥微微蹙眉,不知她这突如其来的火气又是为何,本是要出门办事的,可如今这两人在门外,且其一还是新婚妻子,他只得停下了脚步,问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见到秦峥,江莲芷迅速收敛了委屈的模样,乖巧的行礼:“给表哥请安,莲儿想着您近日不大舒服,所以特地熬了滋补的汤药过来。不想倒是让表嫂误会了,是我的不对,莲儿给您道歉了。”

她低头行礼时,婀娜身段倒是展露无疑,细腻修长的脖颈,更显得肌肤如玉,饶是顾九也不得不夸一句风姿绰约,自叹弗如。

这模样,十个男人里,得有九个上钩怜惜。

可惜眼前这位世子爷却是属石头的,非但不怜惜,反而就像是瞎了一眼,淡淡道:“既知道你表嫂会误会,以后学会避嫌便是了。”

这话一出,江莲芷预备好的话瞬间卡壳,呐呐道:“避嫌?”

她反应过来后,又带着几分委屈,娇弱道:“表哥,这是莲儿的一番心意,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于礼不合。”

秦峥也不看她,只道:“送表小姐回去。”

侍卫闻言立刻应了,江莲芷不敢违逆秦峥,只是跟着侍卫走的时候,却是恨恨的瞪了一眼顾九。

这个商户女,定然是用了狐媚手段,否则怎么勾的表哥都替她说话了?!

她的恨意只一秒,下一刻便切换自如的调成了委委屈屈的模样,就连背影都带出了我见犹怜的模样。

顾九心中冷笑,这算怎么回事,人是他秦峥赶走的,怎么她就成了背锅的了?

凭什么!

可惜秦峥却似没看见她磨牙的模样,只是问道:“不是说晚间我过去么?”

顾九先是一愣,旋即明白对方的潜台词——你怎么迫不及待的过来了?

意识到他的意思,顾九的脸没来由一红,继而咳嗽了一声,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模样:“今日顾家招待不周,我给您送瓶药,也请世子爷宽宏大量,别因此记恨我顾家!”

这人到底长了个什么脑子,才会觉得她是等不及了?

见她这模样,秦峥便知对方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他一向懒得解释,只是看她**手掌躺着的瓷瓶,淡淡道:“不会。”

顾九怔了一下,才明白他是说不会记恨顾家,只是手举的都有些酸,对方却并未去接那瓷瓶。

她方才想起来,秦峥此人似乎有洁癖,但凡被生人碰过的东西,一概不会用的。

前世里,但凡被她动过的东西,他都不会再碰。而今生,顾九十分自觉的将自己归纳为生人行列,更加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对方会因此破例。

她一时有些尴尬,下意识将手往后缩了缩,才打算将药收回去,却只觉手掌一空。

那瓷瓶已经到了秦峥的手中。

男人并不觉得他的动作有何不妥,只是见顾九发愣的模样,到底说了句:“知道我的喜好无妨。但,下不为例。”

与他相处时间太长,长到顾九只看他的神情,就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旋即脸色有些发白:“你知道?”

原先瞧着倒像个小刺猬,此时呆愣的模样反而顺眼了不少。

秦峥玩味一笑,给了她一个自己品的眼神,转而回了房中。

顾九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咬了咬牙,拍着自己的额头懊恼道:“让你自作聪明,这下好了吧!”

亏得她先前还洋洋自得了好久,觉得今日神不知鬼不觉的整了秦峥呢。谁曾想人家心知肚明,那会儿肯将饭菜吃下去,还真的是给她面子呢!

顾九在原地懊恼不已,再想起秦峥进门前的眼神,越发悔断了肠子。

白术见她这捶胸顿足的模样,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您没事儿吧?”

顾九哀怨的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白术,扶你小姐我回房!”

……

苏辰从门外走进的时候,就见自家主子正拿着一个瓷瓶把玩。

他微微一顿,将取来的药奉上,回禀道:“主子,表小姐已经送回去了,您的药也取来了,现在用?”

秦峥点头应了,将顾九给的药瓶放在一旁,接过他手上的,取了两粒丸药服下。

他幼时便有这个毛病,吃了忌口便会如此,因此身边常备药物。

待他吃了药,苏辰又询问道:“主子若是信得过属下,今日便过去了,属下一人也可应付。”

方才他们本是要去大理寺的,只是这会儿见秦峥又回了书房,他第一反应便是对方不去了。

闻言,秦峥只是捏着眉心道:“不必。”

他不说话,苏辰也不敢多言,不过视线落在桌案上的瓷瓶,又斟酌着问道:“那您先歇一会儿,属下替您将桌子清理了?”

秦峥的东西寻常人动不得,一向是苏辰在整理的。

而这偌大的桌案上,也只有一样“废物”,便是那药瓶。

起先出门时还不存在,这会儿却有了,苏辰不傻,自然猜到是世子夫人送的。

只是与自家主子一样,对于这个死缠烂打的“夫人”,他也是完全没好感。

小说《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第11章 送药 试读结束。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推荐指数:★★,看了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文笔不错,内容丰富,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好书。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

作者:苏行歌类型:都市小说状态:完结

主角叫顾九秦峥的书名叫《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行歌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全京城的人都以为顾九会是秦峥的心头刺,直到见证了世子爷是如何宠妻无度,才发现,哪有什么心头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娇。*****重生之后,顾九发誓要护至亲忠仆,收拾蛀虫龌龊,以及,跟夫君和离。前两条她都如愿以偿,唯有第三条——秦峥:风太大,你且再说一遍。顾九看着他手指寸寸拂过兵刃,十......前世里,她死后不过几个月,顾念蓝也死了。那时顾九还是一抹魂魄,听到她死之前还在呢喃小姑姑,只觉得胸腔鼓胀,然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