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香网试读

皇上,臣受不起(陈词)小说阅读

时间:2017-06-17 09:21:51来源:试读吧

楔子。“胆子太大了,给朕拖出去斩了!”令羽满目愤怒,高声叫着拿人。侍卫首领瞬间闪出来,看了看令羽,又看了看气定神闲的某人,最后还是选择为难地答道,“回禀皇上,属下不敢动丞相大人。”令羽几乎气得发抖,瞪

皇上,臣受不起小说(陈词)_皇上,臣受不起全文免费阅读_天下为攻+番外TXT下载小说

皇上,臣受不起封面图

小说试读:

楔子。
“胆子太大了,给朕拖出去斩了!”令羽满目愤怒,高声叫着拿人。
侍卫首领瞬间闪出来,看了看令羽,又看了看气定神闲的某人,最后还是选择为难地答道,“回禀皇上,属下不敢动丞相大人。”
令羽几乎气得发抖,瞪着悠哉悠哉的丞相大人,同时手中动作,已经抽出了好好摆在架子上的御剑,凶狠地指着那人,“商相,朕今日一定要杀了你!”香网提供最方便阅读体验,最精彩的免费小说,无广告,无弹窗!商丞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那剑,用一个手指轻轻拨开,如玉般的颜色差点闪花令羽的眼,只听见商相轻轻地说道,“君要臣死……臣不依嘛。”
闻言令羽仿佛全身脱力,手中剑“哐噹”一声掉落在地,御书房中响起一道惊恐的声音,“商西……你……你今天病了吗?”
第一章。
数朝古都,洛阳花好。香网提供最好看最快更新最先发布最多精彩小说在线阅读。温香软玉,龙阳至美。夏色书屋第一时间更新原创作品,看你想看,绝对好看!要问洛阳什么最出名,当然是花,不过这花,却是女人花。洛阳女人花有很多,最吸引人的一家便是温香软玉楼。
温香软玉,名如其楼,里面的姑娘个个顶好,胭脂水粉轻描淡写便是绝色倾城,就连楼里的龟公,也清秀得如出水芙蓉,往往出门买个菜,便让街边扫地的大妈莫名红了脸。
而温香软玉楼最为人称道的却不是这些如花似玉的人儿,而是那神秘傲娇又风流的老鸨。凡来多了温香软玉楼的人,都知道,这老鸨的身段虽然比不得两个艳名远扬的花魁,可是那傲气的小表情,香飘飘的帕子,常常把人弄得七荤八素的。
好吧,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老鸨是个男人。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那“龙阳至美”便是从他身上传出去的。
俗话说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天下之大,有爱公子的佳人,有爱美人的男人,当然,也有爱女人的女人,爱男人的男人。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令羽公子,也就是温香软玉楼的老鸨。本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物,有一日清晨,却让别人瞧见有一个男子从他房中出来,令羽公子随后。后者衣衫不整,而前者不过片刻就没影了。众人还笑谈,是令羽公子昨夜凶猛吓坏了人家。女性精品阅读夏色书屋无广告,无弹窗!
还有早上衣衫不整追出去是因为要追房钱,他令羽公子又不是什么特别有钱的人,就算陪那人“睡”一晚不要钱,那占了温香软玉楼的床铺总该付费吧。选择女性精品夏色书屋。“令羽公子龙精虎猛,老夫真是佩服。!”堂下一个五十出头的糟老头子拍着桌子赞叹。选择女性精品夏色书屋。令羽靠在二楼的栏杆上,慵懒的样子迷醉了楼里的气氛,凤眼一挑,清亮的声音缓缓流出,“老李头,你要是再笑,一会本公子就准备些聘礼,去迎你家小子过门,你觉得如何?”
老李头拍着桌子的手不动了,脸上的笑容也僵住,声音颤颤巍巍,“使不得,使不得,小儿样貌实在入不得公子的眼。”
令羽轻笑一声,冷冷地拍了一下木制的栏杆,杆子立刻倒地,灰尘漫布,他再抬头时,老李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溜掉了。
“莘娆,伺候我沐浴,琅华,把这里给清理了。”令羽甩甩袖子,走进了温香软玉楼最好的一间房。
堂下的众人脸色各异,没见过的皆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面容如此俊美的令羽公子居然会武功。见过的连连缩脖子,几日不见,想不到令羽的武功又进步了。
二楼春笑阁。
偌大的房间用一页琉璃帘子隔了开来,左边的空间里,红纱摇曳,雾气腾腾,一个大号的木桶正摆在中央,内里还埋了一人。
说是埋,也不夸张,桶里除了热水,还有堆成九重宝塔的花瓣。
平日里片叶不沾身的令羽公子,此刻却全身上下都是花瓣。红的黄的,美艳缤纷。
“莘娆,你可以出去了,我自个儿慢慢洗。”令羽用手掐坏了两枚晚香玉,没错,他就是那种喜欢辣手催花的人。
站立在旁边的女子柔眉媚目,小脸端的是闭月羞花,身段玲珑得不成样子,她手中拿有一个大红色的锦盒,“公子,这帝春还没点呢。”声音不大,却轻易起到撩拨人心的效果。
令羽闻言,头靠在垫了软枕的木桶边缘,闭了眼睛,“那快点吧,公子我今日累了。”
莘娆应声,便上前一步。看小说上香网,免费好看,原创首发,无广告,无弹窗!
只是,凡事都有个相对,帝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龙阳春。这里的龙阳是指男人生猛,就有点壮阳的意思了。其实令羽也不是爱用这味龙阳春,只是他自身体质特殊,这朱砂是从小用到大的。一时停了,身边伺候的人便会唠叨个不停,生怕他会死去似的。
唉,前尘往事,不提也罢。令羽刚准备放空自己,便感觉眉心一点冰凉。
蓦地睁眼,是莘娆娇俏的笑颜,她手中还拿着蘸着红色朱砂的细狼豪。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令羽额头青筋直跳,莘娆居然还把朱砂点在自己的眉心,美人痣么,他又不是女人。
莘娆可不怕他的斥责,自己笑够了,才伸手递过一方镜子给坐在桶中怒气冲冲的令羽。
黑发全部披散,落在肩上,与白皙的肌肤相互映衬。往上是一张颠倒众生的脸,水光潋滟的桃花眼,高挺雅致的鼻,饱满红润的双唇,最绝的是眉心一点朱砂,鲜明的红色如同毒蛇的信子,诱惑而又危险。
莘娆一把夺过令羽手中的镜子,“行了公子你,看这么久脸都不红一下的。”话中尽是调侃之意。
好歹也是温香软玉楼的老鸨,每天见识过的人多了去了,令羽没有一点的不自在,反而扬起头颅,“等到你什么时候也长成我这样,看自己也会看呆的。”
“真是没脸没皮。”莘娆啐了一口,转身往外面走,又停下来,正正经经地道,“琅华让我告诉公子,下次拍栏杆的时候用心些,别让它掉到一楼去了,不然给他们看出来就不好了。”
闻言,令羽再厚的脸皮也受不住了。没错,他就是玩假的,他根本不会武功,那栏杆是事先让人割断过的。莘娆和琅华都是坏人,知道就算了,居然还这样拆穿他。
莘娆看着令羽越来越红的脸,忍不住笑起来,出去时门关得死响。
该死该死,令羽咬牙切齿,终于虎躯一震,一头钻到了水下,那些花瓣被他的动作撞得浮浮沉沉,像打转的蝴蝶。
一刻钟后,快要死掉的某人从水中冒出来,却在下一刻又发出惨无人寰的惊叫声。
有一人,趴在他的桶边,很仔细地在看他。夏色书屋第一时间更新原创作品,看你想看,绝对好看!还是个男的。
作者有话说 微信搜“夏色书屋”,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