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时间:2019-12-16 13:02:10来源:试读吧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小说介绍,主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概是到了冬天,阳光没那么强烈的缘故,景易知的肤色变白了些,无边框的镜片下,眼睛不时眨动,安木槿就那样看着,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深情。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安木槿很认同,不过她还想加一点,就是戴眼镜好看,又在认真工作的男人,就像此时的景易知,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老师花样多小说精彩片段: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安木槿很认同,不过她还想加一点,就是戴眼镜好看,又在认真工作的男人,就像此时的景易知,真的帅到发光。周一下班前,安木槿突然被叫进总经理办公室,“先坐,我处理个文件。”大概是到了冬天,阳光没那么强烈的缘故,景易知的肤色变白了些,无边框的镜片下,眼睛不时眨动,安木槿就那样看着,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深情。《生如木槿,悲欢易知》第15章 拍卖会风波免费试读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小说介绍,主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概是到了冬天,阳光没那么强烈的缘故,景易知的肤色变白了些,无边框的镜片下,眼睛不时眨动,安木槿就那样看着,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深情。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安木槿很认同,不过她还想加一点,就是戴眼镜好看,又在认真工作的男人,就像此时的景易知,真的帅到发光。安木槿赶忙低下头,景易知笑了笑,“晚上有个酒会,你陪我一起去。”在纸上签了字,景易知合上文件夹,抬头便对上一道直勾勾的眼神。,景易知谋划了一切,却没算到自己的心。他以为安木槿对他来说,只是可以利用的棋子,却没想到落子生悔,差点痛失此生挚爱。安木槿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爱上了景易知。她以为景易知对她来说,是可以避风的港湾,却没想到所有的痛苦都是拜他所赐。“你曾说要护我一世周全,可后来的千难万阻都是你给的。”

《生如木槿,悲欢易知》第15章 拍卖会风波免费试读

周一下班前,安木槿突然被叫进总经理办公室,“先坐,我处理个文件。”

景易知低头说着,安木槿只好坐在一旁用来会客的沙发上等他。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安木槿很认同,不过她还想加一点,就是戴眼镜好看,又在认真工作的男人,就像此时的景易知,真的帅到发光。

大概是到了冬天,阳光没那么强烈的缘故,景易知的肤色变白了些,无边框的镜片下,眼睛不时眨动,安木槿就那样看着,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深情。

在纸上签了字,景易知合上文件夹,抬头便对上一道直勾勾的眼神。

安木槿赶忙低下头,景易知笑了笑,“晚上有个酒会,你陪我一起去。”

酒店,安木槿穿着一件长袖暗红色丝绒礼服,挽着景易知走进会场。

主办酒会的商界大佬上台致辞,安木槿才知道这是一次慈善拍卖活动,这位慈善家酷爱钻研水墨画,他把自己的几幅作品拿出来拍卖。

“此次活动所得全部善款,都将用于基金会救助名单中聋哑儿童的治疗康复。”

台下,安木槿不可置信地看向身旁的景易知,“你是特意带我来的?”

“你妹妹不是刚做完手术,正在找康复*吗?她也在名单中,我找人了解过,基金会的合作*很专业,他们会给你妹妹最全面的帮助和指导。”

安木槿热泪盈眶,感动到说不出话。

“这么多人看着呢。”景易知轻声说着,有些不自然的抬起手,抚去安木槿脸上的泪。

此时,主持人上台宣布拍卖开始,景易知拍了拍安木槿的肩膀,转过身去,安木槿吸了吸鼻子,收起哭意。

最后一幅作品,是石景画,怪石林立,山泉流淌,起拍价为二十万。

前几幅画的价格平均都在三十几万,因为是慈善活动,又是最后一幅,人们的热情不像刚开始那样高涨。

“五十万。”

介绍的话刚说完,景易知举了举手中的竞拍牌,高声说道,引得众人侧目。

石景,景石,安木槿在心里念叨,这幅图倒是挺适合挂在公司的,景易知应该也是看中了这个,才会直接出这么高的价格。

“五十万一次。”

台下一片安静。

“五十万两次。”

人们已经开始闲聊。

“六十万!”

会场后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声,所有人循声看去,安木槿也不例外,回头,对上秦默得意的眼神。

他是故意的。

上大学时,秦默在球场上用假动作骗过对手,投篮得分后,表情也是这样,安木槿太清楚他的胜负欲有多么强,心里很不高兴,这是一场慈善活动,却被秦默当作宣战的场地。

不论是什么,只要有用,秦默都会不择手段地利用,当年是,现在也是。

安木槿转回了身,复杂的神色全都落在景易知眼里,他有些生气,难道安木槿还对她的前男友念念不忘?

景易知举起牌子,冷声道:“八十万。”

秦默盯着景易知身旁的红色身影,握了握拳,接着喊,“九十万。”

此话一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连那位慈善家都有些意外,他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察言观色的能力已经变为敏锐的直觉,他感觉出两个来回出价的男人是在暗自较劲。

景易知和秦默的眼神都似有似无地落在安木槿身上,她却浑然不知,被此时有些焦灼的状态弄得不知所措,拉了拉景易知的袖子,低声说:“你让给他吧。”

让什么,画,还是人?

景易知盯着安木槿不安的脸,不悦道:“怎么,他出那么多钱,你觉得心疼了?”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安木槿被景易知奇怪的想法问得无语,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悄声解释道:“秦默很偏执,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言下之意,是劝他放弃,安木槿觉得,钱再多也不应该是这么个花法。

“你倒是很了解他,”景易知冷哼一声,“你也应该了解了解,我的字典里,没有“让”这个字。

不论画,还是人。

景易知抬起手臂,“一百五十万。”

主持人接连确认三次,无人出价,他举起手中的拍卖捶,重重敲下,“恭喜景先生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拍得一号作品。”

掌声中,景易知上台,与慈善家握手,“小景总真是大手笔。”

慈善家笑着称赞道,景易知听到这个称呼,眼中的不悦一闪而过,随即客气微笑,“哪里,王先生的菩萨心肠在商界谁人不知,多靠您给机会,我才能为慈善事业尽一份绵薄之力,能得到您的大作,实是荣幸。”

慈善家眼中赞赏的意味更浓,拍了拍景易知肩膀,“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像你这么热心又谦虚的人了,鄙人拙作能得如此赏识,也算是缘分,今天就算交个朋友,以后有什么事,你都尽管开口。”

随后,慈善家又亲切地与景易知合影,看着台下脸色铁青的秦默,景易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秦默恨得牙根痒痒,他冒险出高价,就是想给作为商界长辈的慈善家留下一个深刻印象,顺便还可以打压景易知。

到头来还是被他抢了风头。

拍卖活动结束,酒会开始,秦默走上前,拉起安木槿的手。

“你干什么。”安木槿低声呵斥,不敢挣扎地太过明显,怕引人注意,给景易知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她只能任由秦默拽着,往门外走去。

景易知下了台,看到这一幕,正想过去,却被慈善家叫住,只好回头应和。

楼梯间,安木槿低着头,故意不看秦默,“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要是不让秦默说完,他也不会善罢甘休,安木槿干脆开门见山,皱着眉说道。

小说《生如木槿,悲欢易知》 第15章 拍卖会风波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