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与弟弟逃亡的一百二十天

时间:2019-12-16 11:48:03来源:试读吧

小说精彩阅读:与其他城区相比,顾城区不大,但是位置优越,前可毗邻大学城,后可接近YCS实验区,因此吸引了大量居民。苏女士当年说是为了我们方便上学,费了大精力抢购了顾城区的这套房。街道两旁的路灯依次点亮,装饰着顾城区的热闹。这里是浅川最富有人文特色的城区,是上任国王为了感激顾城博士对帝国医疗事业的贡献,特地用他的姓名命名。天空泛红,夕阳渐落。

与弟弟逃亡的一百二十天

0.1逃亡的第六十一天1

天空泛红,夕阳渐落。

街道两旁的路灯依次点亮,装饰着顾城区的热闹。这里是浅川最富有人文特色的城区,是上任国王为了感激顾城博士对帝国医疗事业的贡献,特地用他的姓名命名。

与其他城区相比,顾城区不大,但是位置优越,前可毗邻大学城,后可接近YCS实验区,因此吸引了大量居民。苏女士当年说是为了我们方便上学,费了大精力抢购了顾城区的这套房。

而我也在这里度过了初中与高中,甚至是最为重要的一段时光。

因此,我是绝对不会认错面前这小区,也不会认错这些熟悉的邻居。无论是小区广场上正在舞动身体的老阿姨们;又或是小区门外正在牵着宠物遛弯的大爷,都让我确定这就是浅川顾城区我家楼下。

我不等苏女士说完话,就挂断了她的电话。心里着急地翻到手机主页,看清楚上面的时间后,真得被吓得将手机掉落至地面。

那碎屏声音清晰,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做梦。

我只记得自己应该是死了。

可现在,我怎么会站在自家小区的门口,还接到了苏女士的电话。

这电话的内容极其熟悉,就和这个故事的开端一样。我就是在小区门口接了苏女士的电话,然后回家发现苏沅杀人,被迫跟着他逃亡了整整六十天。

在这个六十天里,我还差点成为了帝国女王的丈夫。

这一番想来,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梦?

而且还是那种厚颜无耻的后宫白日梦,在那个梦里,充满了烂桃花。

小区广场上又响起吵闹的音乐,我捡起地上的手机,看到手机屏幕破碎,心疼到无法自拔。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分清楚这个是梦境还是现实,但是手机碎屏非常令我心疼,甚至让我大喊一声:“我的手机啊!”

这悲痛的声音,配合着手机的震动,让我看见几条短信息。一则是苏女士发来的责难,问我怎么挂她的电话;一则是买房广告;还有一则竟然是苏沅发来短信,写着“哥哥快回家”五个字!

我一看到这个,就想起死前苏沅冲向我的那幕,他嘴里念着什么,我已经听不清,只能感觉到心脏一点点地抽痛。

这种痛觉让我握紧了手机,让“回家”两个字更加映入我的脑海中。

我将手机塞进书包里,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画面,鼻子突然有些酸。

如果之前都只是一场大梦,就如同庄周梦蝶,那么我现在到底是真实,还是在做梦。

我快步走向楼梯,在门口给了自己一耳光。那声音吓得身边的邻居后退了几步。

楼道里的白炽灯忽明忽暗,照着电梯门上红褐色的液体,让我感觉到一丝不安。

我走进电梯,按下51楼的按钮,动作迅速地躲过一滴电梯顶落下的红褐色液体。

这液体的颜色不像人血,但是那丝丝血腥与恶臭,让我的鼻子难受。

我捂住鼻子,忍住恶心,在45楼就下了电梯。

门外站着一对夫妻,正牵着他们调皮的孩子与我插肩而过。那对夫妻的模样我记得,就是当初顶楼的律师一家。

我喊了声:“等一下!”

那对夫妻回过头,不解地看着我,让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告诉他们。

可那律师看我盯着他,皱眉吼我一句:“你干嘛?看什么看!”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看着他的妻子与孩子嘱咐一句:“你们……出门要注意安全,尤其……尤其是小孩!那个电梯……”别做了!

那律师打断我的话,完全不想听我说话。他以为我在诅咒他们,气得想上前来打我。好在他妻子拉住他,说着:“行了,行了。别闹了,来不及了!”

那律师还是很生气,对着妻子骂道:“急什么急,那小子说话跟精神病似的。这个破小区,什么都破,迟早要完蛋!”

我觉得这律师还挺有远见,就是脾气不太好。他身边的孩子也对着我做鬼脸,拿怀里的玩具手枪射击着我。

律师妻子也嫌弃地看了我一眼,拉着她丈夫与孩子走进电梯,正好让一滴红褐色液体滴落到孩子的玩具枪口,被那孩子塞进嘴里舔了舔。

我想上前阻止,可律师却目怒凶光地对着我说了句:“滚!”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孩子舔完红褐色液体,站在他母亲身边,竟然诡异地对我笑了笑。

我看了他的笑容,突然回想起之前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的帝国。

那个帝国已经全面沦陷,活下来的人很少,他们并没有因为灾难变得团结一致,甚至为了争夺乐园的名额,能大打出手。

我徒步走了六层,在家门口时,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按照之前的经验,我进门后会看见一具黑衣人尸体,这个黑衣人是被苏沅所杀。

因为他是来攻击我,所以被苏沅处决了。

我的手按在门把手上,心里甚是煎熬。我一方面不太想见到那个冷冰冰的苏沅,不想与他逃亡;另一方面,我又想去看看那个黑色短发的冰冷少年,想告诉他自己已经什么都知道,想和他一起离开浅川,去他当初准备的地方。

或许我可以尝试跟苏沅待在一起,待一辈子。

想通了这些,我叹了口气,觉得又要面对那具黑衣人尸体。

手指在密码上按下几个数字,指纹识别后,随着一声清脆的开门声。

我拉开了大门,门内玄关处灰暗,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只感觉到一人冲向我。

我立刻做好防御,按下灯开关。

玄关灯亮,那个人冲向我的人终于暴露在我面前。

他穿着淡蓝色的背带短裤,身上粉色的衣服、头上粉色的头发、还有那张被天使吻过的脸,就被我的反击打中。

我听见一声“啊!”

那个人就摔倒在我脚下,说着:“哥哥,你干嘛打阿沅!”

那软糯如同棉花糖般的声线,那满是撒娇的声音,都让我面部肌肉抽搐。

我正在自我怀疑,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听见“阿沅?”两个字。

我看着他,说出:“苏沅?”

那个粉色头发的小少年点点头,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看着我说着:“哥哥坏,都不接住阿沅!”

接住阿沅?

我后退一步,看了看自家门,又看了看玄关处干净的地毯,说出:“你这人设换的有点吓人啊!”

与弟弟逃亡的一百二十天精彩评论,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看了与弟弟逃亡的一百二十天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