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许君世世共韶华

时间:2019-12-16 11:40:07来源:试读吧

小说精彩阅读:少顷,临渊抬头看了桀宇,问道:“你是涯安境的公子?”沈临渊得知这个消息先平静了一刻,知晓她鼎性的岁宁先挪开,沈流云慢了一点,临渊回神二人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桀宇是涯安境境主!

许君世世共韶华

临渊静静地站着,看沈流云和沈岁宁看她像看个傻子。

桀宇是涯安境境主!

沈临渊得知这个消息先平静了一刻,知晓她鼎性的岁宁先挪开,沈流云慢了一点,临渊回神二人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

少顷,临渊抬头看了桀宇,问道:“你是涯安境的公子?”

是涯安境的公子,涯安境公子有许多,就连沈流云也恬不知耻的唤自己为二公子,但这涯安境的公子却只有一个。

桀宇没有回答,揽过临渊的肩,掏出欠条,在她眼前晃了晃,挑眉道:“我是谁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我们确实有金钱往来。”随后,那扇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他拿在手中,啪的一声合起来。

临渊一把接过欠条,不满道:“还是堂堂涯安境的公子,只会欺骗我这小女子,既然是境主你来我家光明正大来就是了为何还要和我暗中接触?”那些往日的场面一幕幕浮现在脑海,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是桀宇常常又摆出一副全都是为了她的样子,虽然怀疑,当也说服自己接受。

“我何曾欺瞒与你,我说来寻人就是来寻人,有人欠了我一笔债,欠债时间过长,非得我自己出来讨。”桀宇却是在心中想,他从未欺骗过任何人,临渊吗,也没有,他曾经千方百计把她踢开,想让她安安稳稳的过一世,是她自己又寻到他身边的,说到底他从为骗过临渊。

“我以为,你知道的。”桀宇笑眯眯对临渊道。

反正在心中思索了一遭,事情最后的结论就是临渊先来找的他,这样就够了,他已经原谅了自己。

生来桀骜,高于穹宇。临渊心里想起了上次在悬岭桀宇对沈流云说的话,这句话,她曾经在《涯安境志》上看过。

八百年前,冥界新王即位,涯安境突然出现了一个境主,而且不知道为何,涯安镜中人对此境主都是态度都是极其恭敬,《涯安境志》中未讲明其缘由,但现在让临渊惊讶的是整本书中对境主提及并不多,甚至少到可怜,只有一句话:生来桀骜,高于穹宇。

“这整个涯安境都是你的,怎么还如此小气,欠你笔债,那么久了还能记得,一点都没有涯安境公子的气度。”临渊想起那张欠条,直怪人心难测,谁能料到人界走一遭下来除了自己给沈流云带的那框便宜东西,就留了这么张欠条,起初回到涯安境,她心中还惦记着这张欠条,如今时间一久,就不怎么放在心上了,没成想桀宇竟然此时拿出来。

“这整个涯安境都是我的?”桀宇挑眉。

“都是境主了,还和我计较欠条一事,我堂堂沈家大小姐,被你骗了一次又一次。”桀宇能原谅自己,但临渊可没那么快消气,临渊一路回想,自认识桀宇以来,自己好像时刻处在混沌当中。不久之前,在临渊阁和桀宇像相处甚欢,她以为,自己总算聪明了一点,可以跟上他的脚步,也在心里暗喜,桀宇是不是停下来观望她。

临渊如是想着,眼睛渐渐由清澈到复杂,各种情绪交汇而来。

乔歌戳了戳岁宁,“阿姐,阿姐好像生气了。”

“生气了也是我阿姐,你要叫师伯。”岁宁看着临渊那边的情况,虽然疑惑,但不妨碍她敲敲乔歌比她矮了半个头的脑袋。

“师伯?你是我媳妇,什么时候成师徒了。”乔歌抱怨道。

岁宁此刻穿了男装,当了家主杂事繁多,婴儿肥已经退的差不多了,乔歌打量了一下,岁宁站在他身边,虽然眸中坚定果敢,但是清秀赢弱,真的只是个比他先懂事的孩子。于是此刻,乔小公子痛下决心,决定徒弟就徒弟,反正只要最后是他媳妇,当两天师父以后也是叫媳妇,重要的是,他要早点学会做一家家主,要不然只怕他这个徒弟是熬不成丈夫了。

桀宇拎着临渊过来的时候临渊蔫蔫的,没办法,人家左手欠条,右手又是境主府好吃的零嘴,她争辩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早点妥协,省点口水,好吃阿穆后面给她运过来的零嘴。

沈流云在一旁看了看,摇摇头,感叹这沈家新的一代还是不行,太软弱可欺,没有立场,说两句就被诱拐走了,可怜自家曾经被保护的不知如何自处的丫头就这么丢失了自我。

“果然,论医术、人品、才干,这沈家,还是我独领风骚。”沈流云暗自在心里感叹道。

岁宁带着他们到北楼时北楼门口围了了几个人,乔哥仔细一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因为提着刀剑对着的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在沈家四阿公。

沈流云走前和四阿公说过,过个两个半时辰,叫四阿公来趟北楼,不过四阿公提早到了,被这几个伙计给阻在北楼外面。

“乔小公子,你们乔家的伙计什么时候能替我做主了?”岁宁指着眼前这一幕,冷声问乔歌。

乔歌心里慌乱,嘟囔道:“刚才喊着让我叫阿姐师伯,怎么如此善变。”虽然口中抱怨着,但还是赶紧过去打探情况。

这一打探,岁宁笑意更深了,大笑着骂乔歌没脑子,主子傻了才有这一窝子的啥火急。

四阿公平常都在祠堂试他的棋局,这沈家,恐怕除了沈流云,家主要见都得先和他那小侄子说一声。四阿公过来,这群伙计不认识,只当乔歌多了个跟他抢媳妇的人,所以大家抄家伙就恶狠狠的对峙着四阿公。

这段话后来成了这群人为数不多的笑话之一。

乔歌住进北楼以来第一次堂堂正正的走进北楼。

这个院子是叫北楼,但是真正的北楼在楼上,岁宁住那里,乔歌一只脚踏进去又在悄悄地缩了回来。因为北楼那面书墙看起来就像悬岭藏书阁的一层一样简直就是把藏书阁的一楼搬过来一般,乔歌看了一眼,偷偷的溜了出去。

岁宁眼睛里漏出狡黠的目光,岁宁和临渊招呼着大家退出来,进了另外一间房。

许君世世共韶华精彩评论,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看了许君世世共韶华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