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香网试读

顾言,你要好好的(白夜银鲸)小说阅读

时间:2017-06-17 00:40:32来源:试读吧

一段封存了很久的往事,究竟是我错了,还是时光错了?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这些年我走过很多地方,见过风景如画,也领略过万里河山的气壮豪迈。也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听过许许多多的故事,我把它们很认

顾言,你要好好的小说(白夜银鲸)_顾言,你要好好的全文免费阅读_最是余光往日落TXT下载小说

顾言,你要好好的封面图

小说试读:

一段封存了很久的往事,究竟是我错了,还是时光错了?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
这些年我走过很多地方,见过风景如画,也领略过万里河山的气壮豪迈。也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听过许许多多的故事,我把它们很认真的抄录在日记本里。女性精品阅读夏色书屋无广告,无弹窗!
我叹了叹气只觉得心里苦不堪言,望着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飘渺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见:“我的故事太长了……。”
记忆里的顾言原本不是跟我们住在一起的,我三岁那年,家里突然来了个穿着貂皮的女人。
她脸上画着浓浓的妆,却依旧遮不住漂亮的眉眼。
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小的男孩子,穿着蓝色的休闲服,清俊的脸上波澜不惊。
好像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都入不了他的眼。
“微微啊,快过来看看哥哥。”
我还不懂哥哥的含义,只是眨巴着小小的眼睛望着那个比我高出半个头的大孩子。
他左不过七岁的年纪,穿着蓝色的休闲服,白净的脸,还有一双略带阴霾的眼睛。
我至今都不明白,一个孩子怎么会有那样一双眼睛。看不透也猜不透。香网提供最方便阅读体验,最精彩的免费小说,无广告,无弹窗!我看了看自己身上滚的全是灰尘的衣服,然后又看了看他,撇撇嘴。
母亲跟我说了很多要与他和睦相处的话,我半句都没听进去。只是伸出自己脏兮兮的手,然后狠狠地在他白净的脸上抹了抹。下载免费精彩正版原创更新最快夏色书屋。
我疼的哇哇叫,竟然看到了他在身后朝我做鬼脸。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
家里人对他极尽宠爱,甚至差点就超过我了。街坊邻居都议论说他是爸爸在外面的野种。
大年三十那晚,我为了多要到花花绿绿的糖果,也为了得到表扬,我大摇大摆地跑到屋里。
当着七大姑八大姨的面。双手插着胖嘟嘟的腰,然后大声说道:
“我知道,哥哥的名字叫做——野种!”
说完后还一副得瑟的样子,准备迎接大家的夸赞。
结果语惊四座,谐和的气氛一下子沉冷了下来,大家的脸色尤为难看。
我不知道的是,坐在角落里的他,脸色愈白,我的话无疑是一把利剑。
下场显而易见,我在大年晚上被狠狠地打了一顿。
我带着委屈和无尽的悲伤睡着了,隐隐约约感觉到谁在黑暗中抓住了我的小手。又冰又凉。
极好听的嗓音,轻轻在我耳边传来:看小说上香网,免费好看,原创首发,无广告,无弹窗!“我叫顾言。”
那晚,我睡的很香,也做了一个很长的美梦。在梦里,有个叫作顾言的人。
我几次都想捉弄他,将牛奶倒在他的被子上,又或者在他床上尿尿,然后跑到母亲面前告状。
他每每都挤出眼泪装委屈,白净的脸上全是泪痕,那模样果真是我见犹怜。就连母亲这么英明果断的人都被他蒙骗了。
然后我总能在挨打的时候,看到他朝我一脸得瑟的做鬼脸。
母亲总是一脸惆怅地拉着我的手,她说:
“微微,要好好对哥哥。”
自从有了他,我这个镇子上的小霸王也就灰头土脸的败下阵来。
因为长的好看的缘故,他在镇子上极受欢迎,街坊邻居都喜欢将各种各样的果子塞给他。恨不得将他那张小脸捧在怀里亲。
他总归还是有好处的,就是会不屑一顾地将手中的各种吃食扔到我怀里。
这时候我总会甜糯糯地叫一声:“顾哥哥。”然后他也就笑了。
四周的孩子都愿意找他玩,每次玩过家家,他永远都是那个帅气的新郎。然后身边是一大堆争先恐后地新娘子。
我们当中还有一个长的最好看的女孩子,叫做李筱莞。也是白皙皙的小脸蛋,还扎着两个小辫子。女性精品阅读夏色书屋无广告,无弹窗!
顾言在外人的面前永远都是清冷,少言寡欲。这让长的好看的他更加受欢迎了。
只有我才知道,他扮起鬼脸时的讨厌样子。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七岁那年,母亲因为癌症长辞人世了,从她躺在床上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见她起来过。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
我看着那刺眼的白色,哭着闹着不肯换,还是妈妈给我买的娃娃裙好看。粉粉的,转起来圆圆的。女性精品阅读夏色书屋无广告,无弹窗!
他们要把母亲抬的高高地,我觉得好好玩,我也想让别人举着。一路哼着歌跟紧他们。
妈妈被他们装在了大大的黑盒子里,这下我才真的怕了,我拦着他们不让。
我看过喜羊羊与灰太郎,好人就是把坏人装进盒子里的。
可我妈妈不是坏人,她是好人。
隔壁婶婶抓着我的胳膊,叹了叹气道:
“微微啊,乖,你妈妈死了,让她早些安息吧。”
我不懂什么叫做死?他们解释说就是不在了,再也不会回来了。看免费首发更新最快小说,请来香网。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尿床了,也不会欺负顾言,只要她不走,不死,我统统都能保证。
顾言走过来,用他干净的袖子擦掉我的眼泪,然后我很不客气的把鼻涕揣在了上面。
他轻轻拉起我的手,冰冰凉凉的,像小卖部的冰棍,很舒服。
附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哥哥还在。”香网提供 最快的更新速度,最二次元的小说在线阅读和下载。我突然就安心了不少。
作者有话说 微信搜“夏色书屋”,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