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仙道秩序

时间:2019-12-16 12:27:36来源:试读吧

《仙道秩序》小说介绍,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他两手牵动,漫天神华汹涌澎湃,好似大河滔滔,悉数没入他四肢百骸,体表赤霞滚滚,红光涌动,滔滔伟力排天而起,晨风仿若是化作了一尊焚炼天地的烘炉。晨风静静盘坐在地,手上印结变幻。那天地元气顺随流淌于虚空,仙光涌动,神力滔滔。在晨风头顶约莫三尺处,那里虚空震荡,如水

>>>《仙道秩序》章节目录<<<

仙道秩序

仙道秩序爹地别抢我女人小说精彩片段:晨风静静盘坐在地,手上印结变幻。那天地元气顺随流淌于虚空,仙光涌动,神力滔滔。在这段时间,似那种枯槁的树根儿似的东西,晨风真是享受了个够。虽说对于这种东西,他是殊无喜感,但究竟还是架不住纯狐那温柔而淡漠的目光。他两手牵动,漫天神华汹涌澎湃,好似大河滔滔,悉数没入他四肢百骸,体表赤霞滚滚,红光涌动,滔滔伟力排天而起,晨风仿若是化作了一尊焚炼天地的烘炉。《仙道秩序》第六章 苍天裂痕中的黑手免费试读

仙道秩序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仙道秩序》小说介绍,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他两手牵动,漫天神华汹涌澎湃,好似大河滔滔,悉数没入他四肢百骸,体表赤霞滚滚,红光涌动,滔滔伟力排天而起,晨风仿若是化作了一尊焚炼天地的烘炉。晨风静静盘坐在地,手上印结变幻。那天地元气顺随流淌于虚空,仙光涌动,神力滔滔。在晨风头顶约莫三尺处,那里虚空震荡,如水纹涌起,丝丝缕缕的黑气自那动荡的虚空弥散而出。黑漆漆的符文自虚空中翻涌而出,符文缠绕交织,化作冷幽幽的长链,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诡怪荒岛,神秘洞府之外灵境似的世界…古棺之中绝色倾城的女子……她,是谁?黑漆漆的苍天裂痕中伸出的巨手…一切且从这里开始,带着深入灵魂的骄傲与年少的轻狂,佳期未必如梦!踏歌行!

《仙道秩序》第六章 苍天裂痕中的黑手免费试读

在这段时间,似那种枯槁的树根儿似的东西,晨风真是享受了个够。虽说对于这种东西,他是殊无喜感,但究竟还是架不住纯狐那温柔而淡漠的目光。

不过,深得他意的却是,那些药似乎确有奇效,经这段时间的体验,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晨风静静盘坐在地,手上印结变幻。那天地元气顺随流淌于虚空,仙光涌动,神力滔滔。

他两手牵动,漫天神华汹涌澎湃,好似大河滔滔,悉数没入他四肢百骸,体表赤霞滚滚,红光涌动,滔滔伟力排天而起,晨风仿若是化作了一尊焚炼天地的烘炉。

黑漆漆的符文自虚空中翻涌而出,符文缠绕交织,化作冷幽幽的长链,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

在晨风头顶约莫三尺处,那里虚空震荡,如水纹涌起,丝丝缕缕的黑气自那动荡的虚空弥散而出。

“咔…”似玻璃镜碎裂的声音传来,晨风头顶处的空间竟是寸寸的坍塌开来,其间黑气涌动,紫色电光炸碎,光屑迸溅,那一片残损的空间,忽张裂忽紧缩,极不稳定。

晨风张开双目,左目中紫气流转,似列星旋照,仙光焰焰。

即使没有仰首去看,头顶处的景象,依然丝毫不差的映照入了晨风心头。那只左眼,似乎能将六合之内的一切物事物象,尽数收纳呈现于心中。

“那便是元域?”晨风微微失神。

经纯狐的百般折磨之后,晨风已然将一身之元气,修炼至了圆满。

抬手之间,便有千钧巨力。但人身究竟是极有限的,以身体为元气之容器,当元气愈来愈炽盛,终归会有不能容纳得下的时候。

当此之时,便要向外探求化解之道,而这化解之道,便是向外开拓元域。

这个世界很美,不仅有我们可以肉眼目见的表征美,更有我们不能以眼目观察到的内在之美。

这便如我们人身,我们可以看见脏腑形体,四肢血脉,然则深藏于身体之中的,还有我们不能目见,不能触及,甚至难能觉察得到的经络气穴。

虽然不能目见,不能触及,但其存在,却是实实在在的,先天元气后天精微之气,有条不紊,各安其道,流注于经络腧穴。

人生于天地间,必与这天地相参,日月相应,人身有经络腧穴这样一套独特的隐性的气血体系,这天地亦是有着自己的一套不能为常人目见的内在体系。

而元域,正是这不能为常人目见觉察的天地隐秘中的一点。

望着那极不稳定的元域,晨风赶忙两手结印,牵动脐中神阙内的元阴元阳之气,上行于颠顶,二气交汇,化作九条黑漆漆冷幽幽的长链,好似钢铁浇铸一般,将那元域紧紧缚住。

那原本变动不止的元域,在阴阳元气化作的黑链束缚之下,再难变动分毫。

晨风不由地深深呼了口气,心总算放了下来。他能感受得到,那元域和自己有些极为密切的联系,其间丝丝缕缕的天地元气,不徐不缓的往身体融进,经由周身经脉腧穴,周流不息,滋养着自己的身体。

“晨风果真了得。”纯狐自虚空中款款走出,莲步轻缓,淡雅从容,丰姿超然。

“纯狐是称赞我?”望着丰姿卓然的佳人,晨风双目不由地一亮,被女神这样直白地赞赏,他心中感到一阵飘飘然,不过,虽然是极开心,可晨风却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依然表现出一副并不很在意的样子,面子这东西,平时可以没有,但在纯狐面前,那是决不能少了一分一毫的。

纯狐微微一哂。

晨风摸不清她是在笑什么,但看着她笑颜盈盈,不禁也高兴得很。

望着浅笑盈盈的纯狐,心中蓦地一热,便要站起身来,哪想得到,方才站起一半,竟是一下子扑向地上。

“晨风可急不得,元域甫开,一身精气早便耗得差不多,遑论是还身负千钧重?”纯狐见晨风将倒,一步踏出,俯身将晨风轻轻扶住。

“纯,纯狐……”晨风面向纯狐,倚在她的香肩上,晨风微微一颤,二人面面相贴,他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了脸庞上传来的那柔腻而又温热的触感。

鼻息之间那淡淡幽香,令他心下一阵躁动,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这样的一个动作,固然是瞒不过纯狐的,但纯狐并未说什么,从容淡然,似是无感。

“纯狐的味道,好迷人。”晨风轻声低语,说着,竟是向着那容光绝艳的脸庞上一吻,这一吻并没有持续太久,还不待晨风心中有所感念,纯狐便向后退了一步。

“你觉得纯狐记不起曾经的事,就可以任你恣意轻薄?”纯狐看着晨风淡淡说道,听不出其中是怎样一种感情。

“我……不,不是的,我……”,纯狐的话语猝然落入耳中,晨风这才猛地惊醒,突觉自己实在有些轻狂过头了,想要说些什么补救的话,却是失措已极,不知如何措辞才好。

经这段时间相处,他自认为和这个女子的关系已是极好的了,遂不免有些得意忘形起来,以致做出方才那样轻浮的举动来。

那样的动作,若果放在曾经的那个世界,或许倒也并无不可,且能够引得姑娘们抿嘴一笑,小拳头轻轻一捶他的胸膛也未可知。

但是,此地却并非那个现代的文明的世界啊,纯狐可不会挥起小拳头捶他的胸膛。

“唉!这……我TM是犯什么浑!”晨风叹息一声,抚了抚下颔那稀稀疏疏的胡茬子,心中空空,愣是想不出什么靠谱的法子来。

纯狐不比寻常女子,若果是寻常姑娘,兴许自己低首垂眉,恬不知耻地卖笑一番,事也就结了。但纯狐究竟是不同于那些女子。

晨风乜斜着眼,偷偷瞧了眼纯狐。

只是纯狐面目无情,淡漠的眸光全无半许焦距,猜不透她目下是怎样的心思。

“……”

“吼——!!”便在晨风极是无奈之时,一声滔天巨吼自天际震荡而来,将他缠结的思绪生生打断。

二人同时循声望去。

却见,天宇之上,虚空寸寸崩裂,一道纵横千里的裂痕,横亘高天,好似苍天的伤口,丝丝缕缕的黑气,自那崩塌的天穹泄溢而出。

“怎,怎么……?”晨风望着那横生异象,不知所以,不由看向纯狐。

还不待纯狐说出什么,那纵横千里的裂痕中,紫色电芒缠绕交织,万重雷光轰然压落,流电奔雷,黑气排天而起,滚涌滔滔,一只巨手,从那横贯千里的巨缝中探伸出来,就像是一座大山,扎根在了万里苍穹之上。

那巨手,只伸出前臂一段,之后,任它万般挣扎,也难以再伸出些许。

那手上,覆以黑漆漆冷幽幽鳞片,序列致密,好似钢铁一般冷凝冰凉。

它的指节间,黑气涌动,电光流窜,一如九幽般渊深。

“它,它……”晨风骇然失语,天上那种东西……简直是不得了了,他已经不晓得该说什么了。

相较洞外那只怪兽,这只显然是要强势太多。

晨风怔怔望着那高天上的异变,周身气血蓦地动荡起来,他的右眼,瞳仁绕转,化作黑漆漆的混沌气,在眼中右向圆周流转,丝丝缕缕的泄溢出来。

眼中赤色铭文,仿若是在九幽中垂悬绕转。那红色铭文愈转愈快,周围黑气亦是随之流泄不止。

那高天上的黑色巨手,此刻竟是又向外伸出几分,覆满黑漆漆鳞片的手已极近逼临大地。

巨手撕舞挣扎,滔天的吼叫挟着天崩地坼罡风,滚滚涌来,不过,所有的蛮横与狂暴,在纯狐三尺外,尽皆消弥于无形。

纯狐幽幽一叹,转身逆着晨风的面目,纤纤玉指轻轻点在他的眉心。

一指既下,仿若有着荡尽一切邪祟的力量。

“哗啦啦——!!”那高天之上,滚落九条神链,黑漆漆、冷幽幽,闪烁着冷凝的光泽。

长链绕转,将那巨手紧紧束缚,拉扯回天穹之中。

那巨手张舞乱扰,然则,任它费尽气力,也不能挣脱丝毫。

那巨手被扯回苍穹之中,晨风右眼异象亦是随之磨灭。

眼前蓦地一黑,晨风忽地扑地倒去,纯狐一步向前,将他的身体扶住。

……

脸颊上有丝丝‥的感觉隐隐传来,晨风不自觉地伸手抹了一把。

手上一片‥感,但是他满身困顿,神疲倦怠,脸上的不适感觉并没有令他当即清醒过来。

晨风吃力地睁了睁眼,眼中朦胧而又模糊,他轻轻拍拍额头,有些儿艰难地坐起来。脑袋里的沉闷劲儿,一阵一阵袭来,头如裹素似的昏重。

“这是……啥玩意儿?”待头脑微微清醒,他才注意到手上、脸上的东西。

手上方才从脸上抹下的东西已经干去了不少,不过仍有少许未干。

掌指轻轻捏了捏,有种湿漉漉的感觉,不知是何物。

在衣裳上抹了抹,将手擦拭干净,遂又撸起袖子擦了擦脸。

望了望四周,晨风发现自己正身处来时的海岛密林中。

“那是……啥玩意?!”当他转身看向后方时,不由地一阵惊愕。一只似马非马,身长双翼,额生独角的奇形生物正定定盯着他。

那东西一身素洁,它的双翼尤其引人注意,雪白的羽毛,晶亮纯净,阳光熠熠下,玉质似的明润。

神光灵气,直引人侧目。

只是目下,它嘴上垂涎,与这神骏身份,颇不契合。

“莫非你……”晨风瞧着它嘴边挂着的涎水,心中一时澄然。

“被它舔了……”晨风有些失神,望了它一眼,对它的奇异模样,心中禁不住好奇,不由地向它走近,试图一探究竟。

只是才刚靠近几步,那白马竟是蹄上仙光迸裂,化作一道长虹,跃上了树去。

它轻轻立在枝头,轻若无物,一对雪白双翼,素白的仙灵气氤氲流转。

“你……好快!”晨风望而却步,不打算再追下去,他心里明白,追是不追不上的,就像他幼小时爱追麻雀,那麻雀小巧,每当他向前一步,麻雀便轻轻地低低一跃,与他保持小段的距离。

他见麻雀飞得不高跃得不远,心中总存有一丝丝的希望……或者说是侥幸。然则却是大半日下来,徒然劳累罢了,后来晨风算是明白了,自以为强过麻雀,实则人家麻雀又何尝不是在戏耍他呢?

眼下这白马,与那捉不到的麻雀又有多大区别呢?

摇了摇头,晨风向四周观望观望,发现周围这一片密林中,除他外再无别人。

“纯狐……”待思绪微微稳定,晨风这才发现纯狐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他心里有些焦灼。

“我记得天上有一只大手……然后……”晨风努力回忆自己在那洞内时的事,却至多忆及自己昏倒而止,之后的事,全无印象。

“纯狐……先在这里等等看,她若不出现,那就只能去寻她了。”晨风在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

对于纯狐,晨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很美,晨风以前从未见过似她这样的美人,可是她却又像是幻梦一样不可即。

但是,只要是美好的物事,不论真实或者幻梦,人都会心向往之,这是极可称赞的。对于纯狐,晨风便是满心向往的,虽则如此,但晨风究竟对她有多少感情呢?说实话,晨风自己也不晓得,不过一切从心,这种说本就说不清的事也就更无所谓了。

毕竟感情一事,其发生于心,言语又怎么能丈量它呢?

见着那人时,心里一片温暖写意,说不出的快活,见不着她时,但要手头无所事事,便会一心所系,全在她一人,尽感焦灼,心里头说不出的烦乱、不痛快。

大概,仅此而已。

小说《仙道秩序》 第六章 苍天裂痕中的黑手 试读结束。

仙道秩序

仙道秩序

作者:张炆昇类型:都市小说状态:连载中

诡怪荒岛,神秘洞府之外灵境似的世界…古棺之中绝色倾城的女子……她,是谁?黑漆漆的苍天裂痕中伸出的巨手…一切且从这里开始,带着深入灵魂的骄傲与年少的轻狂,佳期未必如梦!踏歌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