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超级狂婿赵平江巧

时间:2019-12-10 19:28:21来源:试读吧

“爸?”江巧神色紧张地喊道。爸?赵平扬起的拳头僵在空中,满腔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咧嘴一笑,讨好地打了个招呼。“叔叔好。”“叫谁叔叔呢,你个要饭的,离我女儿远点!”江财厚挥了挥手,不屑地骂道。热脸贴了冷屁股,赵平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在来的路上,他就听江巧提到,她老爸江财厚是个嗜赌如命的烂赌鬼。混

超级狂婿赵平江巧

超级狂婿赵平江巧乖乖女法则小说精彩片段:“叔叔好。”赵平扬起的拳头僵在空中,满腔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叫谁叔叔呢,你个要饭的,离我女儿远点!”江财厚挥了挥手,不屑地骂道。爸?

超级狂婿赵平江巧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爸?”江巧神色紧张地喊道。

爸?

赵平扬起的拳头僵在空中,满腔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咧嘴一笑,讨好地打了个招呼。

“叔叔好。”

“叫谁叔叔呢,你个要饭的,离我女儿远点!”江财厚挥了挥手,不屑地骂道。

热脸贴了冷屁股,赵平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

在来的路上,他就听江巧提到,她老爸江财厚是个嗜赌如命的烂赌鬼。

混混们之所以找到医院来,也是因为江财厚在赌场里赌输了钱,没钱还,便把女儿工作的地方给出卖了。

还美其名曰,父债女还,天经地义。

现在看来,江财厚这家伙不但嗜赌,还酗酒,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人。

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当江巧的爸爸!

“江巧,你说话啊,这要饭的到底是谁?”见江巧没回应,江财厚醉醺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他走到桌前,浑身散发着漫天酒气。

“爸,赵平是我高中同学,不是什么要饭的。”江巧微微蹙眉,轻声解释道。

“同学?”

江财厚愣了一下,打量了赵平一眼。

满是水泥斑点的上衣,叫不上牌子的裤子,裤口还磨破了,掉着一根根布须。

鞋子更是脏得不成模样,像是刚从煤矿里走出来一般。

心中暗暗计算了一番,发现赵平全身上下加起来,绝对不会超过一百块。

顿时大怒。

“我管你什么同不同学的,穿着这样一身破烂,不是要饭的又是什么。”

他瞪着三角眼,厌恶的看着赵平,像赶苍蝇一般挥了挥手。

“滚,快滚!”

“小子,你一个要饭的,跟我女儿在一起干嘛,离我女儿远点,我女儿还要嫁人呢。”

“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女儿长得这么漂亮,娶她的至少得给五十万彩礼,不是你这样的穷逼给得起的!”

“爸,他是我同学,你怎么这样说。”江巧急了。

“同学?”江财厚冷哼一声,阴沉着脸。

“你还有这样的同学?你看看他这一身破烂,跟他站在一起丢不丢人?”

江财厚突然转过头,狐疑地看着江巧,冷冷问:“你这么着急他干嘛,别告诉我,你跟这要饭的有了什么?”

“爸,我没有……”江巧连忙辩解。

“啪!”江财厚一巴掌打在江巧脸上。

他指着江巧的鼻子,瞪大了眼睛,怒气冲冲地骂道:“我告诉你江巧,你是我的女儿,你跟谁一起睡,老子说了才算!”

“老子再看到你跟这要饭的在一起,就打断你的腿!”

江巧捂着脸,娇躯微颤。

“江巧,你没事吧?”赵平站起来,将江巧护在身后。

他气愤地抬起头,看向醉汉。

“你就是江巧的爸爸?”

“要饭的,你在跟我说话?不是叫你滚吗,还不滚?!”江财厚看向赵平,一脸的厌恶。

“叫我滚?”赵平冷笑,讥讽道:“你那么威风,自己赌输的钱,为什么还要自己女儿去还?”

“女儿帮你还钱,你还要打她?”

“你有什么资格打她!”

赵平捏紧拳头,在江财厚面前挥了挥,冷声质问。

“你!”江财厚吓了一跳,后退了一小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他张了张嘴,终究没敢再吼“凶神恶煞”的赵平,而是气急败坏的转过头,对江巧骂道。

“江巧,老子不过是借了点钱,你怎么什么都跟这要饭的说?”

“爸!”看着酒气冲天,大声质问的江财厚,想起在医院混混们的逼迫,江巧就是一阵气苦。

“你借了钱,那些要钱的混混都找到医院去了,要不是赵平帮忙,我就……我就……”

江巧越想越委屈,同时也很后怕,要不是赵平,那些混混动手动脚起来,她还不知道会遭受怎么样的羞辱。

“这要饭的能帮什么忙?”江财厚瞥了一眼赵平,不屑一笑。

“再说,打牌嘛,哪有只赢不输的?”

“老子只是一时水逆,等到时来运转,保证连本带利的给赢回来。”江财厚嘴角微翘,似乎看到了自己在牌桌上大杀四方的情景。

他打了个酒嗝,得意洋洋地说起了自己的口头禅。

“谁家孩子天天哭,谁家打牌天天输。”

“我可是九指赌圣,给老子时间,我一定能赢!”

“又是这一句。”江巧低低说着,惨然一笑。

看着一脸得意不知悔改的江财厚,江巧红了眼睛,气愤地说道:“爸,你总是这样说,可你知道,你这次输了多少么?”

“十万,整整十万!”

“你又知道我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吗?”江巧哭了出来,身体颤抖着。

“我一个月才三千五。十万块我要还多久,叫我怎么还!”

“你说。”江巧上前一步,愤怒地看着江财厚,哭喊着质问。

“你说!”

“慢……慢慢还不就行了么。”被江巧的样子吓住,江财厚理亏,抓了抓脑袋,小声嘀咕。

“不行,我要告诉妈。”江巧抓过手机,一脸决绝的说道。

“别,千万别,乖……乖女儿,你别告诉你妈,我保证再也不去赌了。”江财厚慌了,连忙劝阻。

赢钱了还好说,输了这么多,要是张桂花那婆娘知道,非拿着菜刀砍死自己不可。

“你也知道怕?”江巧冷笑。

“江巧,乖女儿,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江财厚连忙拍着胸脯。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江巧红着眼,根本不信。

“我发誓,再赌钱,我江财厚名字就倒过来写!”江财厚举起右手发誓,尾指齐根没了,像是被什么利器砍掉一般。

看着江财厚残缺的手,江巧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保证,发誓,这是第几次了?

要不是因为赌钱出千,他的手指又怎么会被人给残忍的砍掉?

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谁叫她命苦,是这样一个烂赌鬼的女儿?

“女儿,你记住,别把这事告诉你妈啊。我还有事,先走了。”趁着江巧不注意,江财厚连忙弓着腰,想溜出路边摊。

经过赵平时,他顿了一下,又担心地提醒道:“乖女儿,可千万千万别被这要饭的骗了。”

“跟着这种穷逼,只有受苦的份。”

“他能给你什么?要找还是得找有钱的,要不要爸给你介绍一个,我跟你说,跟我一块打麻将的老王家有个儿子……”

“走,你走,不要再出现我面前!”江巧睁开眼,痛苦地喊道。

“这就走,这就走。”江财厚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狼狈地应道。

快走出路边摊时,他又想到什么,搓了搓手,有些犹豫地对江巧说道:“女儿啊,老爸今天没钱了,等下顺便把我那桌的钱也结一下啊。”

说完,江财厚便迈开双腿,飞一般的跑了。

江财厚走后,江巧沉默。

她坐在凳子上,看着桌面发着呆。

突然,她浑身一颤。

一滴滴清泪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

赵平坐过去,轻轻抓住江巧的手。

“赵平。”江巧痛苦的喊道。

“没事的,有我呢。”赵平轻声安慰着。

江巧将头靠在赵平肩膀上,低低的抽泣着,不知过了多久,才渐渐停下。

她睁开双眼,看着赵平已经被她眼泪打湿的肩膀,脸微微一红。

她擦了擦眼睛,无奈地一笑。

“赵平,让你看笑话了。我爸他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没事。”赵平微微摇头,苦笑道,“你爸也没说错,我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屌丝,什么都没有。”

确实什么都没有。

钱被苏曼骗去花光了,住的地方也回不去了。

浑身上下只剩下那一百块破开后的几十块,连一个普通的旅馆都住不起。

看着满脸泪痕的江巧,赵平暗叹。

江财厚虽然是个烂人,但他说得对,江巧,我这样的穷屌丝,怎么可能带给你幸福。

除非,我真是那个叫张明远的老头口里所说的少爷。

可能么?

赵平的手情不自禁地摸向口袋里的黑色银行卡。

卡片冰凉,让他清醒了几分。

怎么可能?

豪门大少爷,那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别这样说,你已经很厉害了。”江巧连忙安慰道。

“你只是被苏曼那个不要脸的给骗了。”

苏曼!

姜凯!

赵平忍不住攥紧拳头。

半晌,才慢慢放开。

他看了看时间,对江巧说道:“江巧,谢谢你请我吃饭,我要去找个住的地方了。”

说完,他不等江巧回应,一咬牙转身离开。

没有回头,甚至,不敢再去看江巧那张脸。

他怕自己一时冲动改变主意,想留在江巧的身边。

那样的话,只会害了这个善良的女孩。

江巧,忘了我吧。

我这样的穷人,不值得你去喜欢。

微微一叹,赵平拖着脚步,影子在路灯下拖得老长。

他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去哪。

城市那么大,却连他的立锥之地都没有。

也没什么。

赵平摇头笑笑。

不就是从头开始么?烂命一条,老天都不收,还怕闯不出头来?

“等等!”赵平正走着,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江巧?

赵平掏了掏耳朵,以为出现了幻听。

下一刻,一道倩影越来越近,拉住了他的手。

两个影子交汇在一起,这个冰冷的城市,似乎再一次有了温度。

“赵平,你怎么不等我?”江巧气喘吁吁,埋怨道。

“我。”赵平有些无奈,他想将江巧的手甩开,可才用了下力,看着江巧的眼睛,便没再舍得。

任她牵着。

江巧静静地贴着赵平。

感受着江巧手传来的温暖,赵平心里很希望。

这个刹那,便是永恒。

“赵平,你不是要去找房子么?”江巧突然低着头,轻声问道,一只脚的脚尖擦着地面,似乎有些忸怩,犹豫。

终于,她鼓起勇气,抬头看向赵平,说道:“要不,你去我那里吧,跟我合租的那个女生半个月前退房了。”

“什么?”赵平愣住了。

“我说,跟我一起住吧!”江巧只好抬高了声音。

赵平这回听清了,却强压住内心的激动,看着江巧那张吸引人的俏脸,出声调侃。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再说一遍!”

“我……”江巧本来还想再说,却看到赵平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立马捏住了粉拳。

“打你!”

拳头高高扬起,却轻轻落下,下一秒,江巧一张脸已经变得通红,一颗芳心砰砰乱跳。

赵平心情也很激动,脑袋里嗡嗡的,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回旋。

这就同居了?

我跟江巧?

没钱?跟江巧在一起只会害了她?

犹豫?担心?怀疑?

去他妈的!

没钱那就去挣啊,江巧这样的好女人,如果错过了,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跟江巧同居?

视线瞥过江巧那高耸的双峰,完美的翘臀,不带一丝赘肉的大长腿。

赵平一阵呼吸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