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超级战尊

时间:2019-12-16 11:31:02来源:试读吧

小说精彩阅读:在两人研究之时,唐墨白云二人,来到了研究室外。转而,两人又投入到了废寝忘食的研究当中。用了好长时间,云素衣和颜成方才将此事带来的震撼,给压了下去。

超级战尊

热血中文网为您提供《超级战尊》小说阅读,该小说男女主是唐墨婵露。唐墨婵露小说精彩节选:用了好长时间,云素衣和颜成方才将此事带来的震撼,给压了下去。

推荐指数:★★★★★>>《超级战尊》在线阅读>>

《超级战尊》精选:

用了好长时间,云素衣和颜成方才将此事带来的震撼,给压了下去。

转而,两人又投入到了废寝忘食的研究当中。

在两人研究之时,唐墨白云二人,来到了研究室外。

白云自一旁静候,唐墨则双臂环肩,注视着实验室内的二人,一动不动。

唐墨这一站,便是三个小时,天色都以擦黑。

直至这时,云素衣和颜成的实验,方才告一段落。

云素衣擦汗,疲惫的回身,正好看到唐墨在背对实验室,面朝窗外,似在看着什么。

云素衣脱下手套,端着一杯咖啡出了实验室。

看着唐墨背手而站的挺拔身姿,云素衣心里突然生出一种错觉。

似乎,就连天塌下来,都压不弯唐墨的脊梁!

走过去,云素衣与唐墨并肩而站,看向窗外。

轻抿一口咖啡,云素衣喃喃开口。

"露露没有看错人。"

找沈家要来药,付出必定不少吧。

云素衣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有点,有点心疼唐墨。

缓缓摇头,云素衣将这些念头甩出脑外。

同时,另一道念头,又不由自主的侵占她的脑海。

年仅二十余岁,便是地榜至尊,唐墨,到底经历了多少?

突然,云素衣对唐墨的过去,产生了好奇。

侧目看向唐墨,那双深邃的眼神,透出坚韧,那张始终如一的冷俊面孔,透出刚毅。

"我终于知道露露为何会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了。"

这句话,云素衣有感而发。

扭身,唐墨看向她。

对视上那双漆黑宛如黑洞的眸子,云素衣竟有种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的感觉。

便于此时,唐墨开口。

"进度如何?"

云素衣一怔,久久无法回神。

凝视唐墨双眼,云素衣喃喃道:"果然,只有露露,能和你这种冰块疙瘩榆木脑壳的人过到一起去。"

唐墨微微蹙眉。

云素衣扭头,面无表情道:"现在就卡在一道公式题上了,如果解开这道题的话,就能知道如何配置,如何分解,药就会再破一步,几近完成。"

唐墨一抖黑袍,自她身边走过,丢下冰冷的两个字。

"尽快。"

云素衣看着唐墨远去的背影,心里突然生出一股不快。

"哎,我这么辛苦,你就不能请我吃个饭吗?"

唐墨脚步一顿,白云在旁看看云素衣,又看看唐墨,脚步加快。

"至尊,我先走了。"

刚出实验室的颜成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呢,便也被白云拉走了。

实验室外,中餐厅,唐墨面容冷漠,一口一口吃着饭菜。

对面,云素衣看着他,眉头都皱成了一个疙瘩。

这简直就是一座冰山!

摇摇头,云素衣扭头看向窗外,心下想着,也不知道露露是怎么撬动这座冰山的。

窗外,天黑,阴沉的乌云,不知不觉压了下来。

微风,轻轻抚过大地,给人带来丝丝凉意。

细雨,丝丝攘攘的自天上飘落而下,淋湿了地面,打湿了行人。

看着看着,云素衣微微愣神。

小雨,细雨,不知不觉,变成了中雨。

地上,聚集起一块块水滩,渐渐又和别的水滩,相融。

看着看着,云素衣双眼一亮,似有所悟。

中雨,终于变成了大雨,风,也终于变成了狂风!

呼啸,呜咽,落地,开花。

水滩,一处又一处,最终汇在了一起,同时向着道路两旁的出水口流淌过去。

这一幕,看的云素衣两眼更亮。

她腾的站起。

"我想到了。"

说完一遍,她又喃喃一遍。

"我想到了!"

唐墨看着她,不知所云。

云素衣扭身便跑,径直跑出了餐厅。

唐墨放下钱,一抖黑袍,跟上。

衣襟,被暴雨打湿,略显透明,云素衣浑然未决,径直跑回了位于研究室旁边的家中。

云素衣家不是很大,打开房门,是一米多长,两米见宽的玄关,左侧衣橱,右侧鞋架,走过玄关,映入眼帘的,是挂在墙上的一面电子板,上面勾勾画画,还写着很多字母,似乎......是什么运算题。

走过玄关,是一个三十多平的客厅,里面墙边,是一排沙发,沙发之后的墙上,钉了数排书架,其内放着诸多医学资料书籍。

单身公寓,并无很多房间,客厅的左边是窄小的厨房,右边则是卫生间,其次,便是一间卧室。

冲入家中后,云素衣湿着头发,湿着衣服,一心扑在了那道题上。

每写下一些东西,她便紧急的在计算机上记录下来。

唐墨在旁,静静看着,没问,亦没打扰。

直至深夜十点,一直忙碌的云素衣,方才振奋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后欢呼。

"成功了!"

唐墨眼神微微一动。

云素衣眼内迅速弥漫起水雾。

"成功了,找到融合药剂的方法了,找到抑制脊髓灰变的方法了。"

"露露,我们成功了,月月,有救了!"

唐墨眸子焦距的光芒,微微闪烁。

说完后,云素衣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身子都摇晃了一下。

唐墨皱眉。

云素衣怀抱双肩,连连搓手。

"好冷啊。"

看看唐墨,见他也是如落汤鸡一般,云素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唐墨云里雾里,不知道云素衣到底在笑什么。

云素衣起身,"我先去洗个澡。"

临近卧室前,她头也不回的道:"把湿掉的衣服放烘干机里,一会就干了。"

说完,她走入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洗手间,淋浴头内喷洒出热气腾腾的水雾,迅速浇湿了云素衣。

仰着面,云素衣双手怀抱上自己瘦弱的肩膀,泪水,混合着热水,流淌而下。

"露露,你可以安息了,月月,有救了。"

闭着眼,感觉热水打在身上的温热触感,云素衣怀抱越来越紧。

泪水,一滴一滴,流淌。

她突然蹲了下来,双手抱膝,于这窄小的洗手间内,哭诉起来。

"露露,你为什么那么傻......"

在云素衣于洗手间喜极而泣时,唐墨则在客厅,静静的站着,看着一张照片。

照片中,是三个女人,其一是云素衣,她身穿一身博士服,面上喜笑颜开。

身旁一女,身穿学士装,黛眉微微上挑,面带微笑,眼神坚定,眉宇之间,巾帼英气内敛,正是婵露。

第三个女人,一样身穿学士装,面上灿烂,双目纯真,三人之中,当属她最为活泼,照片中的她,都高兴的跳了起来,她是婵露之妹,婵水。

三个女人,各个风华绝代。

高贵典雅,巾帼英杰,活泼可爱,不一而足,展现出了各种千秋风姿。

唐墨就那么看着,看着,一直看着,似乎,永远也看不够。

啪,门开,云素衣走出。

刚洗过一个热水澡的她,穿着一身便衣,拖鞋,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正侧着身子,将头发梳理到了脑侧,用白色的毛巾搓着头发。

视线一抬,看向唐墨,接着,她呆滞当场。

此时的唐墨,赤膊着上身,云素衣可以毫无阻碍的瞧见他那遍布伤痕的躯体。

后背,完美的背阔肌倒三角上,承载着大面积的炸伤痕迹,以及利刃的割伤疤印,还有数个弹孔疤痕。

前胸,一处处伤口铺满他的整个身体,尤可见,他那高高隆起的胸肌和一块块凸起的腹肌。

狰狞的身体,完美的身材!

当狰狞和完美结合在一起时,表露出的,是一种狂野到极致的美感。

让人见之一次,便深深刻印进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如此身材,便深深烙印进了云素衣的心中,她不自觉的伸出手,想去抚摸一下那些疤痕。

究竟多少次浴血奋战,才会留下这样的身体?

云素衣眼圈一红,心口犹如压了一块大石头般沉重。

就在她探手,即将抚上一块疤痕时,她又突然把手缩了回来。

她突然感觉到,这座冰山,有点融化的迹象,而使得冰山融化的,是那张照片......

将用来擦头发的浴巾披在了唐墨背上,云素衣也看向照片。

"露露......如果露露还在,药的问题,绝不会拖到现在。"

云素衣眼中闪过丝丝回忆的色彩。

"作为科研人员,露露身上有很多人都不具备的执念,思路通常也很清奇,要是她还在的话......"

唐墨转身看了看云素衣。

"药,好了?"

云素衣看向唐墨,四目对视,云素衣又飞快的转移了视线。

"嗯,公式已经算出来了,剩下的问题,都是些小问题。"

"咚咚咚——"

便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云素衣略蹙眉头,走到玄关打开了门。

外面,颜成正站在云素衣门前。

见到此时犹如出水芙蓉的云素衣,颜成眼睛立时一亮,面颊也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红。

挠挠头,他视线转至别处。

"素素,明天周末,要不要去逛街?"

云素衣皱眉,"逛街?"

"现在可不是逛街的时候,还有很多研究没做呢。"

颜成道:"哎呀,我就知道你会一心扑在工作上。"

他苦口婆心的劝解道:"素素,工作是永远也做不完的,必须得劳逸结合才行。"

云素衣正要说话,颜成突然看到了室内电子屏上的公式。

他瞳孔一缩,"你,你算出来了?!"

他抬脚刚要进去,谁想云素衣却横身拦住了他。

"咦,我进去看看嘛。"

云素衣脸颊微红,现在唐墨就在里面,还赤膊着上身,颜成要是看见了,还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呢,她哪里会让颜成进去?

"太晚了,不方便。"

颜成一愣,随后开口。

"有什么不方便的,素素,你太伤我心了,你还不相信我的为人吗?"

说着,颜成又要往里去。

云素衣干脆直接挡住了门。

"你不能进去,你不是约我明天逛街吗,好,我答应你,你快走吧。"

颜成喜形于色,"真的,你真的会跟我去逛街吗?"

说着,颜成一抢步,终于让过云素衣,进入了房间。

"这道公式竟然只得被你解出来了,天呐,素素,你简直就是天才!"

说着,颜成三两步越过玄关,走入室内。

这时,他一眼便看到了赤膊着上身的唐墨。

他一下子惊呆了,倒不是因为那些伤痕,虽然那些伤痕确实很引人注目,但颜成关心的可不是这些。

看看赤膊着上身的唐墨,又看看刚刚洗完澡的云素衣。

颜成一时立感喉咙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样,让他有种......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素素,你......"

云素衣扶额,开口解释起来。经这一解释,颜成方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唐墨的脸依旧面无表情,返身于烘干机里拿出了自己的衣服。穿上后,淡淡道:"早些休息。"

随后便出门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云素衣一时心头颇感落寞。

扭头一看颜成还在,她没好气道:"还杵在这干嘛,赶紧走。"

"啊?哦,你别忘了啊,明天要去逛街的。"

云素衣眨眨眼,"我答应你了吗?"

颜成欲哭无泪,"咱都说好了的,你别变卦呀。"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赶紧走吧。"

强行将颜成推了出去后,云素衣回到了房间。

看了看被唐墨搭在沙发上的浴巾,她迟疑片刻,明明是在自己家里,却颇觉做贼心虚的走了过去,而后拿起了浴巾,深深抱进了怀里。

无意间,一道淡淡的甘草味,传入她的鼻息。

好好闻的味道......

云素衣将那浴巾抱的更紧,脸颊微微有些泛红,接着小跑着跑回了卧室。

超级战尊精彩评论,这本书前前后后看了八遍,经典中的经典,情节环环相扣,思路清晰,人物剧情都很好,堪称完美,现在很难找到类似的书型了,给浮华散尽作者点赞,看了超级战尊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