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香网试读

八零年代好时光(今忆之)小说阅读

时间:2018-05-27 18:57:33来源:试读吧

前世,顾忧当牛做马四年,供出了杨建伟这个大学生,待她珠胎暗结,杨建伟却另娶他人,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直到她惨死雨中,血流成河才明白这么多年来她只不过是杨建伟光明前途的一个塌脚石!重新归来!有幸得到神医系统相助,她要把渣男在她身上犯下的种种恶行一一奉还。“还想拿我当牛做马?做梦!”“还想拥有锦绣前程?让你站得高摔得惨!”...

八零年代好时光免费章节试阅读_今忆之小说八零年代好时光在线阅读小说

小说试读:

夜幕笼罩的良秀市,正接受着大雨的冲刷,路上零星几个行人无不是步履匆匆,深秋的这场大雨,已经让人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一处破败的胡同中,一个女子裸着身子仰躺在积满雨水的地上奄奄一息。
身下狰狞腥红的液体正随着雨水的冲刷淌进巷子深处。
女子一只手微微动了动,半响才吃力的摸到了自己冰冷的小腹,那里的小生命早已随着身下的血雾烟消云散。
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只有半边脸上清晰的五个指印扭动了两下。额前凌乱的发丝湿哒哒的挡在深陷的眼眶前。
空洞的眼眸里没有一丝生气,呆愣的盯着漆黑夜空中划过的闪电。
“咔啦啦!”
闪电照亮了顾忧裸露在雨水中的身子,全身布满青紫,小腹上是一片酱紫色,触目惊心。
冰冷的雨水一丝一毫的带走她仅存的体温,空洞的双眼终是淌下两行血泪。
渐冷的身子终是不痛了,破碎的心也归于平静,她终于不用担心被娘逼着嫁给傻子,也不用在乎相爱数年的杨建伟另娶他人。
她落到这步田地,全拜青梅竹马的杨建伟所赐,她万万想不到这个让她爱之入骨的人竟能这么狠,不仅让人毁了她,还夺走了腹中孩子的性命。
往事在她眼前旋转着飘向夜空,逐渐离她远去,如果有下辈子,她宁愿孤独终老,也不要再爱上杨建伟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
“死丫头快起来了,一会把地里草除了去!除不完别回来吃饭!”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顾忧的屁股上挨了重重一巴掌,一阵火辣辣的痛感让她浑身一激灵。
是娘的声音!是在做梦吗?可屁股上的疼可是实实在在的!
“死丫头,还不起来是不是!”
顾忧猛的睁开眼翻身坐了起来,黑乎乎的屋里,一个人伸手从墙角抄了个什么东西就冲了过来,看身形是娘没错。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在家里?只一愣神的工夫娘手里的笤帚疙瘩就像雨点一样落了下来。
“娘!你咋又打小忧!”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
是大哥顾连喜!在这个家里只有爹和大哥疼她,可惜爹在她七八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走,小忧,跟哥下地,哥跟你一块除草!”顾连喜拉着顾忧就出了门。
天边才微微泛白,估摸着也就四点来钟,脚下的土路两边,全是黄泥堆砌成的低矮院墙。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对面老孙头家的院子里停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牛棚里老母牛正舔着刚出生没几天的小牛犊。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嗯?老孙头家又买新自行车了?顾忧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小忧,你别怪咱娘,爹死的早,娘一人拉扯咱俩不容易。”顾连喜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塞进了顾忧的手里。
“鸡蛋!”顾忧猛的一愣,哥总是把鸡蛋省给她吃,以前她舍不得吃,全都偷偷的给了杨建伟那个王八蛋,就为这没少挨娘的揍。
想到这顾忧的心剧烈的抽痛了几下,几下把鸡蛋剥开囫囵个的塞进了嘴里。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
“嗯!”鸡蛋的味道弥漫在口腔里,香气满满,原来这么好吃,顾忧的眼眶不由泛起了泪花。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小忧,你是不是打算去镇上打工供建伟上学?”
什么!顾忧瞪大了眼睛,一口鸡蛋噎在了喉咙里,往昔的记忆瞬间与眼前的景物重叠,难道说她竟回到了杨建伟高考的那一年。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环顾四周,赵大宝家新盖的砖瓦房映入眼中,房顶鲜红的瓦片刺激着顾忧的神精,没错就是那一年!她重生了!!!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
“哥……你眼咋红了?”
“进,进沙子了。”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我给你吹吹!”
“不用!你赶紧上地去,小心一会娘看不到人再打你!”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顾连喜转了个身往回村的方向走去。
顾忧深吸一口气,扭头看着村子的缩影,老槐树上还挂着当年的计划生育横幅‘引下来,流下来,就是不能生下来!’。
两行清泪从顾忧的脸上滑下,她真的重生了,而且重生到了杨建伟刚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是老天可怜她,又给了她一次机会吗?
一个上午顾忧一边在地里除草翻地,一边思索着,上一世她偷了家里两块钱,跟着杨建伟进了城,走上了那条凄惨的道路,如今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重蹈覆辙。
临近中午,顾忧肚子饿的咕咕叫,早上就吃了个鸡蛋,干了一上午的活,这会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算算时间大哥也是时候来给她送馍了。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顾忧坐在田梗上歇了口气,抬眼向村口望去,这一眼没看到顾连喜,倒看到她娘李领凤手里抄着擀面杖怒气冲冲的向她这边冲了过来。
四目相对之间,李领凤挥起手里的擀面杖,脚下生风冲着她就跑了起来,险好没把脚上趿着的布鞋甩飞。
“死丫头,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顾忧头里一惊起身就跑,娘虽然对她苛薄但也不至于无缘无顾的打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王八犊子,吃里扒外的东西,家里这么穷你还偷家里的钱!”
“娘,我没偷钱!”
“不是你还能是谁,家里少了两块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给了姓杨的绝户头!”
这怎么可能,好容易重生顾忧宁愿死也绝不可能再给那畜牲花一分钱!可李领凤哪里知道这些,挥着擀面杖紧紧的追在顾忧后面,在田里跑起一道白烟。
突然顾忧觉得右脚一松,破烂的布鞋整个开了帮,她一下踉跄就摔到了地上,李领凤的擀面杖瞬间就像雨点般落了下来。
“娘我真没偷……求您别打了。”顾忧不停的哭喊。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作者有话说 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微信搜“试读吧小说”,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