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许樾宗政彦煦

时间:2019-12-16 12:56:56来源:试读吧

《许樾宗政彦煦》小说介绍,全文免费阅读紫娟见李妈妈失神,立刻就冲进了房间里面:“小姐,廉亲王明日就要登门拜访呢!”“你……”李妈妈说了一个字就不说了,小姐一向喜欢紫娟,也难怪紫娟如此猖狂。紫娟点了点头:“老爷说明天小姐要亲自去感激廉亲王的救命之恩呢,让小姐好好准备一下。”一直坐在梳妆台前的许樾转过了

许樾宗政彦煦

许樾宗政彦煦冲田总悟语录小说精彩片段:“你……”李妈妈说了一个字就不说了,小姐一向喜欢紫娟,也难怪紫娟如此猖狂。“小姐、小姐……”一个小丫鬟冒冒失失地冲进了院子里,守着门的老嬷嬷有些不悦地拦住了她:“紫娟,吵吵闹闹的做什么,不成样子。”紫娟见李妈妈失神,立刻就冲进了房间里面:“小姐,廉亲王明日就要登门拜访呢!”《许樾宗政彦煦》第2章 重生免费试读

许樾宗政彦煦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许樾宗政彦煦》小说介绍,全文免费阅读紫娟见李妈妈失神,立刻就冲进了房间里面:“小姐,廉亲王明日就要登门拜访呢!”“你……”李妈妈说了一个字就不说了,小姐一向喜欢紫娟,也难怪紫娟如此猖狂。紫娟点了点头:“老爷说明天小姐要亲自去感激廉亲王的救命之恩呢,让小姐好好准备一下。”一直坐在梳妆台前的许樾转过了身:“是吗?”,她是镇国将军的嫡女,也是苍连的皇后,她曾经以为自己最爱的人是廉亲王宗政和安,可是直到那个人死了她才明白自己辜负了一个多么深爱自己自己的人。重来一次,她一定会睁开双眼看清自己身边的人,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守护那个人。

《许樾宗政彦煦》第2章 重生免费试读

“小姐、小姐……”一个小丫鬟冒冒失失地冲进了院子里,守着门的老嬷嬷有些不悦地拦住了她:“紫娟,吵吵闹闹的做什么,不成样子。”

紫娟不满地瞥了一眼李妈妈:“李妈妈,我是有事要告诉小姐。要是耽误了,小姐可不会轻饶了你。”

“你……”李妈妈说了一个字就不说了,小姐一向喜欢紫娟,也难怪紫娟如此猖狂。

紫娟见李妈妈失神,立刻就冲进了房间里面:“小姐,廉亲王明日就要登门拜访呢!”

一直坐在梳妆台前的许樾转过了身:“是吗?”

紫娟点了点头:“老爷说明天小姐要亲自去感激廉亲王的救命之恩呢,让小姐好好准备一下。”

许樾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紫娟以为许樾会赏她一些什么东西呢,结果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一句话,有些失望地走了。

她脸上的失望自然是落在了许樾的眼中,许樾不动声色却在心中冷笑,紫娟这样的白眼狼真是让人讨厌呢。

许樾再次转过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经过了三天,她终于确定自己重生了,重生到她十岁的时候。这个时候哥哥还没有死,母亲也没有死,一切都还来得及。

十岁的她跟随母亲进宫,不小心和母亲分开之后误入御花园失足落水,当时一个男孩救了她。在她昏迷之前,她只迷迷糊糊地记住了那个男孩的脸。当她醒来之后已经在回家了,那个时候所有的人都以为是送她回去的廉亲王宗政和安救了她,再加上宗政彦煦和宗政和安的长相相似,她一直都认为救了她的人就是宗政和安。

世人都觉得廉亲王宗政和安温文儒雅、贤良谦和,而宗政彦煦却是暴虐成性、冷血无情,可是谁又能看到宗政和安的伪善,宗政彦煦一颗真正为民的心?

许樾重生的那一天正好是她落水醒来的时候,她早就知道三天之后宗政和安会登门拜访,这一次她不会让宗政和安如意的。

“紫娟,姐姐在房里吗?”

“小姐在里面呢。”

“那我进去看看姐姐。”

……

就在许樾沉思的死后,门外的声音让她回过了神,她怎么忘了,今天下午她的“好妹妹”许韶会来看她?

许韶很快就走进了房间:“姐姐,这几天母亲说你需要静养,我就没有来看你,希望姐姐不要责怪我。”

许樾转过身看向许韶,许韶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如同那娇艳欲滴的鲜花一般一眼看上去就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保护欲。反观许樾,她的长相不算是极美,脸部的棱角略显锋利,长相大气,带着几分男子的飒爽之气。

许樾不由地想起宗政彦煦曾经说过自己虽是女子,却一点都不输男子,身上带着一种松竹的坚韧。那个时候的自己知道宗政和安喜欢温柔的女子,对于彦煦的评价很不开心,但是现在想来真正了解自己的还是宗政彦煦。

许樾自认为自己对许韶很好,甚至为了许韶不惜一次又一次地惹母亲生气,可是许韶是怎么对自己的呢?哥哥的死、母亲的死,恐怕就连外祖一家出事都与许韶和宗政和安有关。

许樾看着站在许韶身后的紫娟,想起了上一世那一场可笑的“意外”。那个时候宗政彦煦固执地要娶自己,她大怒砸碎了屋子里所有的东西,许韶来劝自己,她不过是轻轻地推了一下许韶,许韶就顺势倒在了地上,摔碎的瓷器割破了许韶的脸,留下了一道“疤痕”。

因为那条疤痕,自己差点被父亲打死,名声也彻底败坏。若不是宗政彦煦执意要娶自己,恐怕自己上辈子真的是会凄惨一生。她入宫后,许韶因为脸上那道“疤痕”也无人上门求亲,她很愧疚,对许韶一直都很好。

可是上辈子她直到死才知道那道疤痕是父亲和许韶一起设下的圈套,既能败坏了自己的名声,又能名正言顺地留在家中等着宗政和安称帝之后嫁给他,真是好算计。

而在那场“意外”中,紫娟可是出了不少力,后来她入宫紫娟也是一直陪在身边,一直离间她和宗政彦煦的关系,也是她和宗政和安之间的传信人。现在想来,自己当初居然会相信这样的一个人,真是可笑。

许樾站起身走向许韶,此时的许韶和她的亲生母亲婉姨娘在将军府中都是做小伏低,两个人都是胆小怯懦、逆来顺受的样子,博了不少的同情。也让自己对她们放松了警惕,一度将许韶当成自己的亲生妹妹,后来哥哥“意外”去世,她也不惜扶持婉姨娘的庶子许默鹏,可惜最后换来的只有背叛。

许樾伸出手抚上了许韶的脸颊,她的手很凉,不带一点温度。许韶似乎受了一惊,想要往后退,但是又因为担心什么不敢后退,只是红着一双眼睛看着许樾:“姐姐,你怎么了?”

“许韶,你可是我最‘疼惜’的妹妹,姐姐关心你也不可以吗?”许樾笑着问,不知道为什么许韶的后背猛然窜起一阵凉气,她总觉得许樾哪里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出来。

“韶儿明白姐姐的心意。”许韶努力扬起笑容,许樾收回手:“许韶,听说默鹏要和默琛陪父亲一起去围场打猎,是吗?”

许韶心脏骤然一缩,许樾为什么会突然关心这件事情,难道是她察觉出了什么,这不可能啊!

“姐姐,这件事情不是早就定下来了吗,秋猎的时候父亲想要带两位哥哥一起去见识见识。”许韶解释道。

许樾听着许韶的话,心中的怒火爆发,但是她知道现在她只能忍耐。上一世,就是在秋猎的时候,哥哥许默琛从马背上摔下来当场死亡,哥哥的死给了母亲很大的打击,之后的几年一直卧病在床,最后病逝。母亲最后的“病逝”,亦是这些人动的手脚!

“你也看到我了,我已经痊愈了,妹妹还是回去吧。”许樾突然之间不想看到许韶的脸。

许韶却不走,反倒是坐下了:“姐姐,已经快要入秋了,没想到你居然失足落水,水又凉,姐姐这三天来也是低烧不断,还是好好注意身体。刚刚姐姐的手很凉,还是让丫鬟熬点姜汤喝一喝的好。”

许樾见许韶不肯走,心中冷笑,既然你不走,就休怪我无情了。许樾在许韶的对面坐下:“是啊,这些天来一直低烧不断,不过昨天晚上睡前喝了一碗药,睡了一身的汗,今天早上才觉得身子舒服了一些。”

“姐姐吉人自有天相,有廉亲王相救,就是那病也要离姐姐远远的。”许韶打趣道。

许樾听许韶提起宗政和安,心中有些好奇,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现在看来,许韶貌似对廉亲王很有好感。不过也不奇怪,宗政和安虽然才十六岁,但是此时他的温谦公子之名已经流传出去,京城中很多的女子都对宗政和安有好感。

而且现在虽然是宗政彦煦为帝,但是政权其实都是掌握在宗政和安和太后的手中,宗政彦煦反倒像是一个傀儡皇帝,也因此宗政和安更得人心。

小说《许樾宗政彦煦》 第2章 重生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