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一定是我婚闹的方式不对

时间:2019-12-16 11:35:30来源:试读吧

小说精彩阅读:江源没再追上去,站在原地目光深沉,忽然他笑了。颜秋思不想再和江源纠缠,可江源的话,她却信了七分。江源此人阴险狡诈、善于伪装,但是她和江源的恩怨纠葛如此之多,过去的事,多一桩少一件又有什么区别,单单这件事他不承认,说明有可能还真不是他。“江源,你少特么惺惺作态。”

一定是我婚闹的方式不对

火爆新书《一定是我婚闹的方式不对》由麦田里的一只田鸡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颜秋思张明轩,书中主要讲述了:月城。 携悦大饭店大门口,能带花圈来参加婚礼的,颜秋思大概是第一人! 大厅内富丽堂皇,现场亲朋满座,交杯换盏之间,皆是巨星名流,足见排场不小。 颜秋思来得正是时候,婚礼刚刚进行到新娘上场。...

江源眉头一皱,不知道想到什么,认真道:“颜秋思我好心提醒你,你要报仇也别找错人,你姐夫的工地跟我一分钱关系都没有!别把屎盆子瞎往外扣。”

“江源,你少特么惺惺作态。”

颜秋思不想再和江源纠缠,可江源的话,她却信了七分。江源此人阴险狡诈、善于伪装,但是她和江源的恩怨纠葛如此之多,过去的事,多一桩少一件又有什么区别,单单这件事他不承认,说明有可能还真不是他。

江源没再追上去,站在原地目光深沉,忽然他笑了。

颜秋思口口声声说是他害得杨家工地出事,可是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宋家人根本就没有动手。

他没有动手,那是谁还会针对颜秋思呢?

他一时间也想不出还会有谁。

不过不管是谁,既然有人帮他们整颜秋思,他何乐而不为呢?

颜秋思回家路上拿了证件,又给张明轩打了电话,约在民政局见。

为防父母反对,他们只能先斩后奏,拿了结婚证再说。

至于怀孕这件事,既然张明轩说他有办法,那就必然有他的道理。

民政局这边的办事效率倒是挺快的,不过十多分钟,两个人就拿着结婚证出来了。

张明轩把玩着手里的结婚证,唇角有笑意,低垂的眸光却似寒冰尖锐。

等到颜秋思回过头时,张明轩忽然抬头高兴地笑了笑:“走吧,现在去接岳父岳母。”

相较于他的轻松,越是靠近监狱的高墙,颜秋思的心情就越发沉重,都是因为她,父母才会身陷囹圄的。

颜家二老都是年过半百的人,看见颜秋思那一刻,一家三口抱头痛哭起来。

“思思,江源简直就是畜生。”颜母整个人憔悴了不少,情绪激愤道。

颜秋思及时打住颜母的话,“妈,有什么话我们出去再说。”

想到张明轩还在监狱外面等着,她忐忑不安地带着父母出去。

“思思,这是你朋友?”颜家父母看见下车迎接他们的张明轩,都是一惊。

颜秋思正在措辞要如何解释她这个冒出来的老公,张明轩倒是率先上前一步,温文尔雅不失礼节道:“伯父伯母好,我是张明轩,思思的老公。”

啪——

张明轩这一句话直接让颜家父母楞在当场。

“你……”颜父嘴里说不出个完整句,转头不可思议地望着颜秋思,似乎是在求证。

“爸,没错,他就是我的……”老公两个字像鱼刺卡在喉咙里,就是说不出来。

颜母悄悄将颜秋思拉到一边儿,“思思,这可开不得玩笑!江源的事,虽然对你的**不小,但是你也不能随便……”

颜母对颜秋思之前和江源的那段婚姻至今都是心有余悸,所以难免担心。

“妈,您想多了,没有的事,明轩他待我很好的。”颜秋思看向张明轩。

她又说:“张明轩,他和江源根本就是两种不一样的人。”

颜母叹了口气:“思思,我们已经老了,很多事情管不了你,只是不想看到你再走弯路罢了。妈不求别的,只是不希望你为了救我们,走上不归路。”

“妈,你想哪里去了?”颜秋思有些心累,父母的心意她又怎么不知道呢?

颜母是个精明人,张明轩气质不凡,风度翩翩,一身行头一看就知道身价不菲,怎么可能看上女儿这个二婚女人?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她真不知道女儿在搞什么名堂。

张明轩见状不慌不忙,将刚刚领来的结婚证拿出来给他们看,十分礼貌道:“刚刚叫伯父伯母是我失礼了,应该叫岳父岳母才对。二老,我和思思是真心相爱的。”

颜家父母这才将信将疑,看向颜秋思。

颜秋思的眼眶有些酸涩,她点点头,就带着颜家父母上了张明轩的车。

张明轩是个极为细致妥帖的人,颜家之前的房子被赎回来不说,还重新装修了一番。

颜家二老看见张明轩做事这么会考虑,更是十分喜欢他。

尤其张明轩出身高贵,却一点架子都没有,很是平易近人,再加上见识广博,谈吐更是风趣,你说什么他都能接上,还讲得头头是道,让人不喜欢都难。

颜父对这个新女婿真是极度满意,之前心里那点芥蒂早就烟消云散了。颜母将二人留下吃了晚饭,都说丈母娘看新女婿,越看越嫌弃,她却越接触这孩子,越亲切,简直快把他当亲儿子了。

因为二老的热情,他们回到张家已是深夜。

颜秋思洗过澡出来,穿着睡衣,用浴巾擦拭着头发,带着笑意道:“今天晚上谢谢你,愿意留在那里陪我父母。他们就是这样,喜欢絮絮叨叨,希望没有烦到你。”

她今天是真的很高兴,不仅仅是看到父母出狱,更多是因为他们与张明轩相处时发自内心的笑容感染到了她。

没想到,张明轩坐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盯着屏幕打字,头也不抬,无所谓道:“说好的协议婚姻,这是我分内之事。”

相较于在颜父颜母面前的热情体贴,这样的冷漠才是真正的张明轩。

张明轩这个人她还真的是看不透……

“在想什么?”张明轩见她不说话,抬起头,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走到颜秋思面前,从身后环住她的纤腰,下颌搁在她的发顶。

颜秋思很是不习惯他这样近距离的触碰,头往另外一边偏过去。

“没想什么。”这话说得很是心不在焉。

“可爱。”他伸手挑起她的下颚,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别这样。”颜秋思挣扎两下,脸颊再次红透。

张明轩盯着她动人的眉眼,白皙修长的指尖轻地从她眉间抚过,眼里夹杂着无限的眷念和深深的柔情……

可那不是对颜秋思的……

颜秋思在他的注视下,心里小鹿乱撞,脸上染上了淡淡的红霞。

就这样,颜秋思就以张家少奶奶的名义在张家住下。

张老爷子虽是很不喜欢她,但是看在自己未来白白胖胖的小孙子份上,也没怎么刁难她。

大嫂刘玲通常只有晚上在家,白天大多开着自己的跑车出门和其他贵妇人组局打麻将。

宋家两母女本就和颜秋思不对盘,迫于张老爷子的威压,每天出门都会假意来问问。

偌大的张家,白天真正能当家做主的也只有留守在家的张老爷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颜秋思表面淡定,内心却十分焦灼,肚子里孩子的事情怎么解决,张明轩到现在都没有告诉过她。

张明轩却镇静得很,让她不要心慌,会有契机的。

可是,这个契机却是以牺牲她的一条手臂为代价,她差点死了。

这天早上,颜秋思正准备配合张明轩出去产检,在半路接到了颜父的电话。

“思思快来医院,你妈心脏病复发住院了!”一接听电话,里面就传来了颜父焦急万分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张明轩问道。

只见她紧锁娥眉,脸都被吓得褪去了血色。

颜秋思问好地址挂断电话,紧张地说:“我妈住院了,快,月城第一医院,我们快过去。”

张明轩没再问,加快速度驱车赶往医院。

颜母由于心脏受到**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颜父守在病房外面,眼眶通红,坐在凳子上发呆。

颜秋思快步走上前,紧张道:“爸,妈现在怎么样了?”

她注意到颜父手里拿着一份文件,也来不及问。

颜父这才回过神来,他刚想要说些什么,一看见张明轩便下意识地闭上嘴,不动声色将文件藏到身后去。

小说《一定是我婚闹的方式不对》 第十一章 戏中人 试读结束。

一定是我婚闹的方式不对精彩评论,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人设丰满,力荐阅读!,看了一定是我婚闹的方式不对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