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狂龙出狱

时间:2020-01-14 21:26:26来源:试读吧

话语落下,爆笑声随之响起。“哈哈哈哈哈!傻叉!你不过是个坐过牢的废物而已!以为自己是谁!别说你的道歉了,你就算是吊死在人家门口,恐怕熊夫人都不会正眼看你。”“看来这一年的牢,真是给你坐出幻觉来了,屁用没有的废物东西,只会吃软饭,吹牛!”“那你打电话,道歉吧。”穆老太太冷冷的盯着江阳,“一定要把你和穆

狂龙出狱

狂龙出狱小说精彩片段:穆熙然小声的开口:“江阳,要是惹怒了熊*,后果太严重了,你真的要好好道歉啊。”“看来这一年的牢,真是给你坐出幻觉来了,屁用没有的废物东西,只会吃软饭,吹牛!”江阳看着面前柔弱的穆熙然,皱了皱眉,随后立刻拿出了手机,先是拨通了*夫人的电话。“哈哈哈哈哈!傻叉!你不过是个坐过牢的废物而已!以为自己是谁!别说你的道歉了,你就算是吊死在人家门口,恐怕熊夫人都不会正眼看你。”

狂龙出狱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话语落下,爆笑声随之响起。

“哈哈哈哈哈!傻叉!你不过是个坐过牢的废物而已!以为自己是谁!别说你的道歉了,你就算是吊死在人家门口,恐怕熊夫人都不会正眼看你。”

“看来这一年的牢,真是给你坐出幻觉来了,屁用没有的废物东西,只会吃软饭,吹牛!”

“那你打电话,道歉吧。”穆老太太冷冷的盯着江阳,“一定要把你和穆家的关系分开,你自己可以死,别拖累穆家。”

穆熙然小声的开口:“江阳,要是惹怒了熊*,后果太严重了,你真的要好好道歉啊。”

江阳看着面前柔弱的穆熙然,皱了皱眉,随后立刻拿出了手机,先是拨通了*夫人的电话。

“谁啊?”*夫人傲气的声音响起,“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是我,江阳。”江阳冷冷地汇报着自己的名字。

而也就在这一瞬间,这场夫人的傲气全部都消失不见,取而待之的是恭敬与尊重。

“原来是您,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夫人小心翼翼。

关于江阳的事情,熊国庆早就已经跟她说了,这样的大人物,她恨不得跪下叫爸爸。

“东方集团的订单我拿下了,不久后就签订正式的合同,穆家这边不满意,说是我抢了你的订单惹毛了,你让我跟你道歉。”江阳言简意赅。

熊夫人在听到这话之后,当即语气一顿,脸色煞白,冷汗瀑布般滑落,话音中多了些许颤抖道:“这这这......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哪里担待得起,莫说是一个小小订单,你若是想要,我整个公司送给您都可以,求您收回道歉的话,我们承受不起啊......”

*夫人急得都快哭了,不知如何是好。

这让江阳跟她道歉,那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而江阳随后则是直接挂断了电话,一脸淡漠。

“既然不是*夫人的问题,那肯定是*那边生了气!江阳你还得给*道歉!态度一定要诚恳,要是他不原谅你,你给他下跪!”穆立峰不依不饶。

他的话才刚刚落下,江阳又把电话拨了出去。

“熊国庆,你需要我给你道歉吗?”江阳已经失去了耐心,语气不耐。

穆家的人听到后直接惊呆,江阳直呼熊国庆的名字,那不是公然挑衅吗?

穆老太太气得抄起了拐杖,眼瞅着就要往江阳的身上砸。

“道......道道歉?!”熊国庆吓的话都说不利索,咕咚咽了口唾沫,差点哭出来,“您不能说这种话啊,今天是我做差了,我给您道歉!”

熊国庆一席话落下,穆老太太的拐杖也停在了半空。

穆家的所有人都尴尬不已,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江阳。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有什么事您尽管跟我讲,我一定办到!”熊国庆又跟个狗腿子似的讨好着江阳。

“滚远点,别来烦我。”江阳又挂断了电话。

他抬起头,冷眼看着面前所有穆家的人:“电话打完了,满意了?”

鸦雀无声。

随后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穆家人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东西。

江城第一人,熊*夫妇......居然真的不敢接受江阳的道歉。

穆熙然也是有了一丝丝大胆的想法,难道自己的丈夫,其实是很有本事,能够让熊*尊重的人?!

穆老太太握着拐杖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浑浊的老眼中浮现浓浓的震惊。

“呵--”穆立峰突然开口,不屑的讥讽道,“你有什么可得意!我刚才问过李*了,他说现在有个优待退伍老兵的政策,不管是什么领导,对待退伍军人,都要以礼相待,否则会被查处。”

“等着吧,就你这个态度,等这事过去,熊*非得把你弄回去坐牢不可!”

“你就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时!”

江阳懒得和他多谈这个话题,只是冷冷的盯着他:“话说完了?”

“怎么?!敢这么和我说话,你以为你是退伍兵我就不敢动你?!”穆立峰恼怒说道。

“说完了,就给熙然道歉,别忘了老宅里你自己说的话。”江阳淡淡道。

穆熙然愣了愣,看向江阳的美眸,突然有些湿润。

她哪能不知道,江阳在那种关键时候,还想着给自己出头。

“我说了什么?!”穆立峰冷笑,脸色逐渐多了几分讥讽之色,“我看你是脑子坏了,做梦梦到我说要道歉吧,就穆熙然也配?”

“还有你个废物,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是想死吗!”

风波已过,身边穆家人又都在场,穆立峰越发有了底气。

答应过又如何,反正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根本不怕,一个废物而已,也没资格让自己履行诺言。

江阳目光一冷,突然出手,捏住了穆立峰的肩膀:“道歉。”

穆立峰吃痛,额头上瞬间冒了冷汗,可他仍旧是不服气,咬牙切齿:“道歉?道你妈!”

“是吗?”江阳加重了力气。

而穆立峰则是疼得浑身发颤,腿下一软竟险些跪在了地上。

“住手!”穆老太太爆喝,一张老脸上满是怒意和心疼,“谁给你的胆子,对立峰动手的?”

“给熙然道歉。”江阳神色淡漠,对老太太的话恍若未闻。

穆熙然的眼神多了几分暖意,刚想开口让江阳松手,却被江阳一个温柔的眼光压回了想法。

剧痛之下,穆立峰只能够是硬着头皮看向了穆熙然:“熙然,对不起。”

话语落下,江阳也松开了手。

穆老太太大怒,苍老的手捏紧了拐杖,脸色阴沉,语气冷硬的道:“很好,连老身的话都敢不听,江阳,你好大胆子!!一介废物都敢如此猖狂,若是让你做了穆氏集团总经理,还不翻了天去!”

“之前允诺你的总经理职位取消!明日公司会议,你自觉把这个位置,交还给立峰!”

不给任何反驳的机会,穆老太太冷哼一声,便径直离开。

穆立峰得意地大笑:“傻子,爽不爽,捏一下丢了个总经理的位置,果然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废物!”

穆熙然脸色微白,眼中完全藏不住悲哀委屈之色。

她倒不觊觎一个总经理的位置。

只是穆老太太这般偏心,让她心灰意冷。

江阳则是一言不发独自离开。

远离了人群,江阳拿出一直震动的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江阳的面上多了几份无奈。

“领导.....”江阳接听了电话。

电话那头那位,正是如今的华夏第一人,稳坐京城龙椅的超级大人物!

“你这小子!”元首故作生气,语气中却藏不住对江阳的欣赏,“从监狱里出来这么久,都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这不是,知道您忙么,呵呵。”江阳也放松了,这位华夏第一人宽厚仁慈,他向来和对方接触都感受不到压力。

“熊国庆说,你要退伍?”元首语气一顿,突然切入主题,“是因为穆老爷子的事儿,心里委屈吗?”

江阳沉默数秒,忽又笑了:“您知道我的,守卫疆土是我毕生追求,无怨无悔。”

元首也沉默了,好半晌才开口:“就是懂你,才越发心痛,这些年,你受委屈。”

“你对得住华夏没错,可这万里河山,却亏欠你甚多。”

现场是死一般的寂静,穆熙然则是羞红了脸,跺了跺脚,气得直接回了房间。

王秋月的话,简直就是致命性的羞辱。

她虽是已经40多岁了,但风韵犹存,肌肤白嫩,像个成熟的水蜜桃。

。能生出江城第一美女来,王秋月的颜值也是一等一的好,岁月留下的痕迹,让她显得格外魅惑。

江阳都知道,不少人在追她。

他不禁苦笑,王秋月脾气坏归坏,可是这几年下来,江阳很了解,她绝对是那种一言九鼎,绝不会毁诺之人。

当初她嫁给穆熙然老爹的时候,两人婚前婚后都没感情,就因为一句气话,穆熙然父亲去世后,她坚守诺言,守寡抚养穆熙然到如今,从未和其他男人有过暧昧。

难不成?

“江阳!既然你已经答应了,要把总经理的位置让给熙然!我希望你不要反悔!”王秋月也意识到自己话说的过了,一扭头,狼狈的也走了。

次日,江阳在到达公司之时,立刻召开了会议。

江阳挂上了总经理的名号,目前自然就是整个穆氏集团最大的掌权人。

“下面我宣布,总经理的位置,我将会让给穆熙然。”来参加会议的高层们屁股都还没坐热,江阳就直接宣布了这个最终决定。

他对管理公司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况且之前也已经答应过,会将这总经理的位置给穆熙然。

当高层的人士听到这个决定之后,顿时一片沸腾。

穆立峰尤其火冒三丈,霍的站了起来,猛地直拍桌子:“江阳!!奶奶昨天跟你说了,把董事长的位置,交给我,你这是干什么?!要造反吗!”

另一边的王副总也是愤愤不平:“穆熙然有什么资格?业绩是有,但她根本没管理过这么大公司,她凭什么坐上总经理的位置?”

现场议论声四起,每个人眼里都闪烁着愤怒嫉妒,疯狂的指责穆熙然。

穆熙然则是默默的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所有人斥责。

江阳如此果断送给自己的东西,哪怕要拒绝,她也会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还回去。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站在江阳的身边和他同面危机。

“哦?”江阳神色淡然,仿佛没听到他们说的话。

“江阳!这是穆氏集团!这是穆家的东西!你一个外姓的废物,能给你一口饭吃就不错了,你这条野狗,居然还想窥视我穆家的根本!”穆立峰指着江阳,眼睛都红了,拳头握的咔咔响。

这原本,是属于他穆立峰的东西!这个该死的倒插门,居然敢送给穆熙然!

他一番愤慨激扬的话,使得现场的气氛更加的激烈了。

“报警!这属于抢劫,让*把他抓回去,再多坐几年牢长长记性!”

“狼子野心!一个外姓人妄想夺穆家的企业,你做梦吧!”

高管们愤怒的声音宛若山洪海啸,直指江阳和穆熙然。

就在这时候,穆熙然主动站了出来,脸色冰冷,语气如九幽寒风:“你们可能忘了,我,穆熙然,也姓穆!怎么,穆立峰是穆家人,我就不是?”

全场死寂。

高管们一个个铁青着脸,喉头蠕动,却无话可说。

穆立峰也语塞了。

谁都没想到,一向任人欺凌,极少反抗的穆熙然,竟然在这个时候,捅出了最有力的一刀。

当场,绝了他们的念想!

江阳看了一眼旁边的穆熙然神色复杂,沉寂了许久过后,江阳也开口了:“既然诸位没有意见,现在开始,穆熙然就是穆氏集团总经理。”

没有人鼓掌,高层们和穆立峰互换了眼神之后,彼此之间又有了新的决定。

散会之后,穆立峰脸上很快又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冷嘲的看着穆熙然:“穆熙然,总经理的位置,没你想的那么好坐。这公司上上下下,关键位置都是我的人,我保证你一个都使唤不动!”

“到时候,奶奶,和这公司所有人都会清楚看到,你和你的废物丈夫有多么无能!”

仿佛就是应验了穆立峰的话,秘书急匆匆的推门而入。

“总经理......您刚才让发下上个月规定奖金的命令......王副总说执行不了,底下人强烈反对。”

“李主管呢?”穆熙然脸色一沉,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李主管说他耳朵不好,听不清,张组长也说他头晕,回头再弄......”秘书越说越没底气,对这个新上任的总经理毫无信心。

穆熙然黛眉紧皱,玉手不自觉的攥了起来。

自己安排的那几条命令,都是给员工发了之前欠着的钱,怎么可能会有人强烈反对。

分明是穆立峰搞的鬼。

她看向穆立峰,美眸中掩饰不住怒火:“你要知道,这可是公司之前答应给员工的钱,你卡住不让执行,员工会怎么想?”

“哈哈,穆熙然你太天真了。”穆立峰大笑,语气中尽是得意,“现在你是总经理,员工要怪也是怪你啊!关我什么事儿!”

“你自己无能,让员工拿不到钱,废物成这样还不赶紧自己滚?”

“你!”穆熙然显然没想到穆立峰无耻到公私不分的程度,指着他气的说不出来话。

“啧啧啧,穆熙然,我保证,只要你在位一天,这公司上下,你一个人都调动不了。”穆立峰冷笑,翘起二郎腿,一副得意悠哉看好戏的模样,“回头公司整坏了,我倒要看看你担不担得起责任。”

穆熙然很生气,但却又无可奈何。

穆立峰经营了好几年的关系网,她刚上任根本解决不掉。

江阳突然开口,对秘书淡淡道:“去把诸位主管叫来吧,就说总经理找他们开会。”

秘书点头,快步离开。

然而她心里,也并不觉得,江阳一个倒插门能有什么能力解决如今穆熙然的难题。

“遇事不决就开会吗?”穆立峰好整以暇的嘲笑道,“果然是一对废物夫妻,开会要是有用的话,我这几年的经营,岂不都是笑话,你以为我是你们这样的窝囊废吗!?”

高层们很快又到齐了。

在穆立峰眼神示意下,王副总毫不客气,居高临下的盯着穆熙然,高声道:“穆总经理,刚才不是才开过会吗,怎么着,果然是没管理过公司没经验是吧,什么鸡零狗碎的事情都要召集高管开会?”

“你以为,我们这些高管,和你们夫妻两个一样,是闲人废人吗?我们忙着呢!”

周围高管会意,顿时掀起了一阵哄笑声,蔑视和嘲讽的眼神纷纷投射到穆熙然身上。

“哈哈哈,还是让穆少来当这个总经理吧,穆大小姐只适合挂个闲职,每天打扮自己漂漂亮亮也就够了。”

“真是一场闹剧,一个倒插门废物来选总经理,那不是让全江城的人看笑话吗!”

“毕竟坐过牢,脑子不好使,以为这是过家家。”

“我要和各位股东汇报,必须换个总经理,否则穆氏集团迟早倒闭!”

“对!我们都是为了公司好!”

秘书脸色发白,暗道穆熙然肯定逃不过这一劫了。

穆熙然脸色也是不太好看,这帮高管摆明了不把她放在眼里,以下犯上,她又不可能一次性全部裁撤,否则真的要把穆氏集团弄垮。

一股深深的绝望无力感,笼罩在她的心头。

“为了公司好?”江阳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直接拿出了一沓文件,啪的扔在桌上,“可是我查到的情况,诸位......”

“全是公司的蛀虫哦。”

话语落下,爆笑声随之响起。“哈哈哈哈哈!傻叉!你不过是个坐过牢的废物而已!以为自己是谁!别说你的道歉了,你就算是吊死在人家门口,恐怕熊夫人都不会正眼看你。”“看来这一年的牢,真是给你坐出幻觉来了,屁用没有的废物东西,只会吃软饭,吹牛!”“那你打电话,道歉吧。”穆老太太冷冷的盯着江阳,“一定要把你和穆,妾啾儿新书,我只能说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